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2/04/23

NBA 自由市場玩法不一樣了!今夏別期待有「薪資空間」大買家

即將到來的 2022 休賽季,自由市場的球員簽約恐怕會是近年最冷淡的一次,不僅缺乏重量級球星,更少了闊氣的買家瘋狂撒錢。

作者:Ken

2010 年夏天,NBA 最大條的新聞是 LeBron James 舉辦「The Decision」節目,顛覆傳統的方式宣布加盟邁阿密熱火,與 Chris Bosh、Dwyane Wade 組成三巨頭,後續成功獲得兩座冠軍。在這齣戲碼之下,很多人都忘了紐約尼克。

儘管 2010 年前後戰績低迷不振,坐落於全美第一大城紐約,尼克經營風格一向很有豪門氣勢,甘願花費整整兩年淨空薪資,就為了在夏天等待  LeBron James 簽下合約,且還是一次足以塞下兩名頂尖球星的巨大空間,亟欲打造豪華戰隊,可惜後來計畫失敗了,只招募到了 Amar'e Stoudemire。

這段故事要談的並非尼克或是 LeBron,而是回過頭審視 NBA 以前的自由市場,最主流的補強方式就是「清空間」。在自由市場簽下一名重量級自由球員,一舉升級現有戰力,極端點的則像尼克,徹底清空重組。因而自由市場每年一開市就熱鬧滾滾,從近年開始情況似乎有點不同了。

即將到來的 2022 休賽季,自由市場的球員簽約恐怕會是近年最冷淡的一次,不僅缺乏重量級球星,更少了闊氣的買家瘋狂撒錢。

球員缺乏進入自由市場的誘因

我們先回到 2021 年夏天,NBA 開始浮現 2 大趨勢。眾多球員選擇「提早延長合約」,包含老將、新秀在內,於 2019 年休賽季有 17 名球員決定延長合約,隔一年是 16 名,到了 21 年增加至 25 名,其中 24 人本來應該會在 2022 年夏天投入自由市場。

另外一個趨勢則是「先簽後換」數量逐年增加,該補強手法於 2011 年在 NBA 薪資條例加入後,並沒有獲得太多球隊重視,甚至在 2015-18 年期間僅 4 筆「先簽後換」,到了 2019、2020 年爆增至 8 名,2021 單年來到 7 名,且不乏大咖球星,包含 DeMar DeRozan、Kyle Lowry。

首先「延長合約」這件事情代表什麼?該拿的錢先拿到!在市場測試行情已經不是聰明的作法,尤其前車之鑑讓人印象深刻,當年 Nerlens Noel 拒絕達拉斯獨行俠 4 年 7200 萬的報價,後續只領到 410 萬的一年合約,就在去年 Dennis Schroder 同樣拒絕湖人開的 4 年 8000 萬,最後只獲得一年 590 萬元的迷你中產。

「延長合約」受到球員青睞,一部分原因還可以歸功於 2017 年 CBA 薪資條例改版,以前新約第一年只能加薪 7.5%,現在一口氣來到 20%,並大幅放寬的續約限制,只要合約跑兩年就能談,還有最著名的「指定球員」SuperMax 條款,滿足特定條件可簽下 35% 團隊薪資上限的超級合約。相較於自由市場的不確定因素,讓「延長合約」的誘因增加。

以現代的球員來說,比起打出身價進入市場等待競標,早點鎖定球隊提出的續約方案,恐怕才是上策。而對於頂級球星來說,他們已經有影響力在仍有約在身時,去逼迫球隊交易、選擇下家,James Harden 就是最佳案例,持續以最佳條件續約確保合約,也遠勝於進入市場。

薪資提早卡位,先簽後換成解套

更多提早續約,代表有更多球隊薪資被鎖住,可以流通的錢變少,球員能簽約的隊伍減少,避開自由市場就會成為很自然的數學計算。經歷 2021 年續約潮後,今夏 NBA 球隊實質購買力下滑,根據 NBA Spotrac 計算,只有 5 支球隊在今夏能有薪資空間,分別是魔術、活塞、溜馬、馬刺、拓荒者,清一色都是重建隊伍,幾乎沒有在自由市場砸錢的必要性。

