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2/04/14

【F1】季前的無預警動盪 Haas車隊如何迅速與Mazepin家劃清界線

雖然為了表達自身立場,Haas車隊很快的在季前測試時與俄羅斯寡頭Dmitry Mazepin父子劃清界線,但也讓Haas車隊陷入更加不明確的未來。

作者:Athrun

2022年2月24日,俄羅斯以「特別軍事行動」名義向烏克蘭發動全面性侵略戰爭,引發全球普遍性的譁然與憤怒,而在距離烏克蘭約2500公里的西班牙巴賽隆納賽道裡,掛著俄羅斯的紅藍白三色、以該國化工巨擘Uralkali作為冠名贊助商的Haas車隊的車房電視也不停歇的播放相關新聞畫面。

2021年,主掌Uralkali的俄羅斯寡頭Dmitry Mazepin帶著他的兒子Nikita一同入主Haas車隊,解決了這支美國小車隊的燃眉之急,而在巴賽隆納測試當週,Dmitry滿意地看著Nikita在拍攝日裡試駕車隊的新年度賽車VF-22,並在測試前的週四抽空回到克里姆林宮,與其他寡頭參與由總統Vladimir Putin主持的會議。

2月25日,巴賽隆納測試闈場的話題不再是Ferrari車隊的賽車速度,也不是哪支車隊對賽車的獨到設計如何吸引目光,而是完全圍繞在俄羅斯問題:除了Haas車隊與Mazepin的關係外,F1也預定在9月下旬於索契舉辦俄羅斯GP。

雖然時間分秒流逝,Haas車隊與F1仍未對俄羅斯問題做出明顯回應——俄羅斯GP直到隔天才宣布取消舉辦並在3月1日由FIA追認。Haas車隊的車房也被媒體擠得水泄不通,當天Haas車隊臨時取消了媒體聯訪,並舉行了由車隊老闆Gene Haas與領隊Guenther Steiner為首的臨時閉門會議。

Haas與Steiner在西班牙時間凌晨5點得知相關消息後持續關注相關發展,對兩位高層來說,Haas車隊即將受到的衝擊顯而易見。

「我們與Nikita與Uralkali一直維持不錯的關係」,Haas在接受ESPN專訪時表示,「他們是很不錯的贊助商,而且為我們提供了必要的活動資金,我們雖然試圖維持這段關係,但以現實層面來看很明顯是不可能的。」

Dmitry與Putin的關係之密切從來不是秘密。

「如果俄羅斯沒有入侵烏克蘭,這[Dmitry與Putin的關係]不會是問題」,Steiner表示,「我們很清楚如果沒有發生這件事,一切都會如常,如果我們沒在一年半前簽下這紙合約,車隊的處境會更不好受。」

Haas與Steiner的閉門會議成了日後的關鍵。Steiner在Netflix的紀錄影集《F1:飆速求生》裡一直給予車迷直言不諱、作風古怪的形象,但他不苟言笑與照單全收的個性也讓他成為高人氣領隊之一。

而在3月初問世的第四季影集裡(當時Haas車隊已與Mazepin家劃清界線),Netflix剪輯的方式讓Steiner完全成為Haas車隊相關內容的主角——其中一個片段為Nikita在出道戰的第二個彎道就退賽,Steiner大剌剌地向Nikita說「這就是大家討厭你的原因」;另一個片段則是Steiner一直向Nikita表示他的賽車規格與他的隊友Mick Schumacher一致(也就是跑不出成績是車手本身的問題),因而讓Dmirty要脅Steiner要給Nikita比Schumacher更好的賽車,否則他就會立即撤資(不過Steiner似乎沒有照做)。

這也使Haas車隊與Mazepin家間的關係更加複雜化。

「對身為一個車手的父親來說,我覺得這樣是蠻合理的,但以贊助商來說就不是了」,Steiner表示,「大家都希望自己的兒女成龍成鳳,不是嗎?所以他並不是這麼好搞定的人。」

而且Nikita在出道前就為自己惹了滿身腥,讓Haas車隊花了相當大功夫才把輿論壓下,但身為一名新秀,Nikita在賽場的表現很明顯的無法與其他車手相提並論,並被公認為「最不適合留在F1賽場的車手」之一。

劃清界線

時間回到2022年2月24日晚間7點,巴賽隆納測試第一天結束後1小時。

Haas車隊在經過閉門會議後立即下令工作人員移除車隊所有與俄羅斯、Uralkali的相關標誌——其他車隊在白天便已向Haas車隊表達立場,Haas車隊也在取得位於美國加州的母公司Haas Automobile理解後做出此決定。

「簡單的說就是『我們只能先這樣做,接下來的之後再說』」,Steiner表示,「實際上,我們在這8小時內還沒有對任何事項作出結論,但時間並不允許我們如此。」

由於Haas認為不應該因此剝奪Nikita的參賽權利,因此Haas車隊仍按表操課讓Nikita參與25日的第二天測試,但這也讓Nikita產生他的參賽席位無虞的想法——因為他的車手合約是與父親公司贊助合約分開的。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