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2/05/09

穿NIKE的耶穌!飛人喬丹,時代肖像:站在高崗上

我們再回到1991年,當時的確有許多球迷是瘋狂了,因為爭奪業已結束,而這回Jordan已扎扎實實地站在了高崗上。又或者我們聽聽傳奇教頭Larry Brown所說的話吧?他說:我年紀跟Connie Hawkins差不多,我看過J博士的巔峰,我也愛魔術與大鳥,但講到Michael……(Brown停頓了一下並搖搖頭),我願意自掏腰包看他比賽,不,不用到比賽,我甚至願意自掏腰包花錢去看他練球,因為,他是最棒的!

作者:alonetogether

前篇回顧

穿NIKE的耶穌!飛人喬丹,時代肖像:聲名、形象、超級印鈔機

穿NIKE的耶穌!飛人喬丹,時代肖像:封神

穿NIKE的耶穌!飛人喬丹,時代肖像:Michael與Scottie

穿NIKE的耶穌!飛人喬丹,時代肖像:Bulls Mania

穿NIKE的耶穌!飛人喬丹,時代肖像:72勝公牛,口述歷史(上)

穿NIKE的耶穌!飛人喬丹,時代肖像:72勝公牛,口述歷史(下)

穿NIKE的耶穌!飛人喬丹,時代肖像:96年公牛,美麗的一季

穿NIKE的耶穌!飛人喬丹,時代肖像:公牛納入小蟲

穿NIKE的耶穌!飛人喬丹,時代肖像:Dennis Rodman

1991年,Michael Jordan拿下了夢寐以求的NBA總冠軍,那年他28歲,他站上上了頂峰,著名籃球記者Jack Mccallum就寫道:就算在Magic Johnson退休前,Jordan也許已經是全世界最好的籃球員了,但現在(指拿下NBA冠軍後),這個話題根本連辯論都不需要!Mccallumg甚至還用了那聽起來有點老生常談的字眼,他說Jordan-超越了運動世界。

 

1992年Jordan收入約有2500萬美元,其中只有380萬美元來自他跟公牛的合約,其他那些令人咋舌的收入都來自各式各樣的贊助或代言合約,他的名字跟身影出現在諸如球鞋、速食、軟性飲料或麥片等商品上,Jordan的商業潛力是現象級的,這種情況以前從未發生,以後可能也不會再有,他(當時)有一位美麗又感情甚篤的妻子,有兩個可愛的兒子,跟父母的關係也非常好,他超越了評估任何男女運動員的標準,沒有運動員像他這麼受歡迎,他也達到了僅有極少數人才能達到的成就,意即超越了種族、年紀與性別的疆界。當然Jordan神話的建立,也跟芝加哥公牛隊相連在一起,自1984年加入NBA以來,Jordan一直穿著紅色球衣,這些年來,他的個人星度不斷爆表上升,而他需要證明自己的壓力也愈來愈大,唯有拿下冠軍,他才能完成最後一哩路,當然,如前所述,他完成了此一終極目標,並在休息室哭得淅瀝嘩啦!

 

 

超級巨星有一個相當重要的評判準繩,那就是持續性,他們必須要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地繳出穩定且優秀的成績,在這點上MJ毫無疑問是超級巨星的水平,好比說我們看他的公牛生涯平均得分為31.5分,而且他可不是那種三天打魚兩天曬網型的籃球員,除了1985-86年球季因腿傷只出賽18場,以及1994-95年球季因接近例行賽後段才復出打了17場以外,他其餘11個公牛球季平均出賽場次可是達81場之多。這還是例行賽,到了重要性無與倫比的季後賽,MJ的平均得分更上一層樓到達33.4分!在得分上Jordan所展演的,當然是猶如繁花盛開般的各種得分方式,當然以射程來說,他並不常被視為是一個三分射手,那稱號是屬於Bird、Miller、Allen或者Curry,我們綜觀其生涯,尤其是芝加哥公牛第二度三連霸時期,他主要的得分手段還是以中距離投射為主,但若需要,不論是三分還是禁區切入,同樣都是MJ兵器譜上的致命武器。Doc Rivers說每一場比賽對Jordan來說,都彷彿是他的最後一場比賽,當他拿起球,伸出他的舌頭,這個時候所有的人的都會想:好了,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他會做出什麼動作?J博士同樣也能夠讓球迷有這樣的期待,但若以得分的手段(或套句古典音樂的說法-曲目)來看,Jordan所激起的「想像力」更是無邊……進攻端如此,那防守端呢?我們舉1988年為例,那一年Jordan平均每場得到35分,同時他亦拿下了年度最佳防守球員,還不僅如此,該季他還拿下了MVP、NBA第一隊、全明星賽先發與MVP、灌籃大賽冠軍、得分王與抄截王,而總計MJ生涯共入選了9次全NBA防守第一隊!一代公牛時期Jordan、Pippen和Grant(二代公牛則是Jordan、Pippen、Rodman和Harper)所組成的防守陣容,其覆蓋的範圍與令對手進攻消失的能力則有如百慕達三角洲……

 

Jordan對競爭的執念幾乎可算是接近「歇斯底里」了,就算是球隊平常練球他也非贏不可,我們在Sam Smith那本The Jordan Rules裡可以讀到很多這樣的描述,他也讓很多隊友感受到巨大壓力且常常狼狽不堪。The Jordan Rules出版後,Jordan當然也老大不爽,但過了這麼多年,Jordan在某次訪問中也自陳:如今回望,或許當時我做得太過火了,或許我應該展現出一點負面形象,所以人們才會記得我也是一個人,我也可能會犯錯,好比說我真的打過隊友Will Purdue,好比說我真的也代言過好幾個不優的產品,但那個時候我才21或22歲吧,那個時候我可不像現在這麼成熟!如果你在我大學的時候說我的臉孔將出現在世界各地,而會有數以百萬計的人記得我的名字,我會說你真的發瘋了!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