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2/05/08

James Harden 加盟 76ers 初期悲觀簡評 ── 希望的春天,絕望的夏天

作為 Harden 的球迷,理所當然應該要相信故事會有美好的結局;然而,處在這個值得處處保持懷疑的時代,驀然回首看到的又是一次次滿懷希望的賽季最終變得分崩離析,難免有些五味雜陳,信心也隨之動搖。 我們真的應該繼續保持信念嗎?這實在值得深思。

作者:gauss

James Harden 加盟 76ers 初期悲觀簡評 ── 希望的春天,絕望的夏天

請繼續往下閱讀

“It was the best of times, it was the worst of times.”

 

這是最好的年代,好在於東西區都有多支問鼎總冠軍實力的強權,百家爭鳴讓 NBA 變得更加精彩,並非單一超級球隊長期獨霸聯盟使球賽變得枯燥乏味;而最頂尖的球員在面對實力堅強的對手時往往能激發出球員超越自身的表現、締造各種史詩。

 

“A ship in harbor is safe — but that is not what ships are built for.”,John A. Shedd 所言正是。

請繼續往下閱讀

 

但這也是最壞的年代,壞在於無論競爭何等激烈,都無法改變只有一支球隊能獲得總冠軍的既定事實,而越多強權意味著在賽季結束時有越多鬥志昂揚、向總冠軍發起衝鋒的球隊將鎩羽而歸、徒留遺憾。

 

更甚者,「不可預測性」的提升更加考驗球員們臨場應變的能力、教練團的智慧與整個團隊的向心力,頻繁的傷病讓球隊被迫在拚盡全力與維持球員健康之間做出抉擇。

請繼續往下閱讀

 

“It was the age of wisdom, it was the age of foolishness.”

 

隨著傳播行業的蓬勃發展,體育賽事的能見度一日千里、價值與收益水漲船高;本已於職業籃球獨佔鰲頭的 NBA 也進一步擴大與其他聯盟的差距,集國際頂尖籃球員於一身。

 

雖然在媒體鎂光燈的籠罩之下,球員隱私漸趨透明已是無可避免之趨勢,甚至連在 NCAA 打出優異表現的大學生都會獲得大量關注;但弱者抱怨時機、強者創造機會,既然媒體的存在無法避免,善加利用便是良策。

 

於是乎,球員開始會透過媒體表達自己的看法、藉由媒體呼籲或響應各種議題,甚至刻意釋放資訊讓媒體捕風捉影;而 James Harden 在厭倦了母隊 Houston Rockets 的各項操作之後,也順水推舟讓媒體恣意渲染他的求去想法,扭轉球隊與球員、資方與勞方的既定關係。乍看之下,這是智者的行為,至少貌似如此。

 

然而,以自己的職業道德與操守作為代價,實在不可謂不高昂。且壞習慣的養成總是容易,球場上不如意之事亦十之八九,一次要求交易得逞的結果便是之後遇到類似情況時並非試圖解決問題或尋求突破而是選擇重操舊業。雖說球星總是能享有比較多的話語權,但如此近乎濫用之舉動迎來的絕非尊敬而是訕笑與嗤之以鼻。

 

媒體是嗜血的,職業賽場無法取得最終榮耀的球隊與球員又註定是多數,在球星自行要求交易並成功如願後,看似獲得階段性成功,卻將迎來在未來漫長時光中被放大檢視的反噬。

 

球迷與媒體不會細究球員加入新球隊後是否需要透過實戰磨合、是否需要時間適應教練的戰術體系、是否需要重新調整自己的狀態與心態,他們才不管那麼多。

 

球迷和媒體正是楊照所提出之「鄙猥心態」的最佳實踐者,背棄事實、缺乏判斷能力,僅有無謂的大放厥詞,如一頭頭法蘭西的河馬,善嚼。

 

“It was the epoch of belief, it was the epoch of incredulity.”

 

如果 James Harden 成功獲得總冠軍,歷史地位大幅提升,或許能弭平「求去」舉動所造成之傷害,但若到退役依舊指上猶虛,那當初的離隊風波就實屬不智之舉了。

 

作為 Harden 的球迷,理所當然應該要相信故事會有美好的結局;然而,處在這個值得處處保持懷疑的時代,驀然回首看到的又是一次次滿懷希望的賽季最終變得分崩離析,難免有些五味雜陳,信心也隨之動搖。

 

電影《蜘蛛人:無家日》中有句話是這麼說的:「如果你期待失望,你就永遠不會失望。」我們真的應該繼續保持信念嗎?這實在值得深思。

 

“It was the season of light, it was the season of darkness.”

 

有時候,我認真覺得該年度的總冠軍其實未必是最強的球隊,建立在這樣的論點上更進一步懷疑總冠軍的價值以及球員追求總冠軍的意義。然而,結合傳統觀念、守舊思維與習以為常的價值觀等多層面之要素  ── 讓我們暫且統稱其為「體制」,顯然與我的想法並不相符。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訂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