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從8分到33分」Karl-Anthony Towns戰勝憤怒,季後賽大復活!

「對我來說,我只不過是把怒氣轉化為更積極的能量,把生活的重心放到家人們身上,就像是吃了鎮靜藥丸,讓自己冷靜下來,」KAT這麼說,給人一種綠巨人浩克的既視感,而Game4的他確實也像頭野獸,讓灰狼強勢扳平戰局。

在灰狼、灰熊的Game4開打之前,Karl-Anthony Towns始終處於憤怒的狀態,而且是對自己失望、對自己生氣--畢竟他在前一場只拿了8分,表現很糟。

季後賽的舞台對KAT不太「友善」,他要嘛打得不像他自己,要嘛在關鍵的時候消失,像是決策失誤、犯規麻煩、無法處理包夾… … 幾乎他所有的缺點都被攤在陽光下,讓他被部分媒體寫得一文不值,連當地的報導都很難為他緩頰。

在這種不利的情況下,球員們通常有兩種選擇,「戰」或「逃」,去迎面接受挑戰,或者遠離批評,假裝什麼事都沒發生。

而我們的Towns選擇了前者,知難而上,用行動證明一切,盡可能爭取最好的表現,把球隊從鬼門關前拉了回來,避免灰狼面對「1比3」的瀕危局面。

把系列賽扳平為「2比2」的這天,他僅用了17次出手,就為球隊挹注33分,還附帶14籃板,在灰熊主場成功逆襲。這也是他季後賽生涯的單場得分新高,對比Game3的低潮,真的只能用大復活來形容了。

延伸閱讀:《2022 NBA季後賽分析》明尼蘇達灰狼--歡慶附加賽過關之後

 

Towns在外線打得很有侵略性,更兇猛、更果決地攻擊他的對位球員,避免灰熊執行他們引以為豪的包夾策略。

他開始做出正確的決策,在必要的時候向外分球,抓準錯位優勢強行「走」進籃下取分,其餘時候高舉高打,直接拔起來跳投--這樣的KAT,才是灰狼需要的猛將。如果想要拉開系列賽的差距,他就必須成為場上最好的那一位。

「當我接到球,我就變得很生氣,」Towns用「angry」一詞來表達自己的情緒,給人一種綠巨人浩克的既視感。

「我渾身充滿怒氣,不管他們對我祭出什麼招數,我就是要找到方法把球『搞』進去。就算他們派出三到四個人來守我,總教練也到場邊干擾我,我也不在乎,我必須要主宰一切。」

Towns在傳球與得分之間謀取「剛剛好」的平衡,還把這幾場在「犯規」方面吃的悶虧奉還給對手--他總共獲得17次罰球機會,迫使Jaren Jackson Jr.犯滿畢業,代替Steven Adams先發的Xavier Tillman也吞下5犯(上場僅15分32秒),令灰熊的禁區吃足苦頭。

他達成了總教練Chris Finch為他設下的目標,扭轉前一戰只出手4次,卻出現5犯、4失誤的窘境。這樣的企圖心轉化為好的結果,至少在Game4是收穫成效的。

 

凡事過猶不及,Towns平時是位好好先生,突然的「暴走」可能會是雙面刃,導致糟糕的出手選擇、傳球失誤與本可避免的犯規,就像附加賽對上快艇那樣。

然而在這關鍵性的一戰,他顯然不是那樣。他很憤怒,但也很專注,沒有忘記自己被賦予的使命。他把這幾天的壞情緒全數掏出,讓它們驅使自己成為更強大的存在,化身為一頭攔不住的怪獸。

「Towns帶著大量的情緒上場,為他的比賽提供無比的動力。所幸他把這些(憤怒)引導到他的比賽內容裡,而不是其他我們不願看到的地方,」總教練Finch用自己的觀點解釋,他認為在必要的時候「情緒化」不全然是件壞事。

 

KAT則坦承,自己之前也曾經遇過類似的狀況,但這回他決定向支持他的人們尋求協助,像是他的家人、朋友、女朋友,大家共同渡過這個艱難的時刻。

他花些時間跟侄子、姪女玩在一起,把目光放向能讓生活變得特別、充實的事情上,這樣一來就沒有機會胡思亂想,有助於找回內心的平和。

「對我來說,我只不過是把怒氣轉化為更積極的能量,把生活的重心放到家人們身上,就像是吃了一顆鎮靜用的藥丸(chill pill),讓自己冷靜下來,」Towns使用了非常生動的比喻,來形容個人的心境轉變。

「我理解到『還有下一場比賽,還有另一個機會』,可以向外界展示我是誰,所以不必著急。」

就這樣,他再次撕掉被貼上的標籤,不是那個「軟弱」、「笨拙」的大個子,而是擁有超群技術、主宰力的一流球員,就連隊友Anthony Edwards都表示「今晚我看到聯盟最強的長人」,在灰狼球迷的眼中,Game4的Towns就是這麼出色、這麼好。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