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2/03/18

MARS桃園戰神教練陳慶烜:選擇相信我們,願意和球隊一起走下去的球員

在上一篇MARS桃園戰神的專訪文章中,領隊和教練講述關於球隊創隊理念,以及希望為台灣足球帶來不同的變化,這一篇的焦點則是回到木蘭聯賽資格賽,MARS桃園戰神是如何在艱辛的環境,和短暫的時間內打造團隊,最後得以創造歷史,收下甜美的勝利果實。

(MARS桃園戰神大合照。圖片來源:球隊提供)

 

在MARS桃園戰神贏下木蘭聯賽資格賽的當天,教練陳慶烜因為籌備婚禮,沒有辦法親自帶隊,當天是大家現場幫忙看轉播,然後由徐翊徐教練和王家中教練幫忙指導。

 

陳教練說:我算是沒有經驗的教練,短時間要統合整個球隊是有難度的,感謝王家中教練義務來幫忙,他可以利用自己的經驗來告訴我哪裡有問題,所以雖然只有兩個月,但訓練強度很夠,球員又吸收的很快,重點式訓練也成功反應在資格賽上,要感謝王教練的幫忙還有輔大徐教練的配合。

 

(MARS桃園戰神陳慶烜教練和王家中教練。圖片來源:球隊提供)

 

我們很怕會輸,但相信不只是我們,桃園國際也是

 

體育比賽很現實,有贏家就會有輸家,如果是長時間的聯賽,輸一場可能影響還沒這麼巨大,但短期盃賽和木蘭聯賽資格賽,這種單場決定生死的賽制就很殘酷,實力和運氣幾乎缺一不可。

 

回憶起資格賽當時,有沒有想過輸了之後怎麼辦,MARS桃園戰神陳教練回應道:我們很怕會輸,但相信不只是我們,桃園國際也怕輸,當時覺得輸贏都是過程,輸了就繼續練習,準備明年的資格賽。但我們這段時間要做到最好,所以練習時間比桃園國際還長,準備的比他們充分,找防護員幫球員按摩放鬆,所有資源都投入下去讓他們好好準備比賽。

 

MARS桃園戰神在木蘭聯賽資格賽前兩個多月才開始密集訓練,教練說中間還遇到為期9天的過年年假,等於實際練習時間可能不到兩個月。然後每個禮拜練3天,兩天比賽一次,加上一次完整的訓練,這使得球員在比賽前兩週已經相當疲勞。

 

「強度很高,但你不做到這個強度,比賽上是無法應付的,對球員來說真的很辛苦,我們也怕球員受傷,而且資格賽當周醒吾還有高中聯賽要踢,周三他們還在台中踢比賽,踢完又來練球,準備禮拜六的資格賽,也因為這樣,贏球後大家都很開心。」陳教練如此對我述說。

 

(MARS桃園戰神辛苦訓練。圖片來源:球隊提供)

 

我覺得老天爺有在幫忙,他可能認為我們到了極限

 

木蘭聯賽資格賽當天氣溫約14度左右,下著雨又更感到寒冷,領隊桓爸怕大家比賽的時候會冷到,當天4點就起來煮薑茶,而到了比賽現場,面對這些辛苦訓練過來的女將們,桓爸反而不敢在場邊觀看,只好跑到場外的馬路上去。

 

桓爸:我覺得老天爺有在幫忙,他可能認為我們到了極限。比賽前就花了100多萬,輸了就沒了,贏了還是虧錢。

陳教練則提到在找球員時不免會被質疑,甚至感覺被看笑話:「大家可能也有看笑話的心態,像是找球員的時候會被問,踢得進聯賽嗎?其實對手本來有兩、三位球員是在我們這踢,可能覺得桃園國際勝算高,最後選擇去加盟桃園國際,那我們就選擇相信我們,願意跟我們一起走的人。」

 

談到投入木蘭聯賽的投資成本,桓爸說新賽季包括薪資在內應該要花到5、600萬,MARS桃園戰神給員工12個月全薪,社會球員有分是職業的還是in house,會簽1至3年不等的合約,桓爸表示:在木蘭和企甲聯賽中,直接給到三年合約的很少,只希望球員有信心,不要有所顧慮。

 

一旁的陳慶烜教練也是球員出身,他認為桓爸進來足球圈以後顛覆很多過去的傳統做法。「因為各隊本來就是球員變教練,他們就習慣依照本來的體制做,而桓爸是用商業模式在運作,這樣可能會刺激到本來的球隊,讓大家一起變好。」

 

桓爸說:足球圈的人口比想像中多,只是熱情不斷被澆熄,被打擊後而放棄,這段路是不太可能的任務,但總要有人去做,如果我們做出一件不是這麼容易完成的事,然後又完成第二件、第三件,那消費者就會被燃起一線希望,慢慢其他球隊也會跟進,因為跟不上就會被淘汰。

 

(MARS桃園戰神門將吳卓蔚。圖片來源:球隊提供)

 

我們沒有非常出色的球員,但有一群以團隊為主的球員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