請繼續往下閱讀

企排17年總回顧-距離職業化還剩幾哩路?

職業化並非一蹴可幾,透過不斷的集思廣益,逐步修正既有規則、制度,以求達成最後目標,是較為可行的辦法。 俗話說:「砍頭的生意有人做,賠錢的生意無人為」,職業運動以「利益」至上,環境好,球迷願意支持,球團收益滿滿,共襄盛舉者倍增,台灣排球自然會蓬勃發展。台灣排球距離職業化,還剩下幾哩路要走呢? 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作者:賣箱紅茶

Karsten

整篇文章是個優質好文,職業化的確非一蹴可幾,國內排球其實還是有受眾的,許多人在學生時代特別是高中、大學都有接觸過排球,但若要職業化就是需要與娛樂產業做競爭,且相關制度也還沒有準備好,光是許多球員還同時是學生球員,沒有身分切割就是很大的問題了,以及聯賽內還有國營事業體,國營事業球隊轉職業也會有相關問題,以及現在職籃火熱的情況下,放大了台灣的場館租借與老舊問題.

這一季有幾支球隊也看得出有想要職業化的想法,且嘗試著用職業化的方式去經營,但未來重點還是需要與排球協會做切割,需另外跳出來做職業聯賽無論是公司制(P+)或協會制(CPBL、T1),當然排球可能有一個邱澤但沒有一個陳建州,協會制可能會是比較可行的制度,希望主事者與相關從業球隊不要滿足於現況,滿足於看似聯賽處於上升期的火火熱熱,否則慢慢的最後只是在走籃球SBL的舊路而已,也會逐漸地消耗那些有心的想要職業化的企業.

另外T1是第三類球員制度(外籍生、華裔、亞外、規劃球員)皆使用這個名額,註冊兩名單場登錄上場一名,應該先了解人家制度再來說,不需要沒有去認真了解人家的制度,就主觀的用踩別人的方式來證明自己論點,雖然他們現在很多人跟風跟著罵拉,但至少那些企業還願意投入到這個產業,況且有些還是大企業,看在排球上還是有點羨慕,且他們也試著在有能力的本土球員比較沒那麼多的狀況下,嘗試一些沒有使用過的制度,試著增加球賽的競爭力與精采度,未來排球想要職業化,開始做業餘與職業的切割,也可能會遇到這樣類似本土球員能力的問題陣痛期,畢竟現在連學生球員身分都還沒切割,在制度上這些先行的其他球種職業聯賽都是可以參考的.

且我倒覺得這種的第三類球員制度,應該會蠻適合現在的企排,或是未來的職業化的排球,可以用這個第三類球員制度與現有的洋將制度去搭配調整,可以提供球隊與球員另外的刺激,或許也有機會請到日韓的一些老將,可以用來當作一些行銷噱頭,為國內球員帶來不同的視野與經驗,在國外的華裔球員也有多一些機會,把他們都當作同一類的身分且只能上場一位,也可以避免過多的外籍生或非本國籍的球員,當然這樣的第三類球員規範,還可以再討論看有沒有更適合台灣排球的方式.

最後我相信排球絕對是除了棒球、籃球以外,最有機會職業化的團體運動項目,況且台灣排球的球員實力真的進步很多了,再多一點刺激讓整個環境產生正向循環,台灣排球加油

賣箱紅茶

非常感謝您的回覆,整篇回文的觀點也是極度明確且充分展現對於台灣排球聯賽的未來展望,其中某些部分,更是我未能察覺到的領域,讓我受益良多,也是我於文末希望大家能夠透過討論區集思廣益的原因。

1.國營事業轉職業的部分,在T1規劃成立初期,即出現台啤身為國營事業,是否能夠加入聯盟的問題,所幸最終獲得解決,聯賽也能以6隊的規模順利開打,然而正如您所述,這種狀況不會是第一次出現,當然也絕非最後一次,假設SBL的台銀,乃至於排球的台電想加入職業聯賽,必定會舊事重演,期望各方能從台啤這個成功案例,尋得解方,讓球員們擁有適宜的舞台發揮所長。

