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雪山主峰-Something In The Air

灌溉支持

大聯盟 溫演飛 | 2014/09/22

A- A+

等拍照、喝水等動作按照順序告一段落之後,那些人為的吵雜聲響都已然消失無蹤,重新把背景音樂調整回大自然的音律之中。

 

閉上眼睛,我可以聽見太陽在遙遠天際線之上沉穩移動的聲音、我可以聽見前方不遠處從石縫穿出沿著草原般的苔蘚奔跑而下的絹絹細流聲、我可以聽見頑皮不怕人的金翼白眉偷偷溜到我身邊踏石輕舞、我可以聽見低地山谷間的水氣慢慢靠攏聚集喧嘩著準備集結成霧嵐向上偷襲進攻。

 

我可以聽見……直到耳畔清脆地響起碎石滾落的聲音我才驚覺有人走近身邊。抬頭前以為是來來往往的其他登山客,抬頭後才看清楚不是。

 

亂捲蓬鬆的頭髮凌亂如颱風後東倒西歪的花圃,年輕削瘦的臉頰以及新鮮銳利的眼光除了充滿著仍未被生活騷擾出倦怠感的飛揚神采,更多的就是不知天高地厚桀驁不馴。不過嘿這就是青春該有的活力與朝氣,這一點如同腰間削瘦不容易堆積脂肪一樣令我暗自羨慕與嫉妒。

 

身形和我體態相當,但比我細瘦多了。他把背包放下的時候因為撞擊著石塊而發出了一些聲響,猛一看竟然是應該高掛憑弔的老古董~鋁架背包嘛。

 

這麼大的山區你為何非得要坐在我隔壁?心不甘情不願的挪開屁股往旁邊移動一點,『來罐可樂吧?』他竟然遞出一罐可樂給我,他大方的坐在我旁邊,讓我對於自己內心原先的吝嗇想法感到羞慚。

 

『拿去吧,我知道你愛喝。』他說,從帽緣看過去,當視線在他臉上定焦時,才終於認清楚他的身分。

 

『天啊~沒想到要喝你的可樂,竟然要花20年的光陰啊!』我回答。

 

他的放肆大笑和我的淺淺微笑成了一個有趣的對比。20年不見的激動,在19歲的他身上是自然洋溢的情緒四射,在39歲的我則是拘謹內斂的自我壓抑。

 

日常和這樣年紀的人談話,最需要小心翼翼的不是營造話題的共同性,而是相同立場的同理心。不過我們就不同了,他擁有我的過去,而我掌握他的未來。

 

『你還記得那一年在南湖大山圈谷的夏夜裡,天上的星星數到第幾顆就睡著了嗎?你還記得下山後在思源埡口有勝溪沖涼泡茶嗎?你還記得後來冬天去中央尖山時那條被岩石劃破的褲子的下落嗎?你還記得在中央尖山的山頂遙望雪山主峰時你說過的那些話嗎?』

 

 

『如果我說不記得了,你會笑我老了嗎?』

 

『哈哈哈哈~』

 

我抬頭看著上方湛藍的天空,視線努力的穿透冷杉樹枝之間。『後來發生了好多事情……』

 

他揮手制止我繼續說下去。

 

『你忘記當初怎麼對爸說的?別再和我囉嗦什麼人生經驗,人生就是要自己去經歷的。只有自己體驗的歷程,才是最真實的生活滋味,誰也無法代替。』他喝了口可樂,『所以,你講的那些我不想聽也不想知道,真的。我會自己一步一步去體驗。最重要的是,今天能夠看到你繼續爬山,那對我來說具有很重大的意義喔。』

 

『我現在就在山徑上,這已經證明了一切,不是嗎?』我說。『雖然生活被時間壓縮的越來越狹窄,但我還是能想辦法擠出空間到山上透一口氣。』

 

『聽起來長大後的生活好像不怎麼有趣吔?!』他微笑著問我,不是那種帶有嘲諷的刺探,是那種夥伴間”辛苦你了”的窩心體諒的淺淺的笑容。

 

一時之間我不知該說什麼,要說生活庸碌還真庸碌,瑣碎的事情不可能不去做、維持家庭成員之間的良好互動不是因為責任而是心甘情願的選擇。但要說生活簡單還真簡單,每一天就是刻劃好的24小時讓你把工作、家庭、自我、睡眠等等事情做好,順序則因人而異。

 

看我一時沉思不語,他把彷彿黑色磚頭般的隨身聽拿出來把卡帶翻到正確的那一面,把一個耳機塞到我的耳朵,按下最明顯最大顆的『PLAY』鍵,我們靠在大石塊上一起聆聽著Thunderclap Newman在1969年唱出的『Some Thing In The Air』,但我沒說的是,其實我的手機裡面也有這首歌,不過版本則是1993年由Tom Petty & the Heartbreakers的版本。


標籤
slice

熱門文章

看更多

目前共有 0 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登入加入會員」,歡迎使用 facebook login 快速登入。 (為何鼓勵登入留言 ) 凡本站會員都有個人頁記錄留言,方便您可隨時查看您在哪些文章有留言,以及版主或其他讀者給您的回覆,讓您不會錯過任何一個與運動同好們互動交流的機會。

最新文章留言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