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2/03/14

走進光譜的另一端:Derek Jeter的理想與現實

「我來自一支每年都被期待拿冠軍的球隊,我也是那個沒奪冠第一個就會說我們失敗的球員。」Derek Jeter上任後曾如此說道。 在紐約的游擊區縱橫20年的他,懷著遠大的抱負與理想,坐進了佛羅里達州的辦公室,現實到底帶來多少衝擊,讓他最後提早離開呢?

作者:Kumi

洪維澤

2017年尤金大的文章就說過基特在打什麼算盤了
出資2500萬但年薪500萬還外加管理階層費用(management fee)400萬美元,以及旅行預算(travel budget)100萬美元。所以他早就賺飽了
賺飽了當然就拍拍屁股走人
https://www.sportsv.net/articles/44743

去年球季結束後,基特還曾對媒體表示,馬林魚會在休賽季好好活躍一番,而他也並未食言,包括給蛻變為球隊王牌的阿爾康特拉(Sandy Alcantara)5年5600萬美元續約、以4年5300萬美元簽下外野手賈西亞(Avisail Garcia),這是易主後球團對自由球員開出最長年限的合約。另外還分別與光芒、海盜換來二壘手溫鐸(Joey Wendle)及金手套捕手史托林斯(Jacob Stallings),展現補強決心。

不過這樣的補強,要衝擊季後賽恐怕還是相當困難,根據《Roster Resource》記者馬丁尼茲(Jason Martinez)在封館前指出,馬林魚新球季的預期總薪資只有6890萬美元。因此當《紐約郵報》指出,基特之所以離開,是因不滿薛曼願意再花1000萬美元至1500萬的承諾跳票,也很難讓人認為只是空穴來風。《The Athletic》羅森索(Ken Rosenthal)也認為,基特在勞資協議未果、聯盟還封館的期間就突然離開,宣布卸任的時間點確實不尋常。

請繼續往下閱讀

不過種種傳聞也提醒了我們,基特畢竟只有4%的股份,真正必須揮灑銀彈的薛曼,若不滿鎂光燈全在執行長身上,也是人之常情。邁阿密媒體也提到,薛曼早就對球隊進場數始終低迷等問題頗有怨言,只是無法公開叫名人堂球星捲舖蓋走人,所以此次與其說是基特選擇離開,也不無可能是薛曼給四年來的夥伴留了面子。

因此,是基特耐心用罄也罷,薛曼想搶回主導權也好,平心而論,馬林魚這幾年也確實建立不少基石,目前大聯盟官網上這隊的前30大新秀,有27位是在基特接任後才入隊,幾位選手的成長有目共賭,包括二壘手奇森(Jazz Chisholm Jr)、一壘手迪亞茲(Lewin Diaz)、外野手桑契斯(Jesus Sanchez)都已展現可以適應大聯盟強度的能力、左投羅傑斯(Trevor Rogers)去年高居國聯新人票選第二名,能扛起阿爾康特拉後的第二號先發,大物布萊迪(JJ Bleday)與新秀柏迪克(Peyton Burdick)應該不久後就能迎來初登場,2020年首輪指名梅爾(Max Meyer)也在去年抵達3A,「這支球隊的實力比五年前更加堅強了。」基特在卸任聲明中的這句話,並非口說無憑。

除球員外,基特也找來不少以前在洋基共事的夥伴,包括欽點伍佩琴成為史上第一位女性總管,在制服組上大肆換血雖也曾引發詬病,不過仍可看出他破釜沉舟的決心及親力親為的一面。資深記者加蒙斯(Peter Gammons)就曾透露,2020年馬林魚確定進入季後賽那天,基特整晚都在打電話給球探跟棒球營運組的成員表達感謝。

「他很聰明、也投注很多時間,那個位置需要花費很多精力,這支球隊的生態跟洋基是光譜的兩端,不像他們那麼有錢、有悠久傳統、累積大量的球迷,這些優勢現在都沒有了,但他仍專心致志地做應該做的事。」一位美聯球隊的高層曾在接受《紐約郵報》訪問時,給基特如此的評價。

請繼續往下閱讀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我希望他能教我如何成為名人堂球員」

除了大換血、在農場注入新苗,一位在球場上累積無數功績的執行長,能給球員的,或許不只有合約。老將羅哈斯(Miguel Rojas)就稱基特非常平易近人,任何時候都願意與球員溝通。他回憶2018年開季前,基特曾向球員表示,這支球隊將開始改變,尤其是對於勝利的心態,「我來自一個競爭壓力很大的球隊,我很幸運能在紐約打球打20年,但每當我上場,都是抱持要保住這份工作的心態上場,當每年球隊在選秀選了一位游擊手後,我就會回頭看看誰即將到來,所以我上場都是為了保住自己的位置。這也是我要在邁阿密建立的文化,一種以競爭為主的文化。因為在我看來,競爭可以消除一個人的自滿。我希望大家用正確的方式打球。」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