2.關於切割排球協會的部分,我也非常贊同您的想法,一旦受限於協會的框架之下,老實說,這和SBL無異。再以兩個職籃聯盟和SBL進行對比,便可初步看出經營模式的專業與否,以及行銷的投入程度,也是影響整體聯賽是向上發展,抑或是持續沉淪的主要因素之一。

而在協會制和公司制的抉擇,我也是傾向前者,並不是每個運動都能期望有個登高一呼的人出來主持聯賽成立或運作(P+:陳建州、賽車:台灣幾位教父級人物和藝人姚元浩等),因此,與其等待機遇出現,不如以國內已成立多年的中華職棒作為借鏡,思考一個符合國內排球市場的成立模式,才是良策。

原先的企業排球聯賽也能功成身退,轉為培養新星為主,讓未來有意願從事職業排球運動的學生球員除了原先所屬學生層級的聯賽之外,多了一個出賽機會,搶先適應賽季生活,青年國家隊的選材也能有個參考基準,甚至是作為往後職業聯賽的選秀球員池,都顯見企排轉型是富含益處的。

故常聽見有球迷笑稱「SBL根本變成職籃農場」
老實說,有何不可?
聯賽的存在意義本來就取決於需求,目前職籃聯盟當道,倘若SBL能轉型成功,反而對於台灣籃壇是件好事。

3.第三類球員的構想也是我未能思考到的領域,對於吸引球迷以及提升聯賽整體競爭力,具有極大的助益,只是相關規定只能有待主事者們討論,並做出改變,無論是在企排,抑或是職業聯賽中實施,都是可以考慮的。

*有關於文中提到的T1亞外制度,或許是我陳述的不夠清楚,才讓兩方的資訊存在不對等,造成誤會,以下請容我稍作解釋,若有錯誤或不符事實之處,再請您不吝指教:

對於T1的第三類球員制度,我認為存在混亂的點僅存在於「亞洲外籍球員」這個區塊。
若是用最為一致且簡單辨別的標準,即「FIBA認定為該國的本土球員,即可以亞外身分登錄為T1球員」那便可排除相關爭議。

但依據我所知,T1的亞洲外籍球員認定實則有幾項不同的標準,例如:無論是否有血緣關係,在該國出生或長居,因而持有該國護照(通過)、父母輩有一人為亞洲血緣關係(通過)、土生土長的本土球員,如:查拉帝(通過),甚至是曾經出現爭議的雲豹狄安森,以及先前效力獵鷹,而後轉戰海神的陳內斯,尤其後者的血緣是隔代的,並非為父母輩,印象中也未擁有護照,結果也都通過。

未能擁有一個大方向的統一標準,加上規章制度未開誠佈公的攤在陽光下,實則讓人感到有些混亂不明,也可能出現一種例子:假設有一個土生土長的美國球員為菲律賓的歸化球員,持有護照但與亞洲在其他領域毫無瓜葛,是否也符合亞外規定呢?

本季中職將整個聯盟規章以PDF的方式全數公告在官網上,供球迷們閱覽,個人認為是釋疑的最佳典範,包含球季初曾出現的本壘攻防戰、延賽的決定權責,都能透過條文得到釐清,爭議也相對減少。

因此若是文中對於T1的亞外混亂制度敘述較為不清楚,讓您產生誤會,再請您見諒,我的本意已在上述文字之中,請您參閱,若有錯誤再麻煩指正,非常感謝!

最後,還是再次感謝您的回覆,讓觀看本文的讀者們多了一個新的角度看待台灣排球職業化,也希望政府、協會、球員和球迷們能一同努力,讓台灣排球變得更好,加油!

綜上所述,若是將「斷電」視為帶有貶義的詞語,我個人是認為言重了。

但能夠在球季中出現此種類型的討論,恰恰說明,聯盟競爭性有所提升,球迷們各為其主的對抗之勢,也隨之生成,只要不涉及人身攻擊,懷抱良好的競爭心態進行應援,反而是件好事。

請繼續往下閱讀
台電長年稱霸企業排球聯賽,「斷電」不單單是其他球隊欲達成的目標,更是球迷對於挑戰實力堅強的王者所立下的共同應援口號。(CTVBA)

賽事制度

制度部分,我認為聯盟有許多規定必須立即進行修正,不只令人匪夷所思,有些更是嚴重影響到球賽整體的公平性和比賽內容。

先從好的方面說起,本賽季取消了技術暫停,讓原先冗長且零碎的比賽節奏獲得大幅改善,整體轉趨明快,儘管是五局大戰,仍未有沉悶感。

前期球員進行熱身,介紹裁判、貴賓和球員入場的時間掌握得宜,沒有無謂的附加流程,徒增耗時,也可給予嘉獎。

接下來得面對現實了!

