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2/04/12

天啊!我差點被殺掉,Mike D'Antoni當湖人總教練的艱苦、Steve Nash受傷救不了F4

我當時就是沒辦法,湖人隊員就是不喜歡彼此。內部吵成一團,我想要啟用Steve Nash,但他受傷根本沒辦法上場,Kobe Bryant打得很好,但他跟年輕的Dwight Howard處不來,氣氛變得很僵,做什麼都無法奏效... ...。

日前J.J. Redick採訪了「跑轟大師」Mike D'Antoni,在YouTube上暢聊執教湖人的不容易、「非總冠軍不可」的球隊文化,以及D'Antoni如何面對來自大城市、NBA球迷「放大檢視」的壓力。

在經歷LeBron James、Anthony Davis接連受傷,Frank Vogel被湖人開除的現在,當年的經歷顯得格外耐人尋味,一起來看看The Old Man and the Three的精采訪談內容!

 

🏀 D'Antoni戲稱「麻藥沒退」誤接工作,湖人缺的是「太陽時期」的Nash

Redick:回憶在湖人的那些年,你談到很多對於人事的調整,還有適應「X and O」的思維模式。

如果我沒記錯的話,Mike Brown那季大概只執教5場,就草草下課了,之後就換你緊急救援。可惜的是,Steve(Nash)剛好受傷,似乎錯過了20場還17場比賽?

D'Antoni:對,而且事實上,他最終也沒能好好地復出。他確實是有打一些場次,但他當時那個狀態,就是怎麼樣都不對勁。

這麼跟你說好了,J. J.。我當時會接下這份工作的唯一原因,就是我動了膝蓋手術,那時麻醉的藥效還沒退,所以一個不小心… …。

(笑)

當時很多人都認為,這個組合會成功,我也認為Steve(Nash)能讓它成真--但是,必須要是那個還在鳳凰城太陽的Steve Nash。他受傷了,而且遲遲未能找回自己的狀態,也使得我們從來沒有機會兌現那個美好想像。

Lakers新教練:Mike D'Antoni(圓球城市,2012)

後來我們還是有打進季後賽,但很明顯地,沒辦法對他人造成威脅。我是真心認為如果Steve能痊癒的話,球隊確實有機會可以放手一搏(had a real shot)。

Redick:談到Steve(Nash)回不到全盛期的自己,我個人也很有感觸,因為在生涯末期,我也經歷過類似的歷程--當然,我從來沒有達到他的那個輝煌level就是了。

顯然,老將價值是存在的。哪怕油箱裡只剩一點油,資深球員(vet)還是能發揮效用;如果是個身手依舊的明星球員,將狀態維持在高檔,那就會展現出他們「真正的」價值。

所以沒有他在隊上,真的是(很艱難)… …。

Mike D’Antoni、Steve Nash-改變了籃球進攻思維(IMBC躍動籃球學院)

 

🏀 我以為自己要被宰了!稱湖人二代F4的互動「有摩擦」還太委婉

Redick:我不知道教練你帶太陽的時候是如何,但當時算是你第一次體驗到… …或許稱之為「摩擦」(friction)嗎?就湖人隊內的情況而言。

不管是球員的狀況也好,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一套想法(philosophy)也好,你希望他們怎麼打,跟「他們自己」想要怎麼打,中間似乎有點落差。

D'Antoni:你說「摩擦」嗎?開玩笑,我當時還以為自己要被幹掉了(眾人笑倒)

原句:Friction? I thought I was going to get killed.

好喔,我會說當時確實有一些「摩擦」呢(說著說著,D'Antoni自己忍不住笑了)

Redick:我試著委婉(gentle)一點嘛。

D'Antoni:嗯,真的非常、非常委婉喔。實在有夠感謝,我發自內心感激你。

我當時就是沒辦法,球員們無法站在同一陣線(on the same page),他們就是不喜歡對方。內部吵成一團(contentious),而且我們實際上沒有那個能耐(talent),像是我想要啟用Steve Nash,但他根本沒辦法上場,人甚至不在隊上。

呃,還有你知道的,Kobe(Bryant)當時更老了。直到最後,他都還是打得很出色、很不可思議,但是他的人就是那樣,非常、非常強硬(tough),他跟年輕的Dwight(Howard)處不來,氣氛變得很僵。

我的老天爺,真的是發生了一大堆事情,做什麼都無法奏效。

不過作為一位教練,「摩擦」是永遠少不了的,尤其是球隊打得不順的時候。我們常聽到「贏球治百病」(winning cures a lot),這是不爭的事實,畢竟大家都愛贏球,每個人都想要待在能贏球的隊伍。

但是,比賽有輸有贏,輸球是我們要設法去處理(manage)的事項,就是得設法克服這個難關。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