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2/04/25

【春少說球】讓湖人現代化的真正推手,Bill Sharman & Jerry West

很快West就發現,Sharman不管做什麼,都只是想完成自己的工作,那是他的一種工作態度,到這時為止,West都還是跟著Sharman的腳步在走,要說差別可能是West更冷血,他判斷該換人時說換就換,沒有任何猶豫。

作者:春少

 

請繼續往下閱讀

Sharman和West第一次見面是在球場上,那年是Sharman的最後一季,也是West的菜鳥球季,在湖人對陣賽爾提克的比賽中,West頂替受傷的Elgin Baylor,生涯第一次先發上場,興奮的West狀況大好,在Sharman面前連續7次跳投,在第7次跳投時,Sharman為了制止這個活蹦亂跳的菜鳥,做了一個粗野的犯規,一拳往West身上招呼。

 

於是West的第8個投籃投了麵包。

 

請繼續往下閱讀

 

偽裝成強悍完成工作

 

West一開始對Sharman的印象就是強悍,別看他連灌籃都沒辦法,他打過的架可能比拳王泰森還多 – 出自於West自己對Sharman的描述。

請繼續往下閱讀

 

但是Sharman的真實個性並不如他表現出來的強悍,當West發現這點,已經是更久以後的事了。

 

1971年,West口中「那個該死的賽爾提克」來到洛杉磯當教練,他其實不喜歡Sharman一直灌輸他們基本觀念的做法,他在這聯盟已經證明的夠多了,他拿下10次年度隊、3次防守隊、甚至拿下了史上唯一一個冠軍戰落敗方的FMVP,唯獨就是沒有總冠軍,但這不是他的錯,早期他的幫手不夠,後來球隊找來Chamberlain,但這傢伙根本沒在管團隊,眼中沒有任何人,1969年冠軍戰時,West甚至去跟他的死敵Bill Russell抱怨自己的隊友Chamberlain。

 

不過很快West就發現,Sharman不管做什麼,都只是想完成自己的工作,那是他的一種工作態度,包括不斷對他們耳提面命他們是比對手更好的球隊,因為這支球隊缺乏的是紀律,因為洛杉磯缺少一個總冠軍,Sharman無法對他的球星們擺架子,West早就不是那個會被他一拳嚇退的菜鳥,Sharman只能不斷和他們溝通,如何才能像自己這個該死的賽爾提克一樣拿冠軍。

 

當Sharman說比賽當天也要晨練時,West覺得他大概瘋了,先不說聯盟從沒人這樣做,你連平常日要叫Chamberlain練球都要三催四請了,現在還要他比賽日當天早起,行吧,你做的到就去做吧。

 

那時Chamberlain還在歐洲休假,Sharman已經跟其他球員都完成溝通,無論大家是不是抱著看好戲的心態,至少都已經答應配合他的晨練計畫了,現在就剩下Chamberlain。

 

Sharman在電話中沒和Chamberlain說太多,就約了一起吃中餐,那天Sharman一直在想著要如何說服Chamberlain,不知不覺穿著沒口袋的運動服出門,到了餐廳他才想起來自己沒帶錢包也沒帶錢,尷尬的要求Chamberlain買單。

 

據Sharman回憶,那是一次友好的午餐對話,Chamberlain支持他的計畫,整年也只缺席兩次晨練,且那兩次都有先以電話告知緣由。

 

West冷眼看著Sharman逐步完成工作,漸漸對他改觀,在球季開始後,Sharman「暴徒教練」的強悍形象深植人心,在場邊不斷吼叫,隨著湖人戰績越來越好,突破了聯盟最長連勝紀錄,論壇球場觀眾喧嘩的聲音也越來越大,Sharman要大聲吼叫才能將指令傳達讓場上的球員聽見。

 

West知道Sharman其實並不是一個粗暴的人,West從沒聽過他罵球員,Sharman在球場上彰顯出來的形象,也是想更順利完成工作,若干年後當West得知這一年的暴徒教練,讓Sharman永久性的損壞了自己的聲帶,最後更因為這個理由而必須離開工作岡位,讓West更對Sharman充滿尊敬,Sharman是自己成功的犧牲品。

 

71-72球季,兩人第一次合作,West是球員,Sharman是教練,聯手捧回洛杉磯第一個NBA冠軍,當時他們並不知道,這個看似千辛萬苦才奪下的冠軍,還只是他們故事的開端。

 

 

Sharman是完美主義者

 

Sharman和West有截然不同的成長環境,Sharman出生於大蕭條時代,他的父母為了養家活口終日努力工作,Sharman一方面要幫忙家務活,一方面都是和大他5歲的哥哥一起玩,那時他們最大的寄託就是各種運動,因此Sharman年幼時就體會了運動競賽可以撫慰人心這件事。

 

West由一個虐待他的父親撫養長大,從小心裡就有陰霾,12歲時哥哥在韓戰中喪生,這加劇了他的抑鬱症,十幾歲時他甚至在床底下藏了一把槍,以防隨時父親對他施暴。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訂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