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2/04/09

從晦暗的隧道中走出 KAT笑容背後的悲傷

嘗試理解Towns的故事的人有兩種,一種是與Towns同樣失去了親近的人並了解他所經歷的悲傷,另一種是那些沒有經歷過這些並嘗試理解的人。雖然他很感謝這些釋出善意的人們,但Towns發現,無論第二種人多麼有同理心,他們還是無法真正了解他的痛苦...

劍零

3月14日深夜,明尼蘇達灰狼隊的班機從聖安東尼奧起飛,飛回明尼阿波利斯市。雖然天已經黑了,但對於灰狼隊而言這個夜晚一點也不安靜。在幾個小時前與馬刺隊的比賽中,明星中鋒 Karl-Anthony Towns砍下職業生涯最高的 60 分,成功延續了明尼蘇達在全明星賽後的這一波高潮。

從球館到機場的整個過程就像一場盛會。為了對獲勝功臣表示的最大敬意,老將後衛 Patrick Beverley讓每位球員、教練和工作人員都聚集了球隊巴士的後方。當球隊到達終點站時,Beverley確保沒有人在Towns之前下車,這樣他們就可以在他經過走道時為他鼓掌。

在整個NBA中,Towns可以說是聯盟中受到疫情最多影響的球員了。他的母親Jackie和其他七名家庭成員都因染疫而離世,他自己也因為感染新冠病毒導致住院。在經歷這一切後,這位三屆全明星球員想分享他所經歷的事物並感謝那些幫助他度過難關的隊友。

照片來源:美聯社/達志影像

所有人都上飛機後,Towns站起來向所有人喊話:「在這一連串的事件後,我深深的體會到沒有任何一件事是可以被保證的。正因如此,我才總是試圖即時的告訴人們,我有多感謝他們給我的幫助。兄弟們,除了你們之外,我不想和任何人一起完成這場比賽。我很感激你們讓這個夜晚變得如此特別,這是我的肺腑之言。」

隊員們再次為他鼓掌,他激動的心情溢於言表,而時間終於到了調暗機艙燈光的時間。Towns戴上帽子,戴上耳機,希望能沉澱下來,也許在回家的航班上小睡一會兒。

此時,他拿起手機,開始快速閱讀在賽後收到的數百條訊息,然後他開始打字:「在比賽獲勝的當下,我真的很激動,以至於我打開與母親的聊天室,給她發了訊息。這對我們來說是一個美好時刻,她肯定會為我感到驕傲。」

照片來源:美聯社/達志影像

貼文打到這裡,他開始控制不住自己,開始哭泣。淚水從他的眼眶中湧出,Towns把帽子拉低,遮住了臉。

Jacqueline Cruz Towns去世已經快兩年了,雖然Towns開始可以適應這一切,但悲傷從未遠離。他母親因COVID-19離世的消息是如此公開,如此令人心碎,這不時會浮現在他的腦海中。

或許你從未關注過Towns,又或者你已經很久沒關注坦克了好幾年的灰狼隊。然而,這支不起眼的球隊已經在全明星賽後的15場比賽中搶下了11 勝,並且在西區排名第七。

本季的Towns過得異常艱辛,他不得不在全世界的注視下壓抑悲傷,同時努力讓家人振作。他還得要在前經理Gersson Rosas塑造不良的球隊文化而被解僱後,成為灰狼隊的領袖,並在球場上保持全明星的水平。

照片來源:美聯社/達志影像

Jacqueline去世後,Towns說他第一次希望將自己的悲傷轉移到籃球上。「當時的我像是發了瘋,把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到比賽中。我以為我能因此過得好一些,但情況顯然不如我所期望的。我的媽媽一直是我打籃球的目的,所以當她去世時,我必須重新調整自己的心情。我的身體和精神承受所有的壓力。我甚至不禁開始思考我為何要打籃球?」Towns如此提到。

嘗試理解Towns的故事的人有兩種,一種是與Towns同樣失去了親近的人並了解他所經歷的悲傷,另一種是那些沒有經歷過這些並嘗試理解的人。雖然他很感謝這些釋出善意的人們,但Towns發現,無論第二種人多麼有同理心,他們還是無法真正了解他的痛苦。

Towns解釋說:「你不需要處理失去至親後的問題。你只是學會如何去感受它,尊重它,但最後還是會回歸正常的生活。對我們來說,他們離開後的悲傷會一直困擾著我們。」

照片來源:美聯社/達志影像

在Towns一開始不知情的情況下,他身邊聚集了很多與他有類似經歷的人們。他的經紀人Jessica Holtz在她 9 歲時失去了母親。幾年前,灰狼隊主教練Chris Finch的母親因癌症去世。他的女友 Jordyn Woods 於 2017 年因胰腺癌失去了父親。

Woods說:「某些特定時刻對他來說仍然很艱難,但他無法控制。比如他得到了 60分或贏得三分球比賽冠軍,這雖然令他高興,但他可能唯一想到並想一起分享的人就是他的媽媽,因為她是他最大的支持者。」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