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2/03/14

走進光譜的另一端:Derek Jeter的理想與現實

「我來自一支每年都被期待拿冠軍的球隊,我也是那個沒奪冠第一個就會說我們失敗的球員。」Derek Jeter上任後曾如此說道。 在紐約的游擊區縱橫20年的他,懷著遠大的抱負與理想,坐進了佛羅里達州的辦公室,現實到底帶來多少衝擊,讓他最後提早離開呢?

作者:Kumi

洪維澤

2017年尤金大的文章就說過基特在打什麼算盤了
出資2500萬但年薪500萬還外加管理階層費用(management fee)400萬美元,以及旅行預算(travel budget)100萬美元。所以他早就賺飽了
賺飽了當然就拍拍屁股走人
https://www.sportsv.net/articles/44743

「我來自一支每年都被期待拿冠軍的球隊,我也是那個沒奪冠第一個就會說我們失敗的球員。」基特(Derek Jeter)上任後曾如此說道。

洋基與馬林魚,是光譜的兩端。這些年的馬林魚,只要打進季後賽,幾乎就稱得上成功了,因此要讓這支球隊蛻變為自己心目中的樣子,無非需要大量的耐心;這是球員時期的基特沒有的。

馬林魚是洋基光譜的另一端,馬林魚不邪惡、也不曾建立帝國。奪冠路上荊棘漫布,說來也許現實,但有時能清掉前方阻礙的,就是銀彈而已,這是球員時期的基特不曾煩惱的。

在紐約的游擊區縱橫20年的基特,懷著遠大的抱負與理想,坐進了佛羅里達州的辦公室,現實到底帶來多少衝擊,讓他最後提早離開呢?

 

野心與耐心

基特在球員時期受訪雖對隱私部分多所保留及顧忌,不過還算樂意回答媒體問題,也從不隱藏自己對於退休後掌管球隊的野心,2014年光榮引退後,他很快就將心願付諸實行,三年後與薛曼(Bruce Sherman)一同入主馬林魚,成為球團執行長。

從執行教練團戰術的球員到身著西裝坐進辦公室做決策,兩者身分差異必須經歷的適應期,基特靠「超前部署」來弭平,他稱生涯後半段就開始學習如何經營球隊,「我住在坦帕的時候,會在洋基春訓設施、小聯盟基地觀察球員發展、球探部門如何運作,更何況我自己過去也在行銷、慈善、公共關係上做出過不少決定,這些也都是球隊裡的部門,我的目標就是將一切從頭建立起來,而這個團隊可以讓我、經營者、球員、甚至整個南佛羅里達的人都感到自豪。」

從零開始,等於把現有的一切重新歸零,所謂新官上任三把火,基特入主後就將三大強打史坦頓(Giancarlo Stanton)、歐祖納(Marcell Ozuna)、耶利奇(Christian Yelich)陸續送走,隔年再把明星捕手瑞爾穆托(J.T. Realmuto)交易至費城人,跟上聯盟在小熊、太空人奪冠後的「徹底重建」風潮。

過去20年在紐約叱吒風雲的球星來到邁阿密後第一件事就是在制服組與球員名單上大刀闊斧,只是他無法再憑場上的英姿消弭爭議,早就持續被鎂光燈關注的一舉一動更加容易成為箭靶,例如上任後的第一個冬天,他缺席冬季會議、沒有把握機會與各隊總管見面、趁機累積商業端的見識,反而現身NFL邁阿密海豚隊主場看球,當時就引發不少媒體批評,知名經紀人波拉斯(Scott Boras)更直指他「沒有嚴肅看待新工作。」

基特當初與馬林魚簽下的是五年合約,他在第五年開季前宣布卸下職務,過去四年球隊累積218勝327敗,若贏球、進季後賽才符合外界與基特自己的標準,那麼唯一及格的只有2020年賽季,那年縮水賽季馬林魚曾因爆發多達20人的群聚感染停賽一週,整季多達174次的球員異動,最後以31勝29敗、超過5成的勝率擠進擴編名單,睽違17年的季後賽之旅,最後以在分區系列賽遭勇士橫掃告終。

「當你是球員的時候,你就是每年都為那一季努力,但你來到這個位置,你必須為這一年、下一年、接下來的三年、五年努力,所以你必須擁有一定程度的耐心,但我其實沒有很多耐心,我試過了,但我就是沒耐心。」

在帶領馬林魚重建的過程中,基特曾如此表示。而如今提前下車,是因為當初野心勃勃掌管新球隊的他,耐心終於用完了嗎?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每一步都不是白走

事實上,當時說完「自己其實沒有太多耐心」後,基特話鋒一轉曾表示,如果真要比較,他其實會比大多數高層對球員有更多的耐心,「因為我知道這項運動有多難,我了解球員會陷入困境,而且坦白說,我會希望看他們陷入低潮,因為每個人都會如此,重要的是如何重新振作。」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