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2/05/21

偉大終結者也需跨越心魔—Kenley Jansen重返巔峰的心訣

2020年,道奇拿下世界大賽冠軍,一吐數年屢次闖世界大賽舞台卻鎩羽而歸的怨氣。多年來都是道奇守護神的Kenley Jansen,但取得勝利當下,在投手丘上守成的投手卻不是他,他試著融入隊友們的狂歡慶祝中,旁人卻能看得出他的失落。該年冬天,他接受經紀人建議,尋求心理醫師協助,意外成為他近兩季重返巔峰的原因。

本文編譯自The Athletic How therapy helped Braves closer Kenley Jansen reclaim his place among the game’s elite

5月2日,Kenley Jansen像往常一樣開始了他的晨課。睡醒不久後便在紐約旅館的房間進行打坐冥想;接著聆聽音樂以便集中注意力;在前往大都會主場花旗球場的公車上,他坐在隊友旁進行了呼吸吐納。幾小時候,他以如自已所願,而且也少有人及的方式結束了這一天:第九局以亞特蘭大勇士終結者身分上場順利關門,贏得了生涯中第357個救援成功。

在接下來同一周的禮拜六,再奪下第358次救援成功的Jansen,去年9月就已經滿34歲了,為了應對自己招牌卡特球隨年齡上升而下降的球速,他近年來改變了自己的飲食與重量訓練。但Jansen認為,靠著心理治療與冥想重建的心理狀態,才是今年表現回升的最重要關鍵。'

「我現在感覺自己比在道奇的全盛時期還要厲害。」Jansen表示:「我覺得2021和2022年的我,是自己年輕時期的進階版。因為我經歷並突破了許多逆境,所以現在的我比起以前具備了更多技巧,也更加成熟了。」

Jansen是在2020賽季結束後開始接受心理治療。那年秋天他跟著道奇隊贏得了世界大賽的冠軍,但他現在才能坦承,那雖然是個難得的經驗,但對自已而言其實是百感交集,五味雜陳。他當然很珍惜贏得冠軍的那個瞬間,但比賽卻不是以自已夢寐以求的方式結束的。Jansen一直都想像著道奇終結冠軍荒的那天,自己會是拿下最後一出局的投手,但真的到了道奇球迷引頸期盼的那一天,他卻只能在牛棚看著Julio Urias在場上終結這歷史性的一戰。

Jansen並沒有怪Urias,也沒有怪道奇總教練Dave Roberts,他甚至也沒有真的怪自己。他當年雖然從職涯的低谷2019年反彈了,但他也認清了自己不是在高壓的關鍵時刻下的最適人選,這鐵的事實讓他痛苦萬分。

「有時候,你需要認清你的隊友可以在你狀態不好的時候拉你一把。」Jansen說道:「但是內心深處你一定會感到不舒服,因為你已經習慣性地想要幫助團隊取得勝利,所以你想要成為站上投手丘的那個人。對我來說,當下沒有辦法投球……很抱歉,我可不想當個縮頭烏龜,我必需要上場。」

雖然一個終結者為了避免賽末失分而必須武裝自己,但是Jansen為了重新證明自己能勝任這個角色,反而需要卸下心防。正因為他能正視自己的脆弱之處,才能聽從經紀人的建議自2021年開始了心理治療。而直到今天,他在適應亞特蘭大這個新環境的同時仍持續地在接受治療。

勇士隊今年賽季的前一個月表現相當糟糕,但這和Jansen完全無關。他已贏下至今的所有9次救援,也還沒被對手擊出全壘打。在減低自己的保送率後,他的三振保送比(Strikeout-to-walk Ratio)來到了自2017年之後最高的5.5(2017年為15.57),別忘了那年他可是在賽揚獎提名投票中名列第五。

Jansen近兩季成績(本季成績統計至5/21)
賽季 出賽 防禦率 救援成功 K/9 BB/9 FIP
2021 69 2.22 38 11.22 4.70 3.08
2022 16 2.70 9 11.88 2.16 1.18

對於總教練Brian Snitker而言,如何運用Jansen並不困難,因為只要「在第九局領先的情況下把球交給他就對了」。

Jansen的主要球種仍是他的卡特球,眾所週知的一代制霸武器。春訓時,後援老將Darren O’Day在牛棚練球時近觀Jansen,發現了他的卡特球比自己想像的還要威猛,O’Day表示他只知道Jansen善於投卡特球,卻沒有意識到他這顆球有著不可思議的球路變化:「他簡直就像是天降神獸,千真萬確!」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