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2/04/08

繼承者們:全明星教練Erik Spoelstra

他承接著家族在體育界的顯赫成就;他是傳奇教練萬中選一的指定接班人;他成為四大運動史上第一位亞裔主教練;他帶領幾位史上最佳球員連續四年闖進總冠軍賽;他帶領幾乎沒有全明星球員的團隊打出東區最佳戰績,成為全明星賽教練;他是熱火主教練Erik Spoelstra。

作者:Fantasy視界

父親的人脈沒有令Spoelstra的仕途變得容易,他努力地由低做起,用心地當好一名錄像統籌員。不止剪輯比賽錄像,連球隊的聖誕節祝賀片段,甚至員工的結婚影片,都由他一手包辦。

請繼續往下閱讀

Spoelstra回憶說:

「我們稱錄像室為The Dungeon。那處在熱火的舊場館內,甚至算不上是辦公室的一部分。」

「我想它曾經是個儲物室,當球隊打算成立錄像部,他們就把房間清空,放進一堆錄影帶,然後說:OK,這就是錄像室。」

器材的匱乏和其他雜務絲毫沒有影響Spoelstra工作的質素。時任熱火體能教練Ron Culp說:

請繼續往下閱讀

「他根本是另一個Pat Riley,他不會遺漏任何一項比賽細節。」

「他不會容許在可控範圍內,把任何東西交由運氣決定。」

「如果他知道有教練有獨到見解,他會馬上向他請教。無論是籃球還是其他範疇,他一直在努力變得更好。」

「這就是Erik。」

請繼續往下閱讀

Spoelstra的勤奮,令他在隊內得了一個外號:The Dungeonmaster(地下城主)。

Culp說:「他就像從墳墓裡爬出來一樣,那座墳墓就是他的錄像室。」

熱火位處陽光明媚的邁阿密,但Spoelstra每星期會有數天不見天日,因為他會在The Dungeon通宵達旦地工作。在那裡,他把比賽錄像抽絲剝繭,研究球員習性、了解球隊防守pick-and-roll失誤的原因以及哪一套進攻戰術最有效。

有時Spoelstra會研究比賽錄像至深夜,在那個時代,如果球隊正在作客其他城市,他要把研究結果經快遞寄給教練團。由於市中心的FedEx辦事處早已關門,Spoelstra不時要在深夜親自駕車到邁阿密機場。

「我到處詢問哪裡可以在深夜寄出郵包,最終我找到渠道讓我幾乎可以把錄影帶直接送上飛機。」

熱火教練團把Spoelstra的能力和勤奮都看在眼裡,當時熱火首席助教、後來的魔術主教練Stan Van Gundy說,在他認識的人中,他只認定二人他日必定會成為傑出教練,Spoelstra是其中之一:

「在他加入教練團初期,我們就知道他最終一定會登上那位置(主教練)。」

「Erik可能會為自己走到那個位置而驚訝,但我不認為球隊其他人會有同樣的懷疑。」

———

Spoelstra當了錄像統籌員兩年後,獲晉升為助教(繼續兼任錄像統籌員),並在2001年再度晉升為助教兼球探主管。

在2003年,熱火以第5順位選下Dwyane Wade。Wade談及一次與Spoelstra的經歷,那時球隊正準備對陣火箭的比賽。Spoelstra在訓練場上忽然蹲低,以奇怪的出手姿勢和晃動的腳部動作完成跳投,在場的人大笑起來:這不是對手Kevin Martin的招牌投籃嗎?

Wade說:「我們快要笑死了,他卻一臉認真。」

「他清楚了解對方的球員,了解他們的習性。」

「這動作顯示他到底看了多少遍有關Martin的錄像。」

在芸芸球員中,Wade最有資格評論Spoelstra的工作能力,因為他是Spoelstra多年的研究和訓練對象。

Wade初加盟熱火時,眾所周知他的最大弱點在於不穩的投籃。Spoelstra毅然負起關系球隊未來的要務,改善Wade的投籃表現。Wade說:

「我們花了很多時間一起訓練。」

「他很了解比賽;他很勤奮;他給了我很大的信心,令我開始在想:我一定做得到。」

Spoelstra無間斷地與Wade訓練,他希望Wade改善投籃時的平衡力和習慣肢體碰撞。

「當我練習我的進攻步法,Erik就會用力推撞我,令我適應在碰撞下出手;當我做到了,他要求我加入一些假動作,令難度倍增。」

在2004年對陣爵士的比賽,Wade在Raja Bell的防守下投中致勝一球:

「這完全是我們一直在鍛鍊的那一招。」

「我投中那一球後,望著在教練席的他,向他微笑:是這招了!」

熱火在2006年贏得球史第一個總冠軍,Spoelstra當時擔任球隊助教。兩年後,熱火以聯盟最差的戰績完成賽季。

那個時刻終於來臨,NBA史上最偉大的教練之一Riley決定從教練席退下來,改為出任球隊的幕後操盤者。他亦作出了一個他不會後悔的決定:挑選Spoelstra為他的繼任人。

Riley看到Spoelstra與眾不同之處。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