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2/03/14

走進光譜的另一端:Derek Jeter的理想與現實

「我來自一支每年都被期待拿冠軍的球隊,我也是那個沒奪冠第一個就會說我們失敗的球員。」Derek Jeter上任後曾如此說道。 在紐約的游擊區縱橫20年的他,懷著遠大的抱負與理想,坐進了佛羅里達州的辦公室,現實到底帶來多少衝擊,讓他最後提早離開呢?

作者:Kumi

洪維澤

2017年尤金大的文章就說過基特在打什麼算盤了
出資2500萬但年薪500萬還外加管理階層費用(management fee)400萬美元,以及旅行預算(travel budget)100萬美元。所以他早就賺飽了
賺飽了當然就拍拍屁股走人
https://www.sportsv.net/articles/44743

高層是否對於這支球隊抱有期望,球員都看在眼裡,馬林魚經歷過清倉的陣痛期,也開始出現希望能長期留在球隊的選手,三壘手安德森(Brian Anderson)就是其一:「我願意長期留在這裡,我一直都是馬林魚的一員,也會希望留下來,我喜歡球隊前進的方向,我喜歡聽Derek談有多麽期待奪冠,這也是他在我們上到大聯盟後一直灌輸的觀念,隊上的年輕球員都對此表示尊敬、也希望共同參與贏球的過程,球隊若能藉此茁壯、好像真的可以達成一些意想不到的事。」

奇森則在2020年春訓時曾告訴媒體,自己幾乎每週都會跟基特講電話。他在2018年於秋季聯盟繳出打擊率4成42的瘋狂表現,馬上吸引了執行長的目光,隔年馬林魚便把從歐祖納交易中得來的投手蓋倫(Zac Gallen)送到響尾蛇,將他納入麾下,望其成為重建路上的重要基石。「有時我稱他為基特先生,有時我叫他Derek。因為生活對棒球有幫助,所以我們經常談論生活相關的問題,比較像是如何生活、行為舉止等等,或者是如何成為名人堂球員,他才剛進入名人堂(2020),我希望他能教我如何成為名人堂球員。」

請繼續往下閱讀

基特畢竟不是教練,這點他自己也心知肚明,談及練球期間與球員的互動,他說自己沒有要冒犯誰,也不是直接教球員如何打擊或守備,「這些事我們有很好的教練可以做到,我只是試著盡量將經驗分享給球員而已。」然而畢竟球場還是他最熟悉的地方,要能運籌帷幄除了辦公桌上的那些文件、交易之際與各隊高層來回斡旋外,回歸比賽也是一種方法,「在球季期間,我喜歡坐在包廂只有一個原因,這樣我才能看到整座球場。我喜歡注意細節,從球員時期就是如此了,我也一直強調這件事。你是不是傳到正確的壘位,有沒有做出正確的轉傳⋯⋯,我也會看休息室,球員是在安慰隊友、反省上一個打席等,我很在意這種細節,也喜歡看到球員進步,因為這是一項你難以避免低潮的運動,你會失敗,重要的是如何站起來。」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馬林魚與基特的下一步?

若論季後賽經驗,沒有人能與「11月先生」相提並論,季後賽出賽紀錄、打席數、安打數等都是聯盟歷史之冠的基特,從一支豪門勁旅的核心到小市場球隊的執行長,並沒有忘記兩者之間的鴻溝,2020年被問及球隊奪冠有無時間表時,他便以高層的角度提到,現階段就是要求每一年都要看到選手的成長,「我們有很多年輕的選手、農場有不少新秀,培養他們很重要。你必須繳出表現,讓球迷知道我們在進步。然後到頭來我們都必須在大聯盟這個層級去面對勝利與落敗。」

「我來自一個每年都被期待拿冠軍的球隊,我也是那個沒奪冠會第一個說我們就是失敗的球員,但在通往目標的這條路上,你還是必須經歷過不同的階段,而這件事就從選手個人的進步開始。」

請繼續往下閱讀

因此馬林魚年輕選手的成長,基特不僅看在眼裡,可能比任何人都欣慰,只是他終究沒能迎來開花結果的時刻。徹底改變、打造一支球隊,不是立竿就能見影,基特傾注不少自己聲稱本來完全沒有的耐心,四年半來也很難說這支球隊沒有變得更好,雖然核心陣容還不到可以衝擊季後賽的實力,但擁有聯盟前段班的農場系統,薪資更有彈性,他從洋基除找來伍佩琴、球探部門副總監丹博(Gary Denbo),助理總管格林里(Dan Greenlee)也有功,後者替球隊建立更完整的數據分析系統,丹博雖然頗有爭議,但農場的深度他也要記上一筆。

馬林魚雖然沒能達到基特設下或想像的目標,至少前景不算令人悲觀,現在就端看薛曼要將這支球隊帶向何方。至於卸任的執行長,從他在球員時期就展現的野心來看,應該可以期待基特有天會帶著在馬林魚時期的經驗與遺憾,在不一樣的地方接下新的挑戰。

資料來源:紐約時報、紐約郵報、The Athletic、Miami Herald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請繼續往下閱讀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