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2/03/19

【球爸筆記】也來玩玩進階數據:打者的出局效率研究

因為手上有了比賽的詳細數據,所以也開始研究起各類進階數據的設計思維、計算方式、以及使用方法。本文是以2021年中職的數據為基礎,MLB的做輔助,來聊聊最近的研究心得。

作者:Arjin Yuan

洪維澤

中華民球協會是怎麼樣的協會呢
都Google不到

Arjin Yuan

哈,我也google不到... 感謝提醒,已更正。

洪維澤

我看到當下真的以為有這協會

因為喜愛棒球,所以總愛玩味每場比賽中的種種;因為孩子在打球,所以去取得了中華民國棒球協會的記錄員證照,才好一點一滴、正正規規的記錄下孩子們的努力過程;因為手上有了比賽的詳細數據,所以也開始研究起各類進階數據的設計思維、計算方式、以及使用方法。

不過,孩子們的比賽少、數據量少,實在不具統計學上的意義,而且讀者們應該也不會對非體育班少棒球員的比賽數據感興趣,所以本文是以 2021年 中華職棒的數據為基礎,MLB的數據做輔助,來聊聊最近的研究心得。

請繼續往下閱讀

首先聲明,儘管在工作上會應用到許多數學機率相關知識,但是筆者並非統計學專業人士,也非賽伯計量學家,僅單純從一個業餘愛好者的身分,嘗試破解棒球數字的秘密而已,請讀者不要笑得太大聲,哈哈。

在人工草皮上打球,守備失誤會減少吧?圖為天母球場的人工草皮

先來談談棒球紀錄

棒球運動發展百多年來,在不斷的進化與演變下,已擁有十分完整的比賽規則與紀錄方法,看過中華民國棒球規則與紀錄法的朋友們都知道,除了基本規則之外還加上滿滿滿的附註文字,幾乎包含了比賽中所有可能發生的狀況,以及如何判定結果並進行紀錄。在這樣完成詳實的規範下,應該是可以紀錄下最有共識、最無爭議的比賽過程吧?

其實不然,因為有太多狀況是要棒球記錄員做「主觀」認定。

請繼續往下閱讀

舉二個常見的例子來聊聊主觀認定的情形:

狀況一: 

無人出局,一壘有跑者,打者擊出三壘邊線滾地球,三壘手選擇傳向二壘但未能使跑者出局,造成一、二壘有人的局面。這球應該如何記錄?是紀錄為失誤、野手選擇、還是一壘安打?

在中華民國棒球規則與紀錄法中的說明原文是這樣的:

記錄員認為處理擊球之野手擬刺殺前位跑壘員未成功,而且若對該擊球員以普通之守備亦不能使他出局在一壘時計為安打。在適用上列規定時如發生疑義,慣例上都給與擊球員有利之判定...(後文刪)

這裡的「主觀」就是,三壘手其實並未真正傳向一壘,記錄員只能想像「如果」三壘手以「普通之守備」傳一壘的話,是否能造成打者出局。

請繼續往下閱讀

用想像的其實很難,尤其記錄員的眼睛都是跟著球走的,眼睛看到二壘SAVE,眼角餘光還需瞄向一壘,同時在腦袋中模擬另一個可能的結果,再於極短時間內下達最後判斷,真的不容易。因此這一個 Play 被紀錄為野手選擇(有打數但沒有安打),或是一壘安打都是有可能的。

狀況二: 

無人出局,三壘有跑者,打者擊出游擊方向滾地球,游擊手接球時看了一下三壘跑者再傳向一壘,但未能使打者出局,造成一、三壘有人的局面。這球應該如何記錄?是紀錄為失誤、野手選擇、還是一壘安打?

此狀況的結果與狀況一相同,若記錄員認定三壘手不看三壘跑者而直傳一壘能夠來得及讓打者出局,則紀錄為野手選擇;反之就是一壘安打。

紀錄是選手的生命,尤其對職棒與業餘甲組成棒的球員來說,是否被判定為安打、失誤關係著薪水,所以比賽結束後跑去圍著紀錄員們爭執紀錄結果的狀況也不算少見,加上記錄員在比賽中沒時間上廁所,攻守交換別人在休息時,還得低頭做數據結算,抬頭觀察守備方球員是否有更動,因此記錄員們是承擔著極大的壓力在為比賽做紀錄。

為求公平、公正、嚴謹,大型賽事主辦方每一場球都會準備2至3位記錄員,並且備有比賽畫面的電腦。每一個Play都是在場紀錄員取得共識後,才將結果記錄下來,有爭議的部分則利用回放比賽畫面來輔助結果的判別。

進階數據的思維

不過也許賽伯計量學家們認為這些紀錄不夠「客觀」、或無法接受原本紀錄法中就有的判斷方式、或覺得傳統數據代表性不足,而無法聚焦實際球員能力,因此不斷嘗試剔除許多紀錄的結果來計算進階數據,諸如:

  • FIP(Fielding Independent Pitching),為了聚焦於投手自身,排除自責分、守備狀況、紀錄判定的影響,所以全壘打之外的安打數都不被列入計算。
  •  WHIP(Walks plus Hits per Inning Pitched),排除了自責分這數據來評價投手每局可能被取得的壘包數。
  • ERC(Component Earned Run Average),一個沒使用自責分數據的合成自責分率,以安打、四壞、觸身、面對打席、局數、全壘打、與敬遠數據,結合大數據迴歸分析來計算投手失分率。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