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2/04/11

從收發室實習生到冠軍總管——Alex Anthopoulos:「找一個讓你快樂的工作」

若非21歲那場家庭劇變,安索普洛斯(Alex Anthopoulos)現在可能是一家空調公司的老闆、而非史上第一位率隊奪下世界大賽冠軍的加拿大總管。當年他義務反顧進入棒球界,只有一個原因:想做自己喜歡的事情。

作者:Kumi

「嘿⋯⋯Tooms、Tooms、Tooms,」圖米回憶,「他總是如此,帶著禮貌地問一大堆問題,有些老球探問我:『你幹嘛花那麼多時間跟那個小子混在一起?他什麼都不是。』」

「他問的問題都很棒,」圖米對那些老同事說,「他是很棒的孩子、熱愛這項運動,說不定有一天,會變成你的老闆。」

婚禮前一刻還在談合約的新郎

只能說,身為球探的圖米,把看球員的精準眼光,也用到安索普洛斯身上了。

安索普洛斯一步一步爬上球探部門副總監的位置,博覽會隊準備南遷時,為避免再次陷入簽證麻煩,他在2003年到藍鳥隊「降職」再從協調員開始幹起,兩年後就晉升為助理總管,2009年當上司里奇亞迪(J.P. Ricciardi)因戰績不佳下台,安索普洛斯成為繼任者。那年他32歲,年紀正與1977年創立的藍鳥隊相同。

2009年10月當藍鳥於巴爾的摩與金鶯進行球季最後一個系列戰時,接下重任的安索普洛斯已經在飯店開始苦思球隊的下一步,接下來幾週他除擴編球探部門,更直接把賽揚王牌哈勒戴(Roy Halladay)送到費城人。

送走「大夫」只是安索普洛斯後來諸多驚天操作的第一槍,下個球季結束後,他再把當家外野手威爾斯(Vernon Wells)交易到天使、擺脫掉其剩餘的4年8600萬美元合約。

接下來幾乎每個休賽季與夏天的交易大限前,安索普洛斯都有震驚球界之舉,目標很簡單,打造一支有競爭力的球隊。「我不太相信那種一次花大把鈔票、在短期內就見效的方式,我們必須找到方法將一切建立起來。」

即使當上總管,安索普洛斯剛進業界時就練就的「纏人」功力依舊不變,他會徵詢全隊上下的意見、就連遇到廚師都要問他對球隊的看法,「他會嘗試各種方法,」當時藍鳥球探拉隆德(Jon Lalonde)就說,「做決定時很認真,也不會忘了最基本的事情,如果他去向警衛請求建議我都不意外。」

安索普洛斯的執著,亦從2009年末競逐「古巴飛彈」查普曼(Aroldis Chapman)一事上完全體現,那是段後來說起、他總說「我太太看到後會殺了我」的過程。

婚禮訂在2010年1月2日週六的安索普洛斯,當時竟在週三向未婚妻克莉絲汀娜告知要飛到佛羅里達看查普曼進行牛棚練投,隔天與眾高層欣賞完那一顆顆威力十足的火球後,新年那天回到多倫多、參加婚前派對,回到家後馬上召集制服組開會,馬拉松會議到凌晨2:30。

婚禮當天,安索普洛斯仍然不斷為合約奔走,當伴郎都準備完畢時,只見新郎的眼神始終沒有離開過手上的黑莓機,就在眾人在地下室準備上樓迎接婚禮的那一刻,安索普洛斯終於寄出那封信、給查普曼經紀人的報價,然後把手機關機、交給哥哥保管。

事後我們都知道,安索普洛斯的努力成了泡影,查普曼最終以6年3025萬美元合約加盟紅人,而在總管這個位置上,徒勞無功、甚至成為眾矢之的都是家常便飯而已,他在2014年就嘗了苦頭。

該年藍鳥打出不俗成績,交易大限前在美聯排在外卡第二,且僅落後龍頭金鶯2場半的勝差,不過上任前幾年後動作頻頻的安索普洛斯在那個夏天靜悄悄,選擇等待恩卡納西翁(Edwin Encarnación)等傷兵回歸,隨後便迎來9勝17敗敗的8月,再度與季後賽無緣。

總管的「無為」影響的不僅是球隊的戰績,也包括休息室氣氛,當時藍鳥陣中包括重砲包提斯塔(José Bautista)、終結者簡森(Casey Janssen)都曾相繼公開表達對媒體的不滿。

為了不讓憾事重演,安索普洛斯冬天馬上先向運動家交易來唐納森(Josh Donaldson),後者在新東家繳出MVP等級的身手,加上包提斯塔與恩卡納西翁健康出賽、發揮重砲實力,藍鳥一路維持競爭力到明星賽,這次安索普洛斯記取教訓,先後換來強投普萊斯(David Price)、游擊手托洛威斯基(Troy Tulowitzki)、牛棚投手霍金斯(LaTroy Hawkins)等人,挹注各方面戰力,最終一舉闖進暌違22年的季後賽,闖進美聯冠軍戰不敵後來的冠軍皇家隊。

就在那個冬天,藍鳥總裁畢斯頓(Paul Beeston)宣佈退休,由印地安人CEO夏派羅(Mark Shapiro)接任,球團也很乾脆地給了有功的安索普洛斯一紙五年的延長合約。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