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2/03/16

他們走著,像夜色一樣優美-談Federer與Nadal:Manacor

Roger Federer就像是位世界公民,像擁有廣袤帝國的國王,根據地在瑞士,在南非有基金會,美國的經紀人,還擔任過UNICEF的大使;而Rafael Nadal呢,只要逮到機會,他幾乎哪裡也不去,他必定回到自己故鄉-西班牙馬洛卡島的Manacor,Rafa的家族超過三代都聚居於此,他住在一棟家族親友們共有的公寓裡,他的太太、他的釣魚/高球夥伴和物理治療師(Rafael Maymo)都是Manacor人........

作者:alonetogether

前篇回顧

他們走著,像夜色一樣優美-談Federer與Nadal:2013上半年,Rafa奮勇向前

他們走著,像夜色一樣優美-談Federer與Nadal:以Pete Sampras為師?

他們走著,像夜色一樣優美-談Federer與Nadal:Rafa,從谷底反彈

他們走著,像夜色一樣優美 -談Federer與Nadal:Nadal不會打球?

他們走著,像夜色一樣優美 -談Federer與Nadal:Uncle Toni

作為一位英俊、多金又飽受讚譽的網球運動員,Rafael Nadal可說是全球目光的焦點所在,然而當他的好友Roger Federer(同樣也是一位英俊、多金又飽受讚譽的網球運動員)在杜拜擁有房產、出入都有私人飛機接送、跟時尚(如著名編輯Anna Wintour)或精緻餐飲(如名廚Gordon Ramsay)無縫接軌的生活方式相較,Nadal還比較習慣於點客房服務的漢堡來吃,或者宅在家打PlaySation。在北京奧運期間,Federer住在市中心的一棟豪華旅館裡;而Nadal則是住在奧運選手村,其他參賽選手偶爾還會看見Nadal自己在裡面洗衣服。瑞典名將Mats Wilander有次也回憶到,有一年他跟Nadal在羅蘭蓋洛練球,結束後瑞典人驚訝地發現,眼前這位法網衛冕冠軍,正準備開始動手整理場地……

 

當然上面這段描述,並不是要批評Federer花費太多太奢侈(老實說,如果有能力,大部分人都想要過過這種生活對吧?),而只讚賞Nadal這樣的風格才是好棒棒(其實遊艇、名車、私人飛機Nadal也都有在使用),但從這樣的比較中,的確也能看出兩人的風格差異。Roger Federer就像是位世界公民,像擁有廣袤帝國的國王,根據地在瑞士,在南非有基金會,美國的經紀人,還擔任過UNICEF的大使;而Rafael Nadal呢,只要逮到機會,他幾乎哪裡也不去,他必定回到自己故鄉-西班牙馬洛卡島的Manacor,Rafa的家族超過三代都聚居於此,他住在一棟家族親友們共有的公寓裡,他的太太、他的釣魚/高球夥伴和物理治療師(Rafael Maymo)都是Manacor人。曾有人試著要說服Rafa搬到其他球星聚集的城市如蒙地卡羅這樣的稅務天堂,就連他的教練,也是馬洛卡島人的Carlos Moya,也在瑞士日內瓦有居所,但對此Rafa不置可否,他說:我在Manacor過得很開心,這裡是我的家,為什麼我要離開呢?

馬洛卡島對西班牙的「認同」相當複雜多元,這情況我們多少也可以在加泰隆尼亞、巴斯克或加里西亞等地看出來,而Manacor這座馬洛卡島上的城市,居民數僅4萬多人,其中大多數人在情感上是靠近想要獨立的加泰隆尼亞,而非馬德里所在的卡斯提亞。Rafael Nadal的母語是加泰隆尼亞語,但他總認為自己不僅是Manacor人,也是西班牙人,我們也在很多場合中看過他身披西班牙那紅黃相間的國旗。而Nadal的網球生涯,也讓Manacor的名字傳遍了世界,過往這個地方的男人大多是木匠,而女士則多為採珍珠的工人,偶爾出現部分家俱製造業者(如Rafa父親這邊的家族)。然而如同發生在其他許多地方的故事,Manacor產的家俱已經拚不過來自中國的競爭者,採珍珠行業也漸漸沒落,但Rafael Nadal的球拍改變了這一切,從美國到印度、從德國到巴西,世界上有多少人在看網球,就會有多少人知道Manacor!據說每天都會有球迷站在Manacor網球俱樂部的大門前,想要一窺Nadal練球的地方;也有數不盡的觀光客,在旅遊中心詢問Nadal的家在哪裡?又通常在哪裡吃飯遊玩?我曾讀過某位法國羅浮宮警衛的回憶,他說每當有旅客朝他走來,他一看他們臉上的表情,就會把手往右指,然後說:要看蒙娜麗莎嗎?往這邊走!或許,對Manacor旅遊中心的工作人員來說,情況可能也是八九不離十吧?

Nadal早已征服世界,雖然他視Manacor為家,但他在某些地方的生活方式卻跟西班牙島嶼居民(嗯,或許不僅是島嶼,西班牙整個國家都是這樣)有些不同。在馬洛卡島,許多人認為輕鬆悠閒度日,而非拼命工作才是成功的人生,他們也不那麼看重世俗定義下努力所帶來的物質回饋。若就這點來看,Rafa和他所擁抱的那種清教徒似的工作倫理,反而更像是之前曾殖民過馬洛卡島的德國人,而非土生土長的馬洛卡島人!當然啦,這樣的態度僅限在Rafa的網球世界中,如前所述,他還是喜歡有休閒生活,還是喜歡跟他的麻吉鎮日混在一起,但不一樣的是,狂歡一夜之後,當鬧鐘響起時,Rafael Nadal還是會乖乖起床,拿起球拍到球場上訓練。畢竟,只要他決定奉獻歲月投入的網球運動在召喚他時,他就會把地中海風格的享樂主義給拋在一邊,轉變成擁有無比紀律的蠻牛了……

(下回待續)

延伸閱讀

他們走著,像夜色一樣優美-談Federer與Nadal:2008年溫布頓,第二盤,Nadal

他們走著,像夜色一樣優美-談Federer與Nadal:2008年溫布頓,第二盤Rafa急起直追

他們走著,像夜色一樣優美-談Federer與Nadal:2008年溫布頓,第二盤Federer的開局

他們走著,像夜色一樣優美-談Federer與Nadal:2006年,Nadal的逆襲

參考資料

Rafael Nadal: The Inspirational Story of Tennis Superstar Rafael Nadal,Bill Redban

Rafa: My Story,Rafael Nadal & John Carlin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