請繼續往下閱讀

以下是幾項個人經過賽季觀察之後,期許聯盟能做出更正的制度、規則:

挑戰制度

現行規則為一隊於一局擁有兩次機會,用罄則該局不得再請求挑戰。

筆者以為,應修正為挑戰成功得以保留次數,用意在於本賽季實則出現多次某些隊伍因裁判明顯誤判,早早於局數前期就將挑戰用盡,導致關鍵分欲使用時,只能啞巴吃黃蓮。

裁判出現誇張誤判,不挑戰,即默認裁判的判決是合理的,等同白白送分;倘若選擇行使權利,便過於浪費,關鍵時刻只能扼腕,是非常不合理的。

請繼續往下閱讀

外籍生、洋將名額必須明文規定

極速超跑曾擺上四洋將的先發陣容,這對於一個聯盟來說,並不是好事,但這絕非貶低或指責極速超跑的所作所為,他們也是按照聯盟的規章行事,並無不法(兩名為外籍生、另兩人以洋將名義登錄)。

然而過於模糊不清的外援規定,對於職業化的願景,絕對是一大阻礙,此部分由國內T1職籃聯盟混亂的亞洲外援規定,便可見一斑。

因此請聯盟明文規定外籍選手的人數上限是多少,若要分外籍生和洋將,可以考慮2洋1外的配置方式,且必須嚴格審核外籍生的學籍,例如:必須取得國內大專院校學籍滿一年才得以進入聯盟等等。

極速超跑本季先發陣容曾同時出現四名外籍球員。(Hop sports截圖)

挑戰賽令人傻眼的配對方式

綜觀各大職業運動,例行賽排名愈高的球隊通常在季後賽握有較大優勢,以NBA為例:季後賽交戰的排名組合為1-8、2-7、3-6、4-5,前四名的球隊獲得主場優勢。

但企業排球聯賽反而獨樹一格,以2-4、3-5的方式配對,是非常荒謬的。

以女子組的戰況來看,倘若無法取得第一名,保送冠軍戰,竟然是輸球落到第三名反而有利可圖(能對決本季未取一勝的愛山林),排名較高的球隊則迎戰擁有洋將助拳的中國人纖,這豈不是重演中華職棒前幾年的爛戲嗎?(中職前兩年有輸球反而能進季後賽的怪異得利情況)。

筆者以為,倘若下季仍是五隊開打,那例行賽冠軍直接進入冠軍賽,其餘四隊以2-5、3-4的方式配對,是較為可行的模式。

挑戰賽制以2對4、3對5的方式分組,對高順位隊伍來說,反而不利。

賽程撞期

本賽季的冠軍戰選定在3/26-28舉行,而前兩日賽程正好與HVL決賽重疊,倘若選擇延後一週舉辦,便又和UVL複賽撞期。

這對於比賽有什麼影響呢?

問題的癥結點就是:企聯的隊伍組成多以學生為主,若兩方賽程強碰,就得擇一參加。

以愛山林為例,隊伍由東山高中、中山工商和內湖高中的主力球員所組成,假設隊伍一路過關斬將闖進冠軍戰,即會陷入究竟要打HVL還是企排的抉擇泥沼,又假定她們決定各自回母隊打HVL,難不成企排冠軍要一場未戰,直接頒給對手球隊嗎?

或許有人會說:「那向後順延一週如何?」

很抱歉,4月初為UVL複賽,這樣只是將選擇難題從高中生移轉給大學生罷了,並沒有解決問題,而再持續延後,賽季就略顯冗長,且賽事間隔過大,球員身體狀況也難以維持。

至於賽程不均等又是另一個窘況了(竟有球隊可以整整一個月沒比賽……) 半季結束時各隊的已賽場次不均也是一大問題,必須避免。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