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2/05/19

當面對失利,你不一定非得逃離,也可以選擇經典回歸。

這一切都在說明:雖然輸了很多次,但安吉時代做得努力並非徒勞無功。你可以回頭再次相信自己一次。 這讓我想起《瘋狂麥斯:憤怒道》中故事,當一群人來到傳說中的綠洲,發現那不是想像中的伊甸園,只是一個乾涸之地。於是他們決定啟程搶回汽油和活水,去面對不死老喬和他的軍隊。 有時候,面對不如意的處境,你不一定非得逃離,也可以選擇經典回歸。

作者:Dexter

尼可拉斯

說得好!

面對不如意的處境,你不一定非得逃離
也可以選擇經典回歸。

傑米

錯字 : (Tont Parker)是體系球員 - Tony

不動聲色

好文!
特別喜歡說勇士的一段,道出了我喜歡勇士的原因

YM Su

希望今年不管誰奪冠,都能夠成為NBA扭轉LBJ所帶起的那種抱團奪冠文化--->這種文化決稱不上經典回歸,而是像蝗蟲過境一般,不停地吸乾一支又一支球隊的血,看了令人生厭而已

bouncepass

謝謝作者好文!

競技起源於古希臘,其中所展現的青春、力量、速度,皆宛如神性的特質,因而競技的優秀者猶如神靈在場。

時序來到當代,資本主義作為一種「壓力裝置」,形塑當代的運動競技文化。在競技中的神性特質很好的作為資本主義發展運動的宣傳養分,人們驚嘆於種種「現象級」的競技力,使得資本得以投入更多在競技運動中。然而,資本主義的壓力裝置同時也加速了競技文化的代謝:更為功利化、速度化和量化。

Michael Jordan的成就宛如幽靈般縈繞在眾球星心中。當聯盟球星宛如強迫症般的追求冠軍、追求快速累積冠軍數量時,冠軍所代表的價值和意義也就越虛無化和空洞化,因為背後缺少了文化的積累,更多的是個人的強力。冠軍,本應有其意志和高度,如同在基督教中人與神的盟約,或古希臘普羅米修斯帶給人類火種一般,球星和其生活的土地與城市本應有種締結關係。

NBA是一個擁有怎樣的籃球文化的聯盟?Lebron James的問題不在於所謂組團,而是他捨棄了盟約,他不在場了。90年代是一支球隊圍繞一個球星打造隊伍的時代,撇開Jordan不談,還有Hakeem Olajuwon、Reggie Miller、Patrick Ewing、Charles Barkley,但他們其中大多數都未有一冠,因奪冠過程中有太多的不確定和偶然。印象中Shaquille O'Neal曾說過他在熱火的最後一冠是以他為中心來奪取的,這位球員生涯從90年代開始的名人堂球員,他的兩次出走都是因為要求球隊必須以他為中心,我們可以說那是一個大寫的自我,但可以看到當時球星意志的高度。

在當代,當榮耀抽象為冠軍的數量,冠軍即一切的價值之後,冠軍呈現的是另一種文化價值,它的意義與價值是在經濟、資本、商業和市場。弔詭的是,當聯盟球隊的頂薪可以開給一位球星一年四千到五千萬美金的合約時,似乎又變向的強迫球隊以一人為中心打造隊伍。資本主義和籃球文化形構成二律背反,一方面加速代謝使得王朝的建立更形困難,但同時又像似要球團們回到過去以一人為核心建隊,而這也代表球團的對球員的投資和眼光必須更精準,而這又必須回到球隊文化的建立。

