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2/03/29

〈女棒20〉水能覆舟亦能煮粥 20年前的新聞成為女棒20年的幕後推手

「當時我們的想像就是,如果棒球是台灣的國球,那它的穿透力應該是無遠弗屆、擴及各個層面的,例如不同年齡、不同種族。但為什麼『性別』這部分一直打不進去?那時候就覺得很奇怪,於是有了這樣的想法,所以其實在世棒賽之前就在醞釀了。」

作者:WBT

〈女棒20〉是因應台灣女子棒球發展二十週年,由社團法人台灣女子棒球運動推廣協會成立舉辦的一系列慶典。從紀錄片《我們的球場》,到圖片、文字紀錄,希望將女棒在這些日子以來的努力、過程透過各類媒介,傳遞給所有的台灣人。

 

〈女棒20〉系列文章已在三八婦女節正式上線,請跟著我們的腳步,聽聽台灣棒球女孩的故事。謝謝她們,也謝謝你們。

 

_

 

之前介紹了港都木棉花、台北先鋒,而在探訪的過程中發現一件有趣的巧合,不少人都不約而同提到因為當時聯合報的報導才加入女棒球隊,而這幾乎成了這群女棒愛好者們的「最大公約數」,因為有了他,她們才知道自己的不孤單。

 

他是聯合報資深記者,林以君。

林以君是最早挖掘台灣女棒的記者之一,現在是資深棒球記者。(圖/林以君提供)

Baseball for ALL…?

 

2001年,全台瘋世棒,搭上這股熱潮,聯合報推出一系列的棒球相關專題「Baseball for ALL?」,希望讀者的眼光除了遙望陳金鋒、張誌家等國家隊巨星,也別忘了關心更值得關心的基層選手,包括身障、社區,以及女生。而當時參與的記者包括賈亦珍以及林以君等人。

 

「當時我們的想像就是,如果棒球是台灣的國球,那它的穿透力應該是無遠弗屆、擴及各個層面的,例如不同年齡、不同種族。但為什麼『性別』這部分一直打不進去?那時候就覺得很奇怪,於是有了這樣的想法,所以其實在世棒賽之前就在醞釀了。」林以君說。

 

「當時用『Baseball for ALL』的概念,最後再加上一個問號,希望來檢視一下這個被稱之為國球的棒球,是不是真的歡迎每一個人。我們沒有要告訴你答案,我們也沒有答案,但我相信這是可以拿出來討論的。」

 

答案,可能會令人失望,至少在當時。

 

棒球過去一直是屬於男性的運動,女性不能碰球具,女性不能進休息室,許許多多的禁忌,都讓她們只能當個旁觀者。林以君回憶,當時跟高雄駐地記者一起去採訪木棉花女棒隊,見到眼前的一切,他坦言確實嚇了一跳。

 

「聯繫過程中我就大概知道她們很克難,但沒想到這麼克難。」林以君笑說:「她們是在楠梓工業區的一塊草地練球,人數應該只有5、6個吧,而且據說是已經全數到齊了。」

 

不過正是因為如此,難得的練球、難得的採訪,讓這群女生們將有的十幾年、有的二十幾年的苦衷與故事,全部都有個機會宣洩而出,她們也分享了與高雄科技學院男生們的友誼賽,過程記得清清楚楚,那場比賽女生們得了15分,雖然丟了22分落敗,但有球可以打,有比賽可以玩,已經是美夢成真了。

當年聯合報採訪的珍貴照片。(圖/取自先鋒女子棒球隊官網)

女棒有挑戰 想報導女棒更是挑戰

 

看著她們的滔滔不絕,林以君也看到她們內心的棒球之火,「那把火苗,就是她們在谷底對棒球的渴望,而我只是路過,被那把火苗給吸引。」前輩說得很哲學,我倒是想到,或許我感受到的女棒凝聚力,就是因為對男生而言,點火只需要打火機,而她們卻只能用打火石,慢慢,慢慢搓出一些火花的關係吧。

 

無論是火花還是火苗,對於一家大報社來說都只是星星之火,在那網路新聞還不普及的年代,報紙版面寸土寸金,如何說服長官給女棒一點空間,哪怕300字也好,挑戰都沒有比15:22的比數低。

 

「我們不斷的在思考,如果棒球只談那些頂尖的選手、比賽,是有點狹隘的。但當時我們剛經歷1998年義大利世界盃、要搶2000年雪梨奧運資格的1999年亞錦賽,之後還有2003年亞錦賽要搶2004年雅典奧運門票,在那個瘋狂時代裡,女棒要怎麼吸引大家的眼球?一定要有足夠的素材、故事、強度,才能佔到珍貴的版面。」

 

或許找到解答了,媒體除了寫故事,還要寫好看的故事,不容易被忘記的故事。

在2022年的今天,女生也可以穿上球衣,上場打球。(圖/沈明璁攝影)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