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2/03/29

【F1】2022賽季沙特站︰賽後分析 –– 新規帶來精彩纏鬥?出現剎車互搶DRS的有趣場面?

在導彈引發的安全問題的陰霾之下,沙特站的比賽最終還是在吉達的夜空下安然無恙的落幕,這也許是因為葉門胡塞武裝組織的主席是一位狂熱F1車迷的緣故。不論如何,賽道雖然內外都滿佈危險,但今場比賽也的確為大家帶來不少的刺激感,有大量的精彩纏鬥,Leclerc和Verstappen更是鬥到最後一圈才分得出勝負誰屬,兩位在爭奪DRS期間的鬥智鬥力也令人熱血沸騰。在新規之下,似乎FIA的改革真的達到了「製造更多超車」的初衷?而今站伴隨纏鬥所出現大量「謙讓位置」的場面,之後會否成為常態?

在導彈引發的安全問題的陰霾之下,沙特站的比賽最終還是在吉達的夜空下安然無恙的落幕,這也許是因為葉門胡塞武裝組織的主席是一位狂熱F1車迷的緣故。不論如何,賽道雖然內外都滿佈危險,但今場比賽也的確為大家帶來不少的刺激感,有大量的精彩纏鬥,Leclerc和Verstappen更是鬥到最後一圈才分得出勝負誰屬,兩位在爭奪DRS期間的鬥智鬥力也令人熱血沸騰。在新規之下,似乎FIA的改革真的達到了「製造更多超車」的初衷?而今站伴隨纏鬥所出現大量「謙讓位置」的場面,之後會否成為常態?

請繼續往下閱讀

焦點1︰新規達到改制的初衷


在前一代的賽車當中,後車在跟車的情況下可以損失大量的下壓力(Downforce),大約只有原本的70%(在0.3秒以內的距離甚至只剩下50%左右),因而在彎中難以跟上前車,枉論進行纏鬥與超越,因此在不少比賽中做成「開火車」的局面。而FIA有見及此,便提出了改革,將前翼和尾翼的效能大削,改由底板負責為賽車提供下壓力(也就是地面效應,今年負責了賽車60%的下壓力),並改變尾翼端板(Rear Wing Endplate)的角度,將氣流拋向更高的地方,減少後車所遭遇的亂流(Dirty Air),從而在各方面減少跟車的難度。


那麼,這項改革有否取得成功?沙特站是一個作為對比的好例子,畢竟4個月前舊世代的賽車才剛在這裡進行過比賽。而至少在今站的比賽來看,新規的確為比賽引入了不少生氣,至少跟車和纏鬥的機會都比以前多了。在比賽中有兩輛Alpine的激戰,Ocon「像獅子一樣」(Defend like a lion)守著Alonso,後來Magnussen和Bottas也加入與之混戰,也有Hamilton在後方一路纏鬥超車的場面,更不用說Verstappen和Leclerc在前方互相追趕的鏡頭。在去季的同一分站,相信大家沒有看過如此多的纏鬥畫面。


另一方面,賽道設計也很好的反映出新舊戰車在跟車上的分別。Jeddah賽道的Sector 1是以曲折的中高速彎為主,是整條賽道最需要下壓力的地方,去年Hamilton在追趕Verstappen的過程當中,因為損失了近半下壓力的關係,單是Sector 1就可以被拉開1秒以上(儘管Hamilton是用較高下壓力的調校,而且W12比RB16B更快)。反觀在今年Verstappen在追趕Leclerc的過程中,雖然RB18是用上了低下壓力的調校,但在Sector 1中平均只損失了大約0.3~0.6秒的時間,而得以將距離維持在1秒以內。這一點也是Verstappen在賽道後段得以緊跟前車,並最終得以利用DRS進行超越的基本原因。要是像去年一樣被拉開1秒以上,再加上F1-75和RB18不相佰仲的實力,Verstappen要超車恐怕要花更多功夫才行。

請繼續往下閱讀


當然,這也不代表新規則是完全解決了跟車與超車的問題,例如新規同樣也令尾流效果(Slipstream Effect)減弱,而新車還是大部分時間得利用DRS才能進行超車。不過這至少是一個好開始,方便跟車可以給車手創造更多纏鬥的可能性,而不是像以往一樣,看到大量「開火車」的場面,而後方車手苦無對策的情況出現。


焦點2︰剎車互搶DRS的場面


除了纏鬥,今站比賽也有另一個畫面吸引了大家的目光,就是Leclerc和Verstappen在DRS區前後的「大鬥法」,說真的F1車手們如此「禮遇」還是相當少見,大家互相急剎鬥慢的鏡頭也是非常有趣。那麼,「禮讓」的原因是什麼呢?


1. 賽道特性︰今場比賽的DRS區有3個,正如上文所言,沙特賽道的Sector 1是屬於曲折的多彎路段,即使今季的賽車容易跟車也好,也少不免被拉開一定的距離,加上Sector 1之後的第一個DRS區較短,因此不屬於超車會出現的地方,其作用是幫助後車收窄一點的距離。而來到第二個DRS區,由於長度足夠,後車多半已經完全追上了後車,加上前方有一個適合超車的慢彎,其實這是一個不錯的超車點。不過,問題就在於出彎之後的第3個DRS區,這DRS區的長度非常足夠,在這裡獲得DRS的車手有很大機會將前車超掉,然後再利用Sector 1難以跟車的特性嘗試拉開,因此以一整圈的宏觀戰術來看,終點直路才是最好將對手終結的地方,太早行動的話反而會令前車得到反攻的機會。

請繼續往下閱讀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