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2/05/02

【劍微知著】沒有150又沒有高轉速,雙城新王牌 Joe Ryan 的直球為何能讓大聯盟打者變成電風扇?

亮紅燈的火球連發,是我們對高三振直球的既定印象,然而直球揮空率與Gerrit Cole不相上下的雙城新王牌Joe Ryan,直球均速卻連150都不到,在台美都不會亮起紅燈,卻讓大聯盟打者頻頻揮空,顯然是用鬼神的1.17防禦率告訴世人,四縫線不只是高轉速高球速,而其中關鍵,事實上前幾年的中職轉播看的到!

ATLG

很喜歡這篇文章,感謝分享。學到了一課。

劍花 Charlie

感謝您的支持!

誰是Joe Ryan

今年25歲的大聯盟二年級生Joe Ryan,如果去年有看東京奧運的讀者,或許會對這位美國隊投手有印象,當時他在四強賽對戰韓國,繳出4.1局僅失1分的好表現帶領美國前進金牌戰,然而當時的他僅是位普普的新秀,球探報告認為在球速與變化球都不出色的狀況下,僅能擔綱後段先發,然而在Nelson Cruz交易案後從光芒來到明尼蘇達的他,卻逐漸打臉球探的評價,今年甚至登上百大新秀排名榜,甚至成為開幕戰一號先發,目前更是投出ERA僅1.17;FIP也僅2.92的好成績,堪稱雙城新王牌。

延伸閱讀:2022年MLB美聯中區開季分析-白襪雙城相爭 老虎虎視眈眈

其中這兩年合計高達5的K/BB比更是令人銷魂,然而他這兩年使用率都超過50%的主力球種:四縫線速球均速僅92英哩也就是148公里,在中華職棒都難以亮紅燈;2206轉的轉速也排名聯盟後段,更誇張的是這顆直球的包爾單位也才22,低於聯盟平均,卻都投在高角度,還坐擁與洋基王牌Gerrit Cole平起平坐的31%揮空率,明明兩人的四縫線相差了5英哩,Ryan的存在完全顛覆了高球速高轉速頭高的既定印象,而箇中關鍵就必須提到大聯盟新觀念:VAA (Vertical Approach Angle)垂直進壘角度。而這在前幾年的中職轉播曾經出現。

註:今年極速還可以丟到94,去年僅91.2均速的他真的是140戰隊

什麼是VAA

垂直進壘角度,指的是球在進壘時與本壘板前端時與水平面的夾角,如圖所示,由於一顆球進入本壘板時一定是下墜,因此角度都是負的,而這項數據幾年前曾經出現在中職轉播的K-Zone上,不過當時是直接轉為正數,這點差異不會影響測量結果。

▲可以參考該影片,1 : 30後有具體畫面解釋VAA

VAA的意義

至於為何要提到這項數據?原因在於其可衡量一顆球在進壘時是比較「平」還是比較「陡」,較為平的球會產生類似高轉速的上飄效果,使打者頻頻痛擊球下方的空氣;較為陡的球則會讓打者擊中上緣形成滾地球,因此可知較平的球路適合投在高角度;較陡的球則適合投在低角度。

又影響VAA的因子很多,最直觀的因子便是進壘點,當今天一個球路壓得比較低,那自然進壘角度會比較陡;如果球路丟的高,那進壘角度也會比較平,因此另一方面而言在比較上需要排除進壘點的干擾;此外,出手點也會影響VAA,畢竟在距離相等、進壘點一樣的背景下,拉高放球點或延伸之以減少距離,自然都會讓角度比較陡;反過來說,將放球點拉低便可以讓球變平。

Joe Ryan的實踐

想認識Active Spin與其他數據 : MLB入坑導覽:大聯盟數據篇— 大谷這球打多強?Baseball Savant 帶您一探究竟!

這邊稍微岔出檢查一下他的Active Spin,是優異的96%,顯見他雖然轉速不佳,但至少都對位移有影響。回到正題,首先本文主角Ryan的放球點僅5.05吋,是全大聯盟前7%低,今年甚至比去年還低,比他更誇張的清一色都是側投或潛水艇,顯見他採取了壓低放球點的策略,這也反映在全聯盟前15%的VAA成果,去年是-4.2,今年是-3.9。

左邊是高低Zone的定義;右邊是在高角度中,怎樣才算是夠"平"

掌握了投平的訣竅與優勢,自然要使之淋漓盡致,故他速球的投球熱區自為好球帶上緣,而其成效在31.6%揮空率與0.298xWOBA的成果中不言自明,短短四場先發就累積了-4的Run Value,完全扭轉了高轉速高球速才能丟高的既定印象。(而且Cole的四縫線Run Value目前還是負的)

左邊是2021;右邊是2022 可見四縫線都投在高角度

反面案例 : Blake Snell

同屬於VAA模範生的案例還有Walker Buehler、Paul Sewald以及同隊的Bailey Ober等人,但講到負面案例就不得不提教士隊左投Snell,不同於Ryan,Snell擁有95英哩的高球速與2400轉的高轉速,丟在好球帶上緣卻頻頻被打得老遠,原因便是他的球路比較陡,應該投在低角度而非高角度,與VAA理論逆風的結果便是被打得滿頭包,成了眾人口中的水貨賽揚。開季迄今他還沒傷癒回歸,期待今年他是否會有所調整。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