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2/04/17

佐佐木朗希、大谷翔平、菊池雄星 人口數排名第32位的岩手縣,如何孕育出3名世界級的棒球怪物?

同樣出身日本東北地方的鄉下,大谷翔平把大聯盟當甲子園打,佐佐木朗希則是把日職當少棒打。日本人口數排名第32位的岩手縣,如何接連孕育出世界級的棒球怪物?專家認為有以下幾個原因。

作者:張尤金

現在「怪物」一詞似乎不足以形容佐佐木朗希了!

圖片來源:numberweb/Twitter

「令和怪物」佐佐木朗希在上週日(4月10日)投出日職暌違28年的完全比賽,單場19次三振追平日職紀錄,連續13次三振則是世界職棒紀錄。今天(4月17日)他對上日本火腿又投出前8局完全比賽,24上24下,飆出14次三振。只是在用球數102球之後被換下場休息,無緣挑戰連兩場完全比賽,另外連續局數奪三振則停留在25局。這場比賽的影片精華如下:

朗希的表現不僅震撼日本,美國媒體也給予高度評價,甚至出現「投球實力在大谷之上」的看法。與此同時,大聯盟開季表現沈寂的大谷翔平,也在昨天和今天兩戰3轟,重新成為日本媒體的焦點。

出身岩手縣盛岡市的藍鳥日籍左投菊池雄星,與菊池同樣畢業於花卷東高校、出身岩手縣奧州市的大谷,再加上出身岩手縣陸前高田市、311大地震之後舉家搬遷到縣內大船渡市的朗希,3人高中畢業後陸續成為2009年、2012年、2019年日職選秀會的最注目選手,朗希未來也被看好將來有機會渡海挑戰大聯盟。一向被視為農業縣或鄉下、人口數在日本47個都道府縣只排名第32位的岩手縣,如何在10年間孕育出3名全日本具代表性的棒球選手?

 

解析岩手縣的高中棒球水準

說到高中棒球強權或是頂級高中棒球選手,許多人第一個都會想到大阪或神奈川這種競爭激烈的地區。難道菊池、大谷、朗希出身岩手縣只是巧合?

其實不然。早在2017年菊池拿下太平洋聯盟勝投及防禦率雙冠王、2018年開季大谷在大聯盟掀起風暴之後,日本媒體就多次深入研究這個現象。張尤金在《大谷翔平:天才二刀流挑戰不可能的傳奇全紀錄》一書就曾引用棒球專家西尾典文2018年的研究結果,西尾認為原因有二,一是岩手縣高中棒球水準的提升,另一則是與當地高中棒球強權的球風有關。

先從岩手縣高中棒球水準說起。截至2018年4月止,岩手縣在春季和夏季甲子園累計贏了53場比賽,在47個都道府縣只能排到第40名,勝率.356(53勝96敗)則排名第41;然而值得注意的是,在過去10年(2008年春至2017年夏)的20次甲子園大賽,岩手縣的高中拿下23勝18敗,勝場數及勝率大幅躍進至第11名。而且岩手縣內不只菊池、大谷領軍的花卷東高校,另一個強豪校--盛岡大學附屬高校(簡稱盛岡大附),也在2017年春季及夏季甲子園連續打進前八強,證明岩手縣高中棒球水準的大幅提升。

再以2018年4月日職現役選手的統計發現,岩手縣雖然只有8名選手,在47個都道府縣並列第33名,而且相較於岩手縣人口總數排名並不突出,但這8名選手除了畠山和洋(養樂多)和銀次(樂天)之外,其餘6名選手都是最近10年才加入日職,反而更凸顯岩手縣近年來高中棒球水準的長足進步。

至於第二個原因,岩手縣當地高中棒球強權的球風,花卷東高校與前面提到的盛岡大附就是最好的例子。花卷東高校基本上是由本地出身的選手組成,盛岡大附則積極招攬外地的優秀球員。因此,以本地選手為號召,再加上菊池的魅力,就構成了大谷初中畢業後選擇花卷東高校的主要背景。

兩所學校棒球隊也呈現截然不同的風格,花卷東高校是以投手為核心的防守野球,素來以投手強盛而聞名,反觀盛岡大附則是強勢打線的攻擊型球風,大谷在高三那年夏天的岩手大會決賽就是被盛岡大附擊潰,單場狂丟5分,無緣晉級甲子園的全國大賽。

另外,縣內優秀選手彼此間也存在良性競爭及牽引效應。大谷曾在受訪時自承初中就開始追蹤菊池的比賽:

「春季甲子園對清峰高校及夏季甲子園對長崎日大的比賽都看了,……雄星賢拜非常活躍,我想要成為像他那樣颳起旋風的人。」

「雄星賢拜在花卷東高校時期的活躍,我都親眼見證了,一樣帶著想要拿下『日本一』的心情打球,成為我高中的目標。」

高中時代的大谷以菊池為目標,如果沒有菊池,大谷可能無法將球速催到夢幻的160公里大關,要說菊池是大谷高中3年的催化劑並不為過;但在大谷早一步到大聯盟、並以「投打二刀流」掀起風暴之後,反而變成菊池在追趕大谷。兩人之間的良性競爭不僅帶動彼此不斷精進,更對包括朗希在內的同縣後進造成巨大的正面影響與激勵。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