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2/05/21

【Indy500】為何印地500大賽冠軍的慶祝方式是喝牛乳?

在譽為「賽車界三大賽」的印地500大賽裡,奪下冠軍的車手的獎勵並非一般常見的香檳浴,而是一瓶冰涼的牛乳,為何這場歷史悠久的大賽會有這樣的傳統?

作者:Athrun

這項傳統得追溯到1936年舉辦的第24屆大賽,這年的大賽除了是冠軍獎杯「伯格華納杯」(Borg-Warner Trophy)與安全前導車(Pace Car)問世的一年外,Louis Meyer也在奪下個人第三座大賽冠軍後做了一個不尋常的舉動——大口喝下酪乳(buttermilk)。

根據歷史記載,Meyer的母親曾告訴他在炎熱的天氣裡喝下酪乳會有提神醒腦的效果,而Meyer喝下酪乳的照片吸引了印城某位牛奶業者的目光,並因此開始向大賽賽會提供牛乳(業者並不知道Meyer喝的是酪乳)。

提供牛乳的行為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的1947年-1955年因身為賽道營運主席的三屆大賽冠軍Wilbur Shaw僅提供水而一度中斷,直到Shaw於1954年因空難意外身亡後才被重新提起,隨後美國乳製品協會宣布只要冠軍車手願意在指定時間內喝牛乳,車手與首席技師就能分別獲得400美元(2022年約為4251.6美元)與50美元(同前,約為531.45美元)獎金。

而且這項傳統能就此打下根基還得感謝1956年冠軍Pat Flaherty,印城賽道史專家Donald Davidson曾如此寫道:

「幸運的是1956年冠軍Pat Flaherty患有輕微低血鈣症,讓他有平時飲用牛乳的習慣,他在奪冠後除了從Wilbur Shaw獎杯喝水外,還大口喝完整瓶牛乳且並要求再來一瓶。」

不過途中還是有兩位車手未遵從這項傳統。

第一位是三屆大賽冠軍Bobby Unser。雖然他在1968年首度奪冠,以及1981年充滿波折的第三座冠軍時並未喝下牛乳,但他在1975年榮獲第二座大賽冠軍時有依循傳統。

第二位則是兩屆大賽冠軍Emerson Fittipaldi。雖然這位兩屆F1世界冠軍在1989年首次奪冠時有遵循傳統,但他在1993年第二度奪冠時為了宣傳自己在巴西家鄉的柳橙果園而先喝了一口柳橙汁而掀起軒然大波,最後Fittipaldi只好公開向美國乳製品協會道歉,並退還5000美元獎金才好不容易平息這場騷動。

為了即刻為大賽冠軍準備牛乳,取得大賽決賽參賽資格的車手都會獲得牛乳供應商印地安納州乳製品協會的問卷,根據《WinnersDrinkMilk.com》的說明,印州乳製品協會提供充滿乳香、多數車手首選的全脂牛乳、2%低脂牛乳與脫脂牛乳作為選項,甚至還可指定冰度、調味乳(像是兩屆大賽冠軍Juan Pablo Montoya就勾選『含脂量隨意』與巧克力口味),或是適用乳糖不適症者的客製版牛乳(如果這樣還是不行就真的很抱歉了)。

Meyer當時暢飲的酪乳雖然還是會有車手填寫,但印州乳製品協會並不將此列為正式選項。對此協會表示當時Meyer飲用的酪乳是他母親在製作牛油後剩餘的傳統酪乳,口感與現代酪乳相較清爽且滑順,但現代乳製品大多是從大型工廠生產,這樣的酪乳已幾乎不存在於市面,而且不易保存。

現代的酪乳是以新鮮牛乳添加乳酸菌與少許鹽調和而成,雖然仍可拿來飲用,但以烹飪做為主要用途,「如果有車手願意挑戰,我們會將其納入特別選項」,協會如此表示。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