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2/03/27

「野球少年」大谷翔平在休季期間的真實樣貌—來自水原一平的獨家報告

身為大谷翔平的專屬翻譯與親密戰友,在水原一平眼中,什麼是「野球少年」翔平休季期間隱身於日本的真實樣貌?

作者:張尤金

今(2022)年3月10日大聯盟宣布解除封館之後,春訓、熱身賽、新球季不僅重新步上正軌,自由球員市場、交易市場也隨之重啟。然而,在一連串球員異動之前,一項令人意外的人事消息率先成為媒體報導的焦點:原來大谷翔平的專屬翻譯水原一平,在封館期間被天使球團解雇,而在解封後又立即復職。

這一切是怎麼發生的?相信球迷都已經從媒體報導得知原因:根據封館的規定,大聯盟球員、教練及隊職員被禁止私下聯絡,而翻譯人員隸屬球團,自然也在禁止之列。身為大谷休季期間的司機與訓練伙伴,於公於私,為了繼續協助與支持大谷,解職就成為水原唯一的解方 。

資料來源:《體育日本》(スポニチ)

日前水原在《體育日本》(スポニチ)的「水原一平通訳 I REPORT」專欄還原整起事件的經過。原來他是在去(2021)年11月底接到天使球團總經理Perry Minasian的親自電話通知,而當時正是大聯盟宣布封館前夕。Minasian在電話另一頭這麼說:

「我知道你現在正專注於協助翔平的訓練,但我必須提醒你,一旦大聯盟宣布封館,球團隊職員將被禁止與40人名單內的選手接觸,這樣沒問題嗎?」

接到電話當下,水原正在協助大谷訓練,兩人在訓練結束後進行討論並迅速達成共識:

「既然如此,一旦宣布封館,那就離職吧!」

「這樣做就不會有問題了。這是我們共同的決定,也是最自然不過的選擇。」

畢竟對水原來說,他不僅僅是大谷在球季期間的專屬翻譯,更必須在大谷返回日本期間協助訓練、陪同拍攝廣告等等。基於責任感,面對解職這件事,水原其實是沒有任何猶豫的。

資料來源:《體育日本》(スポニチ)

至於3月10日解除封館當日,水原正陪同大谷在亞利桑那州的「傳動棒球」(Driveline Baseball)訓練基地進行訓練,雖然當時關於春訓與開季的各種傳聞不斷,對許多選手造成困擾,但大谷一向就對休季期間的自主訓練有嚴格要求,避免被外界干擾,因此面對各種紛擾,大谷仍能維持自己的步調,兩人也對封館離職的決定感到慶幸。

看到水原所說「大谷在休季期間嚴格避免被外界干擾」這件事,我不禁回想到大谷在日職時期的一段對話,這段內容摘述自《大谷翔平,天才二刀流挑戰不可能的傳奇全紀錄》一書第39篇。當時效力日本火腿的大谷在球季結束後接受記者訪問,他與記者有一段有趣的對話:

記者:「如果聖誕老人要給你一個禮物,你想要什麼?」

大谷:「呃……是什麼......應該是時間吧!」

記者:「時間?」(驚)

大谷:「我想要更多時間,大概一個月吧!」

記者:「你想用這些時間來做什麼?」

大谷:「當然還是棒球啊(笑)。休季期間我有各種雜事要忙,我希望再給我一個月的時間來準備開季。」

果然是吃飯、睡覺、甚至呼吸都只想著棒球的「野球少年」!也難怪大谷格外羨慕賢拜黑田博樹,因為當時效力大聯盟球隊的黑田,每年冬天都隱身在美國的訓練基地,鮮少出現在大眾媒體面前,看在飽受採訪與活動干擾的大谷眼中何其羨慕!

還有一件趣事同樣發生在大谷休季期間的自主訓練。他隨手拿起壘球來打,隨即被各大媒體瘋傳這是他秘密研發的訓練項目。事後大谷笑著說:

「我只是看到旁邊剛好有一顆壘球,隨手撿起來玩玩而已……大家的反應太誇張了,我真的只是好奇。」

雖然大谷是笑著說上面這段話,但面對媒體的緊迫盯人,不難聽出他語氣中滿滿的無奈。

回顧大谷在日職時期的心路歷程,你也就不難想像,為什麼這個冬天鮮少聽到大谷的新聞與動態。我們只知道他在去年球季結束後返日,隔離期滿召開記者會,之後的多數時間住在東京住居,深居簡出,他出門多半是為了訓練,而母親加代子則經常到東京為他準備飲食,並照顧生活起居。

當然,可以確定的是,身為大谷的堅強後盾與貼身戰友,這段期間水原一直隨侍在側。水原在報導中透露,封館期間的大谷有看漫畫、玩PlayStation,不過多數時間還是低調投入棒球的相關練習。根據水原的觀察,大谷開季前的體能狀況是有史以來調整最佳的一次。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