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2/03/29

【F1】2022-02沙烏地GP回顧:頒獎台車手談DRS未來

Max Verstappen與Charles Leclerc在沙烏地GP尾聲的交戰可能證明了超車輔助系統(Drag Reduction System)仍有存在的必要性。

作者:Athrun

DRS為FIA於2011年求取增加各車間纏鬥機會而提出的方案之一,這套系統允許落後前車1秒內的車手於指定路線內調整尾翼角度以減少加速阻力,進而增加與前車纏鬥、甚或是超越前車的機率。

請繼續往下閱讀

雖然DRS在比賽中不斷證明其功效,但也引發了許多超車僅是人為產生的負面評價,因此FIA於今年推出的新世代賽車技術規章試圖增加各車展開肉搏戰的機率,並慢慢減少車手對DRS的依賴,對此Aston Martin車隊技術監督Andrew Green也認為DRS雖在短期內仍有其必要,但應會在不久的將來逐步走入歷史

不過沙烏地GP決賽可能證明了DRS仍有存在的必要性:為了試圖在起跑直線擊敗對手,Max Verstappen與Charles Leclerc在27號彎設置的DRS啟動判定區展開激烈對抗,而且Verstappen便是在第47圈的起跑直線透過DRS取得決定大賽結果的關鍵超車。

「我認為DRS仍有存在的必要性,否則比賽內容恐怕會更加平淡」,Leclerc於賽後記者會中表示,「新世代賽車雖然確實仍讓我們更有效追擊前車,但我認為這並無法擺脫車手對DRS的依賴。DRS已經成為車手比賽策略的一部分,我也非常樂意活用這點來展開攻防戰。」

請繼續往下閱讀

Verstappen也表示如果沒有DRS,他要取得大賽冠軍的機會可能是零,但他同時也表示新世代賽車仍需進行一系列的調整。

「或許我話說的可能還太早,確實有些賽道會提供更多展開肉搏戰的機會,但我目前的看法是沒有DRS,要超車沒那麼簡單。」

「雖然新世代賽車確實更能追擊前車,但我認為這也有可能取決於賽道環境與輪胎配方,如果是用硬胎會好點,中性胎或軟胎可能撐個幾圈就沒了;而且賽車重量也會影響到輪胎邊緣,我們必須著眼這個問題。」

Carlos Sainz則是認為DRS在部分賽道的效果可能太過於明顯。

請繼續往下閱讀

「以目前來看,沒有DRS就幾乎不可能超車,新世代賽車目前能提供的是加強各賽車間的纏鬥率,但如果沒有DRS提供的0.3-0.4秒時間,超車仍是件難事,而且另一個重點是前車提供的尾流實際上比去年少。」

前Jordan車隊技術監督Gary Anderson曾在《The Race》賽車網的專欄中提及新世代賽車的尾流問題,Anderson表示新世代賽車雖然透過大幅簡化空力設計與解除地面效應封印來減少2017年世代賽車產生的亂流問題,不過在空力載荷分佈比例變化不大下,新世代賽車仍相當倚賴前鼻翼承受賽車前部的下壓力,即新世代賽車的設計思維並沒有變動的很徹底。

「雖然因為現在的數據還太少,但我認為我們可能需要調整DRS的效果,因為有些超車看起來實在太過俐落了。」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