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2/05/05

陽光,陰影,90後(歐洲)足球:1995阿賈克斯,載入史冊

當我們在看1995年那支阿賈克斯踢球時,彷彿在觀賞他們用腳織出一幅精心編排的美麗地毯,每次單獨的傳球、衝刺、搖擺或射門都與更大的比賽目的或者計畫相關聯,那無縫接軌的「特技表演」,套句前皇馬總教練Jorge Valdano所描述的:阿賈克斯不單單是1990年代的代表性隊伍,他們簡直是足球烏托邦(football utopia)了呀……

作者:alonetogether

前篇回顧

陽光,陰影,90後(歐洲)足球:阿賈克斯,對決歌利亞

陽光,陰影,90後(歐洲)足球:Van Gaal,世上最酷的球隊?

陽光,陰影,90後(歐洲)足球:Van Gaal的哲學與阿賈克斯青訓

陽光,陰影,90後(歐洲)足球:Cruyff的藝術對決Van Gaal的科學

陽光,陰影,90後(歐洲)足球:Van Gaal,阿賈克斯

陽光,陰影,90後(歐洲)足球:荷蘭,個人VS.集體

1995年歐洲冠軍盃決賽,比賽進行到第85分鐘,我們看到Overmas在AC米蘭的左邊禁區外緣帶球尋找機會,他出腳,先把球短傳導給Davids,Davids於禁區前沿再將球短傳給壓上的進攻發動機Rijkaard,Rijkaard在電光火石之間把球餵給已插入禁區並過掉AC米蘭後防大將Baresi的Kluivert,砰,白色的球像刨冰刀一樣劃過守門員的食指大關,1比0,大衛擊倒了哥利亞,underdog阿賈克斯就靠這一球擊敗了如日中天的AC米蘭!

 

這是一記美麗的進球,它不僅體現了Louis Van Gaal的戰術精髓,同時也將他的足球哲學做了一次完美的大放送。許多人都提過,在足球場上一支球隊持球的時間多寡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持球的時候你要做些什麼!這麼說聽起來容易讓人困惑,其實把球權保留在己方當然是一件好事,但在得分這麼不容易的足球比賽中,有時候需要的是那電光火石的一擊,畢竟我們也常看到持球時間僅佔10%的那一隊,透過一次精準的防守反擊便拿下最終勝利的場景。對Van Gaal而言,足球是有關於如何在對的「時間」與「地點」控制球的思考,也是有關於「有球」和「無球」跑動的藝術。那段時期的阿賈克斯,他們持續尋找著從守門員到前鋒之間最短卻最有效的傳球方法,要盡量降低風險,因此傾向做快速的短-中距離導傳;尋找空間與搶到位置是很重要的,因此球員在防守上必須要維持好站位,並持續向對手高壓逼搶。

 

當老對手Cruyff的巴薩夢之隊蒐羅了世界足壇的超級巨星時,阿賈克斯卻用一群「小孩子」和細緻的戰略佈署擊敗了AC米蘭,就這點來看,其中許多功勞都應歸給Louis Van Gaal,當然阿賈克斯優異的青訓體系並非始於他,但要叫一個教練帶領這麼多位年齡還不到23歲的年輕小夥子拿下歐洲冠軍盃,並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據說在歐冠決賽前夜,Patrick Kluivert即將要迎來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一場比賽,他的母親Lidwina Kluivert夢見他的兒子從替補席中被叫上場,還夢見他踢進了致勝球!夢中的場景是那麼鮮明,Lidwina堅信事情就會這麼發生,於是第二天她把這個夢告訴了Patrick,擁抱他並祝自己的兒子好運。一天還沒過完,Lidwina的夢竟然成真,他的18歲兒子被替換上陣後,真的在維也納近5萬名現場觀眾面前踢進了關鍵一球……Louis Van Gaal願意在球隊戰術上做實驗,若我們看看當時Patrick Kluivert的角色,Kluivert其實是一個有身材、有速度又有腳下技巧的全方位球員,而在他的阿賈克斯生涯中,他也多踢類似technical creative striker這樣的位置,不過1995年那場歐冠決賽,Van Gaal把Kluivert給擺到最前緣的攻擊箭頭位置上,而把輸送彈藥的工作交給Frank Rijkaard。在多年後的一場訪談中,Patrick Kluivert說他當然忘不了這顆改變他往後人生的重要一球,而他要上場前,Van Gaal則告訴他:要有信心,現在上場去做出些改變吧!

 

1995年,Van Gaal的阿賈克斯站上球隊另一個黃金時代的高峰,而阿姆斯特丹則是自1970年代Cruyff率領的那支阿賈克斯在歐洲足壇造成旋風以來,又再度榮登歐洲的足球首都寶座。一時間洛陽紙貴,全世界所有的教練絡繹於途,幾乎每個人都想要來阿姆斯特丹親炙全能足球的風采,若還能學個一招半式回去,那就更加划算啦!這支阿賈克斯走在時代的前端,還記得當Louis Van Gaal在1991年初上任時,他可是遭到球迷與荷蘭媒體的大噓特噓,不僅說他這個人很傲慢,甚至還發起一連串的活動,要求阿賈克斯重新找回Johan Cruyff!殊不知,Van Gaal的眼光,其實也是超前時代的,Van Gaal領導的阿賈克斯,對球員的技術、戰術和運動能力要求非常高,只有兼具天賦與無私心態才能在Van Gaal的執教體系內出頭,而也因為如此,當我們在看1995年那支阿賈克斯踢球時,彷彿在觀賞他們用腳織出一幅精心編排的美麗地毯,每次單獨的傳球、衝刺、搖擺或射門都與更大的比賽目的或者計畫相關聯,那無縫接軌的「特技表演」,套句前皇馬總教練Jorge Valdano所描述的:阿賈克斯不單單是1990年代的代表性隊伍,他們簡直是足球烏托邦(football utopia)了呀……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