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2/04/02

體育署推運動文化數位典藏,對體育圈有什麼影響?好處是什麼?運動風氣就會因此提升了嗎?圓桌體育大會

推動體育文物典藏對民眾來說的重要性是什麼?如何讓體育文物以生動面貌重新活在市民的生活中?體育文物盤點與數位典藏,跟一般文物的又有何不同之處?如果身為頂尖運動員的你,有一天你「被文物典藏」了,應該開心尖叫嗎?體育文物保存跟辦體育活動有什麼不一樣嗎?把文物丟進博物館恆溫吹冷氣,就完成古蹟或文物保存了嗎?到底我們應該要保存的是看的見的文物還是看不見的關係呢?想回答這些問題就一起往下看,圓桌體育大會每週討論時事體育議題,跟大家聊體育、也關心運動員的長期生涯跟運動文化,歡迎一起加入關注。

「寫下來吧!當有一天你什麼都記不得的時候,至少還有人會幫你記得這些人、這些事。」

這是吳念真在《這些人,那些事》書中的真情文字,文物典藏感覺上像是把值得記錄的光輝歲月,榮光傳承保留,但是那些該留?那些不該留?很多東西尚無法明確定義。今年3月17號體育署新聞公告:大力推動體育署數位典藏運動文化,且體育運動數位博物館將在2022年底上線,但是推動體育文物典藏對民眾來說的重要性是什麼?對提供文物的體育人有什麼好處嗎?

體育運動文化數位典藏計畫」聽起來真的很高大上,但你知道立法院教育文化委員會過去從來沒有過體育文化提案,且目前文資法中無法列入體育文物,因為許多體育文物屬於私有財 (個人的獎盃、鞋子、衣服等),因此主管機關只被要求 6 個月內做文資審議,列冊追蹤,但沒有後續的罰則跟實施細則,因此目前在「文物價值評估」上難度很高,且沒有法可以保障。ㄡ~附帶一提,在文資法中的用語「列冊追蹤」指的是「有文資價值,但還未有文資身分」的物件,其實聽起來就像是被打入了冷宮,可能要等待好些時間才「有機會」再拿出來審議,想想要把你放在哪裡,但這樣不積極的作法,真的有助於提升體育運動風氣嗎?

所以這週,我們想要跟你一起來討論:如何讓體育文物以生動面貌重新活在市民的生活中?體育署推運動文化數位典藏,對體育圈有什麼影響?有哪些重要性呢?

文物呀文物,到底是誰說了算?

根據2016年文化資產保存法的定義 (以下簡稱文資法):「文物屬於文化資產的一種,文化資產是指具有歷史、藝術、科學等文化價值,並經指定或登錄之有形及無形文化資產。」

但我更好奇想問的是,「誰」才應該擁有對「遺產」跟「文物」的價值詮釋權?台灣過去至今的古蹟保存的制度化可以說是由兩種力量結合而產生的結果:

一、是知識份子發展出來的台灣在地建築文化保存運動,

二、是國家面臨國族認同危機而發展出來的「本土化」政策。

回顧歷史,國家於 70 年代末期開始以「本土化」的新文化論述來緩和台灣本地的政治與文化異議運動,由建築界與其他文化領域共同催生的古蹟保存運動則與國家政策相結合。在這個歷史脈絡跟時代架構下,其實文化保存只要設籍社會主義思想跟政治文化獨立有關的內容,過去是被嚴格管控的,這就是為何原住民文化無法被列入古蹟而以文化園區來定義,或者是 228 事件跟日本殖民統治時期的歷史無法被記錄成古蹟的原因。所以說起來「文物保存」、「古蹟文化」這件事是非常複雜的。

體育文物盤點與數位典藏,跟一般文物的又有何不同之處?

如果細細思考會發現,「體育運動+文物」其實是一個矛盾的存在,因為競技運動很少在乎你的過去,只在乎你現在的表現。試想,民眾會想要知道100公尺10年前跑最快的是誰?還是只想知道現在誰跑的最快?奧林匹克格言的更快、更高、更強,這個「更」瞄準的都是未來,而運動遺產(Legacy)談了很多,但往往舉出的例子都是運動場館的維護跟環保建築材料等,為什麼呢?因歷史建築本身時間的延續性就比人、比競技選手的成績來的更長更久,這天然的矛盾,讓台灣體育文物保存(尤其是運動選手的私人文物典藏)難以受到重視,再加上台灣短短111年的建國歷程,運動參賽時又有國名爭議喧擾不休,直到與國際奧會在1981年3月23日簽訂「奧會模式」,確定中文名稱後才終於抵定,若這樣算來,短短30年出賽才終於有個名字叫做「中華代表隊」,都還在吵鬧不休(持續有東京奧運正名運動跟近年巴黎奧運正名運動),當「認同」都還沒建立時,就要來談「文物保存」,體育文物典藏這件事確實很難立即讓使民眾有感。

有意思的是,1981年這一年,政府才在行政院下成立了文化建設委員會(文建會)來總管文化事務,同時指派文化人類學者 陳奇祿 為首任主任委員。隔年1982年,行政院通過了<文化資產保存法>(也就是文資法),將文化資產界定為考古遺址、古蹟、古物、民俗藝術與自然景觀五大類。其中的古蹟一項界定了建築物保存的定義與認定標準。1984 年政府公告了文化資產保存法細則。如果說建築物的物質遺產保存從1984年起才正式有法條細責規範,體育遺產或是非物質文化遺產,在台灣可能還有一段路要走。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