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2/04/11

從收發室實習生到冠軍總管——Alex Anthopoulos:「找一個讓你快樂的工作」

若非21歲那場家庭劇變,安索普洛斯(Alex Anthopoulos)現在可能是一家空調公司的老闆、而非史上第一位率隊奪下世界大賽冠軍的加拿大總管。當年他義務反顧進入棒球界,只有一個原因:想做自己喜歡的事情。

作者:Kumi

「我只想做我喜歡的事情」

「喂,我是比提(Jim Beattie)。」

辦公桌上的電話響起,博覽會總管比提接起來,回應他的是一片靜默,隨後對方便匆匆把電話掛斷。

在比提不知道的電話那頭,是腦中閃過千頭萬緒的安索普洛斯,原只想請秘書轉達來意的他,沒有料到球隊總管會親自接電話,因此聽到比提的聲音時才會完全僵住。心情平復後,安索普洛斯再次拿起電話,撥了相同的號碼。

這通電話,讓23歲的安索普洛斯如願踏進棒球界,職務是在博覽會週末系列戰時、整理球迷信件的無薪實習生。

從安索普洛斯屢次不得其門而入的經驗來看,他在這之前與球界實在是八竿子打不著,而實際上也是如此。他的父親年輕時從希臘移民到加拿大,一手拉拔三兄弟長大,白手起家經營一間暖通空調公司。拿到經濟學位畢業、跟在父親身邊學習,接管家裡的事業,成了安索普洛斯可見的未來。

然而,上天顯然有另一套劇本。21歲生日前10天,安索普洛斯一家迎來劇變,父親因心臟病發驟逝,公司的經營重擔一夕之間落在三兄弟肩上,他的人生也因此被迫加速前進、必須提前接手父親的工作,同時晚上還得在學校進修空調設備相關的專業知識。

就這樣過了兩年,安索普洛斯發現這不是自己想要的人生,「我才23歲,有天早上起來我問自己:『我的一生就這樣了嗎?以後的40年我都要做這樣的工作嗎?』」那個輪廓清晰的未來讓他心生恐懼,同時也讓他明白自己沒有什麼可失去的。「我不在乎賺多少,我沒結婚、沒孩子,我只想做我喜歡的事情。」

「我愛棒球、我熱愛運動,我要試著在棒球界找工作。」安索普洛斯下定決心。

安索普洛斯並無發達的運動神經,少棒時期是個平庸的捕手,比起在打擊區揮棒,他更常做的事是撥動貝斯上的弦。不過這位玩樂團的蒙特婁少年15歲時成了死忠的博覽會迷,並看著心愛的球隊在兩年後、也就是1994年攀上顛峰。

就算無役不與、就算把每場比賽都錄下來回味,決定離開父親公司的安索普洛斯充其量只是稍微熱血一點的球迷,與棒球界之間仍隔著一道看不見卻無比巨大的牆,而這道牆只能靠自己打破。

在比提接到那通電話之前,安索普洛斯不知道寄了多少封履歷給各球團,馬林魚曾願意提供一份社區服務部門的實習,惜因簽證問題而告吹,最後終於在他向比提毛遂自薦後,獲得博覽會的實習機會。

事實上,接到博覽會的回覆當下,安索普洛斯同時還接到多倫多一家投資公司的工作機會,「我有兩個選擇,一個有優渥報酬、光明的前途,另一個不支薪,只有在假日時工作。」

是你會如何選擇?

安索普洛斯打了電話向獵人頭婉拒投資公司的工作,平日在銀行當櫃員,假日到博覽會主場整理球迷的信件,結束工作後就到本壘板後方與球探們一起看球、把握機會取經。

慢慢地,安索普洛斯的工作開始跟棒球愈來愈相關,他被調到隸屬博覽會隊的棒球學院實習,地點在佛羅里達,待遇,依舊是無薪。在陽光之州待了兩年後,25歲的他再度為未來感到焦慮,他告訴自己若再無法得到穩定的待遇,就要「長大、找一份真正的工作了」。

時任球探總監布朗(Dana Brown)當時剛好需要一位負責年度選秀的球探協調員(scouting coordinator),於是向高層推薦安索普洛斯,「我在博覽會隊第一份薪水是年薪25000元,對我來說就像中了樂透,」他回憶,「我可以就此過著寬裕的生活嗎?當然不行,但如果你問我要在空調公司拿到四倍的年薪,還是接下這份工作?答案其實很簡單。」

讓安索普洛斯延續棒球路的布朗,也因此被徒弟纏上,「他會不斷問問題,幾乎沒有重複過,而且會在凌晨一點鐘打電話給我,我太太問起是誰,我就說是個助理。」布朗談起那些年記憶猶新,「他正在看比賽的影片,要我談談某些球員。」

「我太太就會說:『我們必須幫他找個生活的重心。』」

安索普洛斯當然找到了,就是棒球。事實上,從收發室的實習生時期開始,他就熱愛發問,當時特別喜歡跟在一位大都會球探圖米(Mike Toomey)身邊想理解各式各樣的問題。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