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2/03/25

「我已經付出一切」 球后Ashleigh Barty急流勇退

在過去三年的時間,來自澳洲的25歲網球好手Ashleigh Barty以其剛柔並濟的打法與出眾的穩定發球,稱霸了群雌並起的女子網壇。然而就在她拿下家鄉日夜企盼的澳網單打冠軍後,過去兩年因為疫情而鮮少回鄉的Barty也不再追求榮耀,決定高掛球拍。

作者:Benny Ice

布魯斯

雖然他的退休對於網壇來說是一大損失,不過看到他勇於做自己、追求自己的生活,還是替他感到高興。祝福他退休的日子一切順利平安,說不定哪天又會復出!

關於Barty的球技與在場上的宰制,大概也烙印在各位球迷們的心坎裡。筆者也在過去幾年多次針對其在大滿貫賽事的表現進行描述和評論。簡單而言,Barty大概是這個時代打法最全面的今日傳奇。她那穿透力十足的正拍搭配詭譎多變的反拍切球,有著德國「玉羅煞」Steffi Graf幾分韻味;她那精準的發球、靈巧的網前手感和爆發力,則是承襲了同樣具有澳洲土著血統的Evonne Goolagong Cawley。運用這軟硬兼施,鑲嵌著傳統與現代網球精隨的球風,Barty就這樣在強力網球當道的女子網壇,成為無人能及的王者。

但今天的文章,並不是要分解評論Barty的球風或動作。筆者今天只想好好談論Barty的生涯以及她的引退所代表的意義。

Barty的決定嚴格來說並不算是晴天霹靂。除了在近日的影片及記者會上闡述自己是因為已經竭盡所能,也找不到追求更高境界的動力等原因外,其實早在今年澳網結束後接受WTA官網受訪時,當採訪者詢問Barty如何看待2022年一開始的戰績長紅與接下來的願景時,Barty這麼回答:

「我們在去年就把重點放在一月的比賽。我和我的團隊在去年九月時就想要暫停,休息個片刻後全力備戰一月,想辦法把狀態調整到最佳。我們事後回顧之後當然可以認定這是個好決定,因為這就是我們當時想做的事。但我認為不管如何,這個月我球打得好以外,也有好好享受人生。

能夠在場上達到更高的境界,並享受這所帶來的一切非常酷。我覺得現在很重要的就是要好好評估並劃清界線。我們剛慶祝了一個驚人的創舉,也好好表揚了當時與我們同在的人們。接下來,就是要重新專注在下一個目標。

我為我人生的下一個篇章和之後的發展感到性分。但我現在必須要好好考慮,然後放鬆一下,偷喝個啤酒然後好好慶祝我們團隊所達成的一切,因為這真的是很特別的經驗。」

從事後來看,Barty在贏得澳網之後停戰,就是要省思接下來的路要怎麼走。或許對我們這些球迷來說,已經拿下澳網、法網、溫布頓的Barty,當然是要追求美網達成全滿貫啊!但換個角度來看,Barty身為澳洲人,因為澳洲的防疫隔離政策,幾乎整年除了年初在澳洲出賽外,沒有任何回國散心沉澱的機會,更何況這是她去年一整年所經歷的掙扎。即使Barty的戰績多麼優異,要將近一年多的時間都不能回家的痛楚,再多的獎金或獎盃恐怕也無法緩解。

Barty的教練Craig Tizzer也在今日訪談中提到她在2021年奪下溫布頓之後,就經歷了一段心理低潮。這所謂的低潮就是Barty達成她想拿下溫布頓冠軍的夢想/目標後,瞬間沒有明顯的目標。Tizzer在奧運時就發覺Barty在場上似乎少了點什麼,而他也表示當時了解到要讓Barty重新獲得向上的動力可能有些困難。他更爆料Barty其實在2019年法網奪冠後就曾經開玩笑表示自己準備退休了。

而Barty一向的作風就是如此灑脫,這般幽默。這並不是說Barty輕忽比賽或是不尊重比賽。如果不是因為對網球的熱愛,早在2014年首次離開網壇的Barty就不會回來了。但Barty的網球生涯經歷了光榮和失落,也度過了各種陰晴圓缺。但就是因為曾經面對過了生涯初期的期待落空,也在板球場過活,才讓Barty能夠比其他選手更能夠抵抗挫折,更能夠珍惜勝利。最重要的是,Barty也才能在場上遇到難題時,仍舊游刃有餘地想出解答。

而Barty的引退,也讓人想起了包括前瑞典球王Björn Borg和比利時前球后Justine Henin等英年早退的例子。前述這兩位在離開網壇時,同樣也是因為心理無法負荷長年征戰的壓力,以及持續追求更高境界的欲望。如今的Barty,也因此而決定告別球場。但前述兩位名將,其實都曾經回到場上些許片刻,Henin甚至還直接在復出後的第二場賽事(2010年澳網),就一路打到決賽。當Barty被問到是否會回歸球場時,她有提到:

「這扇門現在關上了,但並沒有被掛上大鎖。我從不會說永遠不會這種話,但就目前為止,這門確實是關著的。」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