當Patrick Beverley充當球評時,也許有人覺得他大放厥辭,但影片的流量和底下留言按讚數又告訴我們仍有觀眾愛這一套。如果我們要反省NBA有怎樣的籃球文化,當詹姆士在熱火與騎士奪冠證成他的自我之路時,大多觀眾仍是買單的,看看所謂Goat Debate。Jordan在公牛歷史級的六冠,也許再不會有這樣的人和成就了,但光從其背後奪冠的思路、心態和意志,其實Goat Debate根本是不成立的,因Jordan的成就和詹姆士所繳出的種種現象級數字和成績,是不同文化和意志所形成的結果。然而,只要全世界的觀眾、觀看籃球的我們仍然崇尚種種現象級的展現,那麼所有的一切也許仍會在資本的宰制下被認同與證成,就像Beverley仍然接著連上幾天的ESPN,都快變成他的個人秀了。

因而作者提到的勇士文化才彌足珍貴,而塞爾提克的旅程才顯得格外有意義。今年打入東西區決賽的勇士、塞爾提克和獨行俠的球星都是自選自養的,熱火也從落選秀球員中找到珍珠。我們應該慶幸,正因有這樣的文化才能救贖一個球星、一個球隊、和一個聯盟。

aquaman

有許多評論談到靠選秀成功的都是勇士馬刺,其實塞爾在過去15年的勝率不輸勇士馬刺熱火騎士這些冠軍隊,只是沒得冠軍就不被重視了。在GAP組成之前,皮爾斯就一直抱怨自己不受重視,即使有真理這個外號仍只被視為爛仗王,不是
強者。如果GAP沒成功奪冠又或者他們的對手不是Kobe的湖人,皮爾斯的評價會遠遜現在的哈登,所以冠軍很重要。對於我們不住在美國或加拿大的人來說,球員比球隊重要一點點,對大城市來說全球化行銷比較賺所以冠軍與球星很重要,對於小城市來說在地收入比較重要所以冠軍與培養願意留下的好球員很重要。

Everyday Law

沒辦法…PP打球就是沒有2000年初期那些搖擺人花俏,但他就這麼一直默默扛著綠軍直到迎來KG和Ray,坦白說聯盟願意給他75大球星我很訝異。

aquaman

原則上75大就是先從冠軍隊主力先挑人選,KI,Lowry, Pau Gasol也許是被掩蓋光芒被跳過的,很可惜。

Everyday Law

一、去年C’s沒有被橫掃哦。
二、今年的C’s跟以往幾年真的完全不同,Smart真真正正接下先發控球的工作,而且做得不賴;禁區終於等到菜蘿蔔健康長大,G威也是發揮他倍受期許的超齡球商,以及練就穩定的外線;雙J在控場上還有努力空間,但這件事現在可以交給Smart跟Al來做,今年真的是Tatum時代以來最有機會問鼎冠軍的一年。

YM Su

Smart能成長到今日這般高度其實是最讓人訝異的,從以前的防守專家,但進攻技巧粗糙,投籃不穩,組織也不怎樣的莽張飛,變成今日青賽這樣一隻冠軍後補強隊的第一主控,實在是令人想像不到。波士頓中間也好幾次想把他換走,或是找來其他的明星控球來負責控場的任務,只能說,Smart堅持下來了,而波士頓運氣很好的沒有把他賣掉,今年的青賽真的很有看頭。

派翠克·貝弗利(Patrick Beverley)正在經歷一個從運動員改行體育評論員轉型。而從前車之鑑來看,雷迪克(JJ Redick)是少數,帕金斯(Kendrick Perkins)是多數。果不其然,Pat Bev選擇成為後者,成為那種更受電視台歡迎、滿嘴跑火車、更愛比較誰更強而不是為什麼他更強的那種體育名嘴。

聽聽他說了什麼:聯盟中沒有球隊懼怕一支64勝的隊伍?一個生涯拿了9次防陣的球員是交通錐?這讓我想起前幾天T-Mac那些敗人品、且毫無風度格局的發言,稱帕克(Tony Parker)是體系球員,接著又繼續對哈登(James Harden) 落井下石直言對方若不是得利於規則最多場均18分。這兩人是一回事。

