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2/03/22

〈女棒20〉以夢想為名的「家」 先鋒女子棒球隊

其實先鋒成軍只比木棉花晚一週,要是當年網路方便一點,或許今日「台灣第一」就是她們也說不定。但有時候我們不用成為第一,只求成為唯一,而以英文「vanguard(先鋒)」繡在胸口的隊名,就是她們對自己的激勵與期許。

作者:WBT

〈女棒20〉是因應台灣女子棒球發展二十週年,由社團法人台灣女子棒球運動推廣協會成立舉辦的一系列慶典。從紀錄片《我們的球場》,到圖片、文字紀錄,希望將女棒在這些日子以來的努力、過程透過各類媒介,傳遞給所有的台灣人。

 

〈女棒20〉系列文章已在三八婦女節正式上線,請跟著我們的腳步,聽聽台灣棒球女孩的故事。謝謝她們,也謝謝你們。

 

_

 

之前介紹過在高雄成立的台灣第一支女子棒球隊——木棉花女子棒球隊,本期的主角,是與她們成軍只差一個星期,位於台北的先鋒女子棒球隊。

 

沒當成第一 先鋒也可以

 

上網Google「先鋒女子棒球隊」,可以看到一個很有時代感的網頁,上面記載了球隊的簡介、大事記、聯絡方式,提供棒球規則供選手「進修」,甚至連隊規都開誠布公。一支社會人球隊,能有「官網」已經很難得,她們還是早在2001年就建立起「烘焙雞」,很有遠見。——以防年輕人不曉得,烘焙雞就是英文「Homepage」首頁的譯音,當年很潮。

 

2001年8月11日,透過網路聯繫的這群小女生終於見面成軍,當時球隊人數僅五、六人,練球原本在百齡橋下,但場地坑洞多,後來轉戰曾經的棒球名門南港高工,雖然只能簡單傳接球,她們絲毫不在意,畢竟要找到志同道合、假日沒有補習加班陪家人的女孩子,實在不簡單。

 

其實先鋒成軍只比木棉花晚一週,要是當年網路方便一點,或許今日「台灣第一」就是她們也說不定。但有時候我們不用成為第一,只求成為唯一,而以英文「vanguard(先鋒)」繡在胸口的隊名,就是她們對自己的激勵與期許。

2002年,先鋒女棒隊與香港女棒隊在台灣進行交流賽。(圖/吳思嫻提供)

「至少我們是北部第一隊,取名先鋒不為過吧!」草創時期就加入球隊的吳思嫻,大學時其實是籃球隊,「打棒球門檻比較高,首先至少要有兩個人才能玩,總不能對著牆壁丟吧?還要買手套、買球,籃球一個人去球場就可以了,球還可以用別人的。」她笑說。

 

吳思嫻大學畢業後加入先鋒,正好遇到機會,猶豫許久還是決定到英國念書,後來也曾到日本工作,但先鋒永遠是她不變的「家」。

 

「我在這支球隊21年了,其實離開好幾次,回來後可能有些人員不同了,但從來沒有覺得格格不入,真的像個『家』一樣,可能偶爾表姐會來,『三叔公』『六嬸婆』之類的會來,但大家都是一家人,相處都很自然。」吳思嫻說。

 

職業軍人無法赴港 隊友暖心舉動好感人

 

「一劃」林宜樺是球隊的中生代,資歷非常特別,她是台南女中高材生,大學就讀國防大學,畢業後曾經擔任職業軍人。而她與先鋒的連結,就是來自那個網站連結。

 

「從小跟著爸爸、哥哥一起看球,也會跟他們到空地傳接球,但當時的環境要找到女生一起玩球真的很難。上網查了一陣,先鋒是少數球隊有自己網站的,資訊還很完整,就跟著進來練習了。」

 

在軍中服務的日子苦悶,假日打棒球成為林宜樺的心靈依歸,但由於身分特殊,根據國防部規定不能進入中國地區,讓她錯失頭一次出國比賽的機會。

 

「當時我們受邀去香港參加鳳凰盃(國際女子棒球錦標賽),但我只能留守台灣,覺得很可惜。」不過貼心的隊友沒有忘記她,帶回所有能帶回的紀念品,回台灣後送給林宜樺,「看著大會的紀念衣、紀念品,就覺得好像我也有去一樣,覺得有被照顧到,很感動。」

 

林宜樺直言,從大學到工作,自己就是個不折不扣的「北漂族」,但自己一點都不感到寂寞,「先鋒的大家都很照顧彼此,這裡就是我的第二個家。」

林宜樺(前)允文允武,對於先鋒的這群姐妹有著深厚情感。(圖/吳思嫻提供)

基隆—台北不嫌累 棒球女孩初長成

 

跟林宜樺同時入隊的林以婷是最年輕的成員,剛加入時年僅16歲,家住基隆,千里迢迢到台北跟「網友」見面,一見就是好幾年。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