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2/05/16

萬事俱備 匈牙利的救世主 Dominik Szoboszlai

在大大的疫情下,小小的匈牙利給了我們一些驚奇。所有的球探都分析到,帥帥的匈牙利人可能將會是接下來這個世代最頂尖的中場球員,那個被稱為「small one」的大個子球員,Dominik Szoboszlai

2019年米蘭,沒有受到疫情影響的時尚之都。

一張被撕碎的紙如雪花片,散放在桌上。這個普通的景象,在餐廳內真的是再平常不過;但今天坐在這張桌子用餐的,或許就已經不夠普通了,在視察球隊跟米蘭的比賽後,尤文圖斯的體育總監Fabio Paratici剛在這張桌子用完餐。

這些紙屑多少也引起了附近客人的興趣,在Paratici離開後,那位客人將紙片收集起來,試圖拼湊出一些東西。

一個令人驚訝的名字躍然紙上,Dominik Szoboszlai,一個遠自匈牙利的小子。

不以為意的客人隨手扔棄了這張紙,任其揚散。隨著風飄灑,誰也不知道兩年後的Szoboszlai這個名字真的會像雪片般,飄向每個俱樂部的耳中 。

“I don’t remember having Legos or toys, all I cared about was the ball,” Dominik remembered of his childhood.

什麼是喜愛?

有人說是對一件事情極度專注、也有人以瘋狂來形容。

而或許Szoboszlai對足球的熱愛,就是以上兩個形容的結合。

當你手中有著電動或是你心愛的小車車,我想長輩是很難叫你放下的,但要Szoboszlai去放棄他手上的東西相當簡單。

父親的一顆球就能辦到了,只要放一顆球在地上滾,Szoboszlai馬上就會自動靠過去自顧自的踢起來,完全不顧玩具再新、再有趣,對他來說,足球才是全世界。

從學會走路,到奧地利薩爾斯堡,再進入萊比錫,父子倆用一顆足球,揮灑了這條獨特的軌跡。

而一切的起點,必須從Szekesfehervar這個城市說起。

前面提到Szoboszlai第一次碰到足球就有了興趣,但為什麼呢?

或許我們可以說,這就是在他體內的血液,家族的傳承。

還有一個非常關心他的父親。

“My father was the major factor in my development. The hours he has spent training and advising me are impossible to forget”

“as a culture, he would continue drilling me whenever the team’s training sessions finished. Honestly, I’ve always done more than everyone else in my academy.” Dominik Szoboszlai

曾經也是一名職業運動員的父親Zsolt,完全有幫Szoboszlai更加進步的本錢,在自己創辦的學院Fonix Gold內,Zsolt幫助自己的兒子做了許多準備,不論是未來的戰術上、身體上、甚至是精神上,他都希望兒子能夠先做好準備。

就算在訓練結束後,Zsolt也總會要求小Szoboszlai留下來訓練,在Fonix Gold中,小Szoboszlai永遠是那個做的最多的小朋友。

If he wasn’t in school, he was on the training pitch,” Zsolt recalls.

Szoboszlai不是在學校,就是在訓練場度過一天。

Zsolt早已心知肚明,國內的足球水準遲早無法滿足他展現出來的天賦。Zsolt在「多出的」事情中增加了語言這塊,他從小就培養Szoboszlai除了母語外必須多學德文和英文,這些多的東西更是對以後Szoboszlai的轉會選擇起到了相當大的作用。

各項事情都準備完善,讓Szoboszlai在各個階段看起來都那麼理所當然。

像是最後在歐國盃附加賽擊敗了冰島,接受採訪的Zsolt講到以下的話:

“He’s mentally prepared for situations like this. If he isn’t disciplined in his thinking, there are no last-minute goals.”

Szoboszlai總是準備好的,不管是在什麼階段。

而憑藉著「充實」的訓練,這位在匈牙利慢慢成長的天才盤帶手逐漸茁壯了起來,經過了父親8年的訓練,逐漸地展露頭角。

在Fonix Gold的Szoboszlai帶領著球隊擊敗了同年齡的拜仁、巴塞爾、諾維奇還有薩爾斯堡。

是的你沒有聽錯,那個改變他命運的球會來了。在擊敗了薩爾斯堡後,終於在2015年,這間世界頂級的「運動企業」找上了匈牙利這位神童。

那是上一篇文章我們提到的紅牛,不僅僅在「飲料」、「極限運動」上取得成功,野心勃勃的他們也想要在足球上佔據一定的歷史定位。此時在足球圈內大家最熟悉的紅牛並不是還在低級聯賽的萊比錫、不是遠在美洲的巴西、不是有亨利的紐約,而是在奧地利總部的薩爾斯堡。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