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2/04/23

《網球時事論》俄羅斯球員該被溫網禁賽嗎? Should Russians be banned from Wimbledon?

英國是世界上第一個民主的國家;溫網是世界上最具聲望的網球賽事,然而卻出現了如此不民主以及有失大比賽風度的行為。其實上俄國選手們也很同情烏克蘭人民的遭遇,就像Rublev 所說,他們願意捐出比賽獎金給受難家庭,所以主辦單位,你們,聽到了嗎?

fb - 邱仕丞

個人認為,體育界想避免的就是選手藉轉播瞬間去宣達政治立場的"意外"
試想,在頒獎時全球千萬人注目瞬間,選手萬一突然扯開衣襟露出個大Z字(當然也可能是黃藍色的烏國旗),都是主辦方不可承受之重

特定選手的確是無辜的,但主辦方的風險規避考量也有其道理

安哥看網球

感謝你的回覆!
個人立場支持俄國球員參賽,不過閣下說得也不無道理,一旦有個三長兩短,溫布頓這個百年招牌可就砸了

fb - 邱仕丞

若把大賽主辦方想得"商業化"一點,再對比您提到的
ATP/WTA立場都偏向支持球員,但他們管不動溫網
好像這次雙方不同調就也不奇怪了

安哥看網球

基本上ATP/WTA能做的有限,溫布頓歸國際網球總會ITF管理,真的唯一有可能改變的就是積分,不過如此一來雙方就會有些摩擦,會造成兩敗俱傷,因此應該還會有更進一步的討論

fb - 邱仕丞

我也認同球員無辜,
只好說至少不像奧運錯過一次浪費四年,溫網今年打不成,明年應該就解禁了吧

日前全英網球俱樂部官方發佈新聞稿,表示將禁止所有俄羅斯以及白俄羅斯的球員參加今年的溫網賽事,原因當然是俄羅斯入侵烏克蘭這個現今國際第一大事,不過是否該將俄國球員們也牽扯其中實在值得商榷。

溫網官方聲明稿(來源:溫網)

台灣時間4/20晚間,溫布頓發布了這項對俄國選手的禁令,筆者我第一時間是在FB社團「ATP男子職業網球討論區」得知,在短短一小時內,我們社團就有超過50則以上的留言,大部分的人都是反對溫布頓這項決定,但這畢竟是熱愛網球的觀眾的想法,於是筆者再去看一些一般新聞網站的相關報導,在那裡的留言就比較多元一點,有人支持運動選手,也有人支持溫網的決定。

以下就要來闡述一下這件事筆者我自己的看法,首先,我完全反對這次溫網的作法,雖然在這個事件上Djokovic是支持俄國球員的,但還是必須拿他做個例子,溫網這個決定和澳網的疫苗爭議不同,疫苗要打與否和自己有關,有些人是真的有相關疾病無法施打,也有人純粹不願意打(除了Djokovic之外還有法國雙打名將Pierre-Hugues Herbert),然而國籍這個部分不一樣,你出生就決定了你是哪國人,不是你想更改就可以隨意更改的,這會有團體賽ATP CUP和臺維斯盃甚至奧運的參賽權的問題,俄國前兩大高手Medvedev 和Rublev都已經公開聲明過反戰的立場,Rublev更是直接在攝影鏡頭前寫下“No War, Please”,說明他們也不贊同普丁的侵略行為,如果只因為他們是俄國人就判處他們禁賽,是不是違反了比例原則中的最小侵害原則?

有時候我們不能只有批評,沒有提出解方,在Rublev對於此事件接受採訪時也表示,他們願意將獎金捐贈給在俄烏戰爭中生活受到影響的家庭作為給予他們參賽的條件,這個提議筆者持正面態度,畢竟一個職業選手除了搶積分、拿獎盃就是想要多贏得一些獎金,當球員本人都有了這個想法,全英網球俱樂部就應該好好思考這個提議的可能性,而不是說要看到六月之前戰爭局勢來決定,想想網球員也不過是平民,恐怕沒辦法去改變局勢吧?卻要拿他們開刀,就算只有小學等級的邏輯力,也會覺得相當的不公平且不合理吧!

接下來我們看一下溫網給出的理由,一大篇聲明大概是說由於俄國的暴力舉動,因此很遺憾的沒辦法讓俄國和白俄選手參賽,但是就筆者來說,這個理由十分牽強,要把戰事和一向優雅的網球運動牽扯在一起,根本是風馬牛不相及,毫無道理可言,對於一個選手,他既沒有吃禁藥、也沒有侮辱裁判、缺乏求勝意志、更是沒有賭球,這樣為何還要把他禁賽??如果他今天公開支持俄羅斯的侵略行動,那把他禁賽還算合情合理,拿他們這些池魚之殃的人開刀,實在是其心可誅;另一個官方的理由更深可笑,居然認為如果Medvedev 奪冠可能會讓英國王室面子掛不住,這是哪門子的理由??這種運動家精神真的是可以和南韓相比,有過之而無不及,照他們的想法,乾脆比賽也不用比了,冠軍直接頒給烏克蘭或英國就好啦,是不是最符合主辦單位所願?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溫布頓美麗的草地,不知不覺也染上了骯髒的政治)

再來和大家介紹一個溫布頓相當不光彩的過往,1973年的溫網,該年的法網亞軍Nikola Pilic由於沒有代表南斯拉夫參與台維斯盃,因此被該國的網球協會禁賽,隨後也得到國際草地網球聯合會的認同,導致他無法參加那年的溫網,當時剛成立不久的ATP就宣布如果不讓Pilic參賽的話,頂尖選手門將要抵制該年溫網,最後兩個協會沒能協商成功,導致由美國名將Arther Ashe 領銜的球星陣容,包含衛冕冠軍Stan Smith、澳洲老球王Roy Emerson、John Newcombe等人都退出該年的溫網,前十六有十三人沒參加,使得籤表出現了大量的Lucky Loser和Qualifier (又以LL數量最驚人,共有50名),相信英國本土的觀眾不會想看到當年的事情再度重演,而目前嚴正反對的ATP和WTA在沒有得到滿意回應之時,或許還會採用這種激進的手段,造成兩敗俱傷。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