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2/05/19

藥檢錯判異常,選手莫名其妙被禁賽,名譽損失跟心理壓力怎麼調適?當運動員陷入負面情緒該怎麼幫助他?圓桌體育大會

現年22歲角力國手張惠慈一直是搏鬥場上的常勝軍,他曾在2019年摘下U23亞錦賽金牌、亞青賽金牌、世青賽銀牌,在賽場上有非常輝煌的成績。然而,2020年7月張惠慈被驗出禁藥EPO(紅血球生成素)遭裁定禁賽2年,因為這樣,他錯失了東京奧運,全大運締下的2連霸紀錄也因而中斷,一直到2021年底,世界運動禁藥管制機構(WADA)發布的文件提及,東亞0.5%至1%人的「變異基因」可能導致偽陽性結果,經採樣分析、專家討論後,中華運動禁藥防治基金會(CTADA)確認張惠慈基因變異,撤銷禁賽令。在這一年的期間,他陷入負面情緒,社會以及環境的耳語讓他的名譽完全喪失,甚至一度讓他萌生自殺念頭,還好,在家人的幫助以及陪伴下,他漸漸地走出陰霾,能夠重新面對每一天的生活以及挑戰。其實,在體育圈中,選手、教練或是相關人員在體育場域中因為各種原因而陷入負面情緒以及心理壓力已經不是新聞,近年包含網球名將大阪直美、游泳名將Phelps以及NBA球星Derozen都曾公開發聲,希望更多人能夠重視運動員心理健康議題。

一、運動員為何產生心理壓力?跟一般人有什麼不同?

      運動員在人們心中的刻板印象應該是剛強、不屈不撓,跌倒能夠馬上再爬起來,否則很容易被定義為心理素質不佳或是面對挑戰過度軟弱,難道運動員沒有陷入負面情緒求援的權利嗎?

      根據國際奧會在 2019 年的數據顯示,有將近 35% 的精英運動員曾患上心理疾病持續一年,而有 25% 的大學運動員們有憂鬱症狀,運動員們因長期、高強度的訓練,以至於普遍對於傷病痛有比一般人更高耐受度,以及長期備賽壓力下,都很有可能讓他們對於自己心理健康的認知糢糊不清,這也使得他們可能在不知不覺的狀況下變得更糟,同樣也因為如此他們在診斷及治療都比常人更為困難。

      運動心理,對許多人來說是相對陌生的場域,不少人認為心理學不就是心理學,怎麼還會分運動員跟一般人的心理學,但其實並不然。

      運動心理主要可分為兩類:健身運動心理學和競技運動心理學,兩者所適用的對象、運用的方法和內容等都有著很大的差異。

      台灣運動心理學會理事長張育愷説:「以健身運動心理學來講,針對對象是一般社會大眾,一般社會大眾關心的事情就是:我要從事什麼樣的運動能夠幫助我達到心靈的健康。那競技運動心理學是什麼,因為運動員的訓練非常辛苦,要怎樣能夠讓他們堅持下去,這就是有關運動的動機問題,而運動競技的動機跟一般人從事健身運動就會有很大的不同。」

      國訓中心運動心理諮詢師陳美綺分享:「一般的諮商心理做的很多都是自我覺察、自我探索跟調整,相像的地方就是都是在了解自己、知道自己正在發生什麼事情。但運動心理會更聚焦的是在運動表現上,除了一般心理之外,更擅長的是運動科學。運動員產生壓力不一定只有心理因素,也有可能是在身體上的狀態、技術訓練上遇到的瓶頸,該怎麼去協助他回到運動表現裡面去,在協助他的過程中,需要跟教練、訓練師合作,這個能力比較不是一般諮商心理師會有的。」

 

二、該怎麼幫助運動員克服心理壓力?

      要能夠幫助運動員克服心理壓力,最重要的就是要理解運動員會產生焦慮的癥結,基本上最大的關鍵就是來自於對自身處境可能產生的焦慮。

      焦慮是人在面對壓力時,自然而然產生的反應,隨著比賽、競爭越來越激烈或是身份地位越高,就會讓運動選手越害怕掉落王座或是比賽失利,因此選手的焦慮也會隨之攀升,不只包含情緒上的擔心跟害怕,也包含生理上的反應,而且焦慮也會佔用人的注意力及工作記憶,從而影響運動選手的表現以及日常生活。

      焦慮又可分成特質焦慮和狀態焦慮,特質焦慮是屬於個人對心理壓力的一般反應傾向;狀態焦慮是屬於個人面臨特殊情境時所產生的暫時性焦慮,情況如有改變,焦慮也隨之消失,因此當遭遇環境刺激,個人會感覺,自身能力與外在刺激間的不平衡進而產生威脅,再加上個人本身的特質焦慮而產生狀態焦慮並激起生理反應,影響到工作或運動表現。

      因此,我們需要認知,運動員的焦慮不只是來自當下所發生的事件,也可能雜揉進個人原來的性格以及成長背景,舉例來說,桌球選手在面對每一個球的來回,產生焦慮的原因,可能來自於當下對對手的不熟悉,也有可能來自過去在賽場或是訓練過程的經驗,當選手焦慮時會比較專注看著球,而不是看著對手,這樣就會影響選手對於下一球的預測。焦慮也可能會引發「過度警覺」(hypervigilance),處在過度警覺狀態的運動員,視野會變得比較狹窄或是專注在瑣事上,從而錯失了真正重要的資訊。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