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2/04/05

〈女棒20〉首位原民女A級裁判王曉玲 為棒球癡迷的頭號傻瓜

王曉玲現為新北市丹鳳高中女子壘球隊教練,是國內唯二具備中華棒協A級裁判資格的女性裁判,更是原住民第一人。上面有王光輝、王光熙兩位職棒選手哥哥,父母早期也是運動員,但是當她跟家人說要打球,媽媽第一個跳出來反對...

作者:WBT

〈女棒20〉是因應台灣女子棒球發展二十週年,由社團法人台灣女子棒球運動推廣協會成立舉辦的一系列慶典。從紀錄片《我們的球場》,到圖片、文字紀錄,希望將女棒在這些日子以來的努力、過程透過各類媒介,傳遞給所有的台灣人。

 

〈女棒20〉系列文章已在三八婦女節正式上線,請跟著我們的腳步,聽聽台灣棒球女孩的故事。謝謝她們,也謝謝你們。

 

「大家為女棒付出心力,傻傻地做、不求回報,做這些事情的人都是傻瓜!」採訪當天,王曉玲開口第一句就這麼說著。筆者感謝王曉玲對女子棒球發展的貢獻,然而她卻先感謝台灣女子棒球發展20年來,這些甘願默默付出的「傻瓜」。

 

王曉玲現為新北市丹鳳高中女子壘球隊教練,與劉柏君是國內唯二、具備中華棒協A級裁判資格的女性裁判,而王曉玲更是原住民第一人。王曉玲上面有王光輝、王光熙兩位職棒球星哥哥,父母早期也是運動員,但是當她跟家人說要打球,媽媽第一個跳出來反對。「她認為運動員出路有限,尤其還是女生,希望我只要漂漂亮亮、坐辦公室就好。」跟家人抗爭很久才如願打球,所幸蘊藏在體內的運動天賦沒有反對她,順利繳出成績,一路升上女壘國手。後來聽聞女子棒球剛起步,便跟著北士商的學姐妹們,加入「TOGETHER」女棒隊,走上兄長路,同時也替別人開路。

 

「早期一些女子棒球隊礙於經費,請不到專業教練,訓練、比賽經常都是自掏腰包,這是我很佩服他們的地方。」王曉玲說得客氣,但這批女壘國手對於女棒的幫助,大家都看在眼裡。

 

雖然出身運動世家,但王曉玲一說要打球,媽媽第一個跳出來反對。(圖/沈明璁攝影)

 

如同大多數運動員,王曉玲當選手、當教練,從沒特別想過要當裁判,當被問到裁判有沒有興趣,起初也意興闌珊。不過前輩盛情難卻,加上「大哥」王光輝鼓勵,王曉玲便在民國96年取得C級裁判證照,後來更進階到B級和最公認高難度的A級。放眼國內,同時擁有棒球、壘球裁判證照的女性屈指可數,而且棒壘都當到一級國際裁判的,還真只有王曉玲一人。

 

以女性身分挑戰男性的天下,王曉玲第一次正式執法是在豐年盃,「初體驗」就被推上前線當主審,好在不少鄉親朋友都為她鼓掌,還有人大喊「學姊加油」,幫助她踏出自信的第一步。不僅如此,她自認擔任裁判的日子顯少受過不平等對待,可說是非常幸運,至於原因為何,她手比天上,深深感激她口中的哥哥——王光輝。

 

「有一次幫忙撿球,忽然有個聲音罵我『不要碰!』我心想為何不能碰?後來旁邊有人跟他說,『那是王光輝的妹妹,沒關係!』我才感受到,因為我們是棒球世家,因此獲得一些特別的尊重。」凡事總是一體兩面,這樣的助力其實也是壓力,但運動員出身的她,就是要用實力證明,自己是有真本事的女子棒球裁判——王曉玲。

 

王曉玲(左)感謝王光輝,讓她免去不少質疑。(圖/王曉玲提供)

為了不被瞧不起,她笑著透露自己其實有偷練裁判動作,「剛好家裡有落地窗,我會穿著整身裝備,看著鏡子練,畢竟女生身材比較矮小,所以聲音要更宏亮、動作要更清楚,你不猶豫,大家才會信任你。」最佳「陪練員」就是寶貝兒子,他喊一、二、三,她喊「STRIKE」,先生雖然覺得好笑,也被她的努力感動,跑去考裁判,「棒球魂」感染了整個家庭,即使回到花蓮老家,家人話題還是離不開棒球,讓她慶幸自己當初的選擇沒有錯。

 

成為女子棒球裁判並不容易,成為A級裁判更不容易。王曉玲解釋,「A級更強調對規則的熟悉度,還有考試時的文字敘述,難在如何引用正確規則,要知道如何有憑有據地回應教練的抗議,讓他們可以接受,乖乖回到休息區。」她笑說,就算是資深教練,不見得會看規則,連王光輝都曾經打電話給她「假提問真抱怨」,最後也被妹妹說服,證明她的專業。

即使裁判工作得帶著舊傷、在烈日下站好幾個小時,王曉玲甘之如飴。(圖/Rommel Chan提供)

王曉玲回憶,有次站到穀保家商對平鎮高中的三壘審,接連判了兩次對穀保不利的判決,讓場邊的穀保「蔡董」蔡明堂忍不住跳腳,讓她內心有些緊張。最後裁判們開會確定判決無誤,讓她放下心中大石。「但那次經驗讓我學到,除了要判正確,也要注意自己的溝通跟處理方式。」

 

這次事件還有後續,因為比賽有直播,父親王照勇特地致電關心,「我爸是擔心我受傷,怕我因此退縮。但我告訴他我不會放棄,因為爸媽從小就告訴我不要半途而廢,而且這是我的選擇。」

 

話雖這麼說,也是遇過壓力爆棚的時刻。當她回到故鄉花蓮擔任關懷盃比賽主審,「那次感觸特別深、壓力特別大。因為我是花蓮的孩子,部落唯一的女裁判,我必須要讓大家覺得驕傲,比賽結束後回到休息室就哭了,大哭特哭。」王曉玲笑說,那是一種卸下責任的心情。

 

看著女子棒球這幾年蓬勃發展,有穩定的聯賽,還能往國、高中向下紮根,王曉玲感觸很深,「幸好有前面的人的努力,很佩服協會那群傻瓜,一邊工作、一邊打球,還要一邊為了協會跟整體發展努力,無法想像她們的人力這麼少,真的很感動。」

 

為了這顆小白球,當傻瓜的女孩還真不少,長年擔任運動員的代價,就是全身都是傷,台灣基層比賽又密集,比起其他人確實比較辛苦,不過王曉玲反問:「只要喜歡,怎麼會辛苦?如果覺得辛苦,一定是不喜歡!」

 

能成為傻瓜,也是一種幸運的事。

 

延伸閱讀:

〈女棒20〉棒球版「二十年磨一劍」 從龍潭棒球場開始的女棒故事

〈女棒20〉以夢想為名的「家」 先鋒女子棒球隊

〈女棒20〉水能覆舟亦能煮粥 20年前的新聞成為女棒20年的幕後推手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