請繼續往下閱讀

這並不是個案,當你工作於媒體產業,就會常常看到過這種人,他們熱愛受關注及金錢的程度,勝過他的本業。拿貝弗利來說好了,你甚至都不能明白為什麼他在弄傷一個球員之後還能笑得出來,然後做出一些來自比奇堡的滑稽動作。就算用作為一個人的低標道德標準,那也是無法接受的——看到這些其實會讓人蠻難受的,利拉德(Damian Liilard)來自靈魂的呼喊說得很準確:「在電視上裝作自己說了真理,卻在私下對話裡祈禱別人失敗,這是可笑的行為。」

沒人知道保羅(Chris Paul)曾經對Pat Bev做了什麼,後者要表現得像是自己家人被綁票一樣充滿不共戴天之仇的敵意。但我們得繼續專注於真正重要的事情本身。那就是太陽這個輝煌賽季以一個令人驚愕且恥辱的方式結束。

這個系列賽有很多數據必須去檢視,比如說在系列賽第7戰之前,太陽這兩年沒有任何一個系列賽團隊有效命中率是落後的;保羅生涯在場均低於6助攻的系列賽只贏過一次;東契奇生涯搶七戰場均38.8分;太陽這個系列賽前6戰只進了64顆三分球,這和小牛例行賽對手的場均命中數吻合(10.9顆,聯盟第一)。

但沒有一個數據,能說明他們為什麼在搶七戰上半場輸了30分,就如同巴克利說的:「你可以預期太陽輸,但無法猜到他們以這樣子輸。」太陽上半場41投10中,只得到27分,就和東契奇前兩節的得分一樣。

請繼續往下閱讀

這是少數無法用數據來評價的系列賽,因為太陽第七戰荒唐的表現,居然在一夜之間讓系列賽前6戰的客觀事實翻轉。前六場打完太陽有效命中率55.7%,獨行俠是53.6%;第七戰之後變成54.1:55.7%。

保羅過去因為體型問題,在高強度賽事中往往會隱身,這是可以預期的,2015年快艇對火箭、2021公鹿對太陽都是案例;獨行俠在基德(Jason Kidd)入主之後,變成聯盟最好的防守球隊之一,特別是在擋拆之後的處理上(例行賽每回合丟0.85分,並列聯盟第5),而太陽是最愛打擋拆的隊伍之一(場均21.7次,聯盟第6)。

太陽從例行賽最擅長防守擋拆的隊伍之一(每回合丟0.85分),季後賽變成倒數第2(每回合丟1.06分),這些可能都是他們突然從一個被外界看好的系列賽中被糾纏住、最後不得不在背水一戰面對一支擁有未來聯盟門面,且有多名出色持球者、防守端鬥志高昂的球隊的原因。

但是半場落後30分——在東契奇末節沒打的情況下,最多落後47分——全場輸了33分?你沒辦法解釋這些。

請繼續往下閱讀

水管上該場賽事精華的第一個評論非常準確:「這必須是任何一支球隊在搶七戰比賽中所能給出的最差表現,太陽隊根本沒有贏球的慾望。」

這一點倒是有數據可以證明:保羅和布克(Devin Booker)此役上半場合計11投0中。作為球隊中最好的兩名球員,這個數字是不可接受的。但重點其實不是後面的0,而是前面的11。在隊友狀態悽慘,肉眼可見的手感低迷時,他們沒有盡一切努力在比賽還能挽回時拯救球隊,保羅甚至只投了4球,直到第3節過了快一半才打進自己的第一個運動戰進球。貝弗利的謾罵無須理會,但保羅值得一切對他的合理批評。

在沒有重大的傷兵名單異動,以及不可抗力的外界事務情況下,太陽在系列賽最後兩戰都輸超過30分,打破聯盟記錄。

值得一提的是,保羅生涯第5次在系列賽一度2:0領先時被翻盤。他因此而膽怯了嗎?太陽有因此感受到壓力嗎?不知道,但這一次,歷史又重複了它自己。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訂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