2022 年最頂尖的自由球員(沒有任何選擇權)是 Zach LaVine,至少要價年薪在 2500 萬以上(簡略預估而已),但上述 5 支有薪資空間的隊伍,不考慮當事人意願,有理由去爭取 LaVine 加盟嗎?機率是不高的。同樣概念,握有球員選擇權的 Bradley Beal 今夏可跳出最後一年 3500 萬的合約投身市場,若一心想走, Beal 在自由市場找不到新東家,將會是有行無市,得了清出 3000 萬以上的薪資空間,所付出的代價、手續十分繁雜,有空間的隊伍則是興致缺缺。

為了替上述球員解套,「先簽後換」的重要性開始顯現。傳統簽約自由球員,需要確定球隊本身有足夠的薪資空間,但先簽後換是由舊東家先和該球員完成續約,再透過交易送到新球隊的簽約手法,可以讓沒有薪資空間的隊伍,以交易的形式追求自由球員,作為代價是除了滿足球員的開價,還得多和一支球隊洽談交易手續費。

上個休賽季熱火想要 Kyle Lowry,卻沒有薪資空間,暴龍則是明白留不住 Lowry,因而雙方搭上線啟動先簽後換,熱火以 Goran Dragic 作為薪資平衡包,並額外送出 Precious Achiuwa 視為報酬,最終和 Lowry 簽下三年合約。還有公牛一口氣簽下 Lonzo Ball、DeMar DeRozan。

接續 Beal 的案例,假設他想要離開華盛頓、不想與巫師簽下新合約,若不打算在薪資上有大幅退讓,最好的選擇是等到明年合約結束,直接請心儀的球隊透過向巫師提案,完成先簽後換。此時 Beal 可以拿到自由市場開不出的金額,而巫師則是避免空手而回。或者是參考 Chris Paul 加盟火箭的作法,今夏直接啟動交易加盟新東家力保鳥權,後續再進行續約,當然要先確保的是,已經和另外一支球隊搭上線談好細節。

今夏自由市場會有哪些焦點?

現在球員踏入自由市場並不划算,尤其是身價高於中產卻又不達球星的族群,將不利於爭取到符合身價的合約。例如好用的工具人 Robert Covington,許多奪冠隊伍肯定樂於開出全額中產(約 900 萬),若他想要爭取最後一份退休合約,可能目標是平均千萬的複數年合約,自由市場僅剩 5 支有錢的球隊,不會把 Covington 列入補強名單,或是只願意給予一年合約,反而和快艇利用鳥權續約,比較能穩穩賺進薪資。

放眼今夏前 5 大自由球員:Kyrie Irving、John Wall、James Harden、Russell Westbrook、Bradley Beal,可以確定的是,這五人有極高機率不會放棄最後一年的合約,除非願意降薪轉隊,否則進入自由市場就是放棄一大筆錢,且 NBA 生涯很有可能就此與千萬合約無緣。未來轉隊風波只會出現在交易檯面,想在自由市場純藉由「薪資空間」簽下一線球星,難度只會越來越高。

由於大量選手提前續約,今年的自由球員將會略顯薄弱,主要戰場聚焦於中產條款(約 600-900 萬)之間的操盤。前 5 大選手進入市場機率低,只要公牛給予 LaVine 開價合理,預估市場上沒有球隊有空間競標。 Deandre Ayton、Miles Bridges、等受限制自由球員,則屬於看得到吃不到,母隊擁有跟進權,金額開到最高可能也簽不下。

當更多球員選擇避險,自由市場的流動縮減,不再能看到如當年尼克一樣的大買家。現在休賽季補強「薪資空間」不再是重點,反而該注重的是薪資結構、籌碼。確保薪資壓在土豪線以下,不會觸發硬上線,才能使用先簽後換,同時球隊是否有夠好的合約能進行交易談判?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