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人物/不怕失敗的勇氣 健行科大體能教練范志雲:籃球是我這輩子最愛的事

如果同一條腿曾經動過4次刀,對大部分的籃球選手來說,或許是籃球生涯的終點,但有些人在歷經這些傷病後,選擇用不一樣的方式重新擁抱和投入這生最愛的籃球,他就是健行科大體能教練-范志雲。

作者:孫崇軒

假文青的二手書店

很感謝作者為小范教練書寫了他的經歷,讓我更了解他的心路歷程。先前的公司打友誼賽有幸讓他帶訓練三天,覺得獲益良多。

健行科大自104年度正式進軍UBA公開男一級後,連續7年挺進最終4強,其中105、107及108學年度更3度奪冠,本季即使8強賽前飽受傷兵困擾,加上沒有外籍生助陣,但最終仍靠著本土球員強勢挺進4強,而健行科大能夠在競爭越來越激烈的UBA賽場上維持穩定成績,除了成功招攬頂尖選手之外,由總教練劉孟竹領軍的教練團功不可沒,陣中自107學年度加入的體能教練范志雲更是重要幕後功臣之一,即使不像其他隊職員出自籃球名門,但從單純熱愛籃球的素人球員到成為健行近年奪冠拼圖之一,范志雲的故事同樣精采且勵志。

健行科大體能教練范志雲(左)。
范志雲(右1)是健行科大107、108學年度二連霸的教練團成員之一。

77年次的范志雲,國小曾練過田徑短跑,直到就讀板橋重慶國中時才真正迷上籃球,當時雖就讀升學班,但卻經常在晚自習時翻牆翹課只為了打球,無奈重慶國中當時沒有正式校隊,范志雲直到就讀華僑高中時,才首度一圓校隊的夢想。

“那時候資訊不像現在這麼發達,雖然很愛打球,但對於HBL並沒有太多瞭解,所以最後選擇了離家近的公立高中唸書,結果打了三年乙級聯賽完全沒贏過半場球。”

范志雲回憶,高一入學後,在啟蒙教練張宇熙悉心指導之下,個人基本動作有了明顯的進步,可惜球隊畢竟是社團性質,在教練轉任他校後,球隊也名存實亡,高三時范志雲一心想要透過獨招報考體育系,一圓自己的籃球夢,無奈遭到家人強力反對,差點引發家庭革命,最後甚至是父母「代填」分發志願,才輾轉進入銘傳大學就讀。

范志雲苦笑地說,「家裡的兄弟姊妹其實都滿會唸書的,像我姐姐是北一女中,表兄弟也都是台大高材生,所以當我跟家人說想要唸體育系、想打籃球的時候,馬上就徹底被打槍,最後我也乾脆索性『賭氣』讓爸媽填自願,現在想想其實蠻幼稚的。」只是沒想到就是這一個賭氣,卻反而成了改變范志雲這一生籃球路的重要轉折。

“我在銘傳認識了孟竹哥,還有這輩子的恩師陳錦偉老師,如果沒有他們,現在的我可能什麼都不是。”

當年銘傳大學甫從甲一級(現公開一級)降至二級,登記分發進入銘傳大學資工系後,清楚自己從未受過正式訓練,觀念與條件還跟不上球隊,加上當時林瑞堃(前SBL台灣啤酒)、程士航(前SBL達欣工程)等學長都還在陣中,范志雲開學後並未主動加入球隊,而是在一次新生盃籃球賽中,身高僅178公分的他一記驚天爆扣,被恩師陳錦偉相中後破格拔擢,成為當時球隊唯一的一般生,也正式開啟他的UBA生涯。

范志雲(左3)就讀銘傳大學時,受到教練陳錦偉(左1)的慧眼賞識,成為球隊少數非體保生選手之一。

「那時候覺得既開心又不可思議,甚至還懷疑的問陳(錦偉)老師說,是不是球隊人不夠需要幫忙撿球。」范志雲說,當時球隊訓練都在台北校區,就讀桃園校區的他等於練球時要騎車桃園、台北兩頭跑,但對於這樣難得的機會,他當下只想好好把握,而靠著優異的外線投射,加上勤於苦練的態度,一般生出身的他,逐漸在球隊站穩腳步,成為主要的後場輪替陣容之一,而現健行科大總教練劉孟竹當時在銘傳大學兼課,同時是球隊助理教練,這也種下日後兩人在健行科大合作的契機。

“一級的舞台就近在呎尺,那種忍痛放棄的感覺真的永遠都忘不了,或許也是這輩子最遺憾沒能完成的事情之一。”

就在大三銘傳大學好不容易拼回一級舞台時,范志雲卻因為家中狀況,只能無奈暫時休學工作,這也讓他內心充滿矛盾與掙扎,「當時家裡的狀況不太好,幾經思考後,我覺得自己有義務把家人先照顧好,才有資格去追逐夢想,加上陳老師拍胸脯保證,會留在一級等我回來,於是那一年我就真的徹底放棄籃球,先專心工作賺錢。」

銘傳大學當年2名聖文森交換生Cregg Friday與Craig Sam,是UBA賽場上首度出現的外籍球員。

只不過當年銘傳大學雖然擁有2名聖文森交換生Cregg Friday與Craig Sam,內線陣容傲視UBA,卻仍無法順利保級,在隔年范志雲歸隊後,只能重新從二級打起,也讓他錯失這輩子唯一站上一級舞台的機會,但即便如此,范志雲仍對這一切充滿感激,「現在想想都是過程,如果當初真的就這樣沒了遺憾,或許也不會成就之後的自己。」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