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2/05/24

〈女棒20〉女版穆西納 從8+9妹到巔峰引退的國手——許語宸

許語宸在球員巔峰時期,幾乎就是中華隊固定班底,無論是在球界對她較有印象的「陳乃嘉」時期,或是後來的許語宸。自嘲過去是「冠軍絕緣體」的她,在台北市立大學(北市大)時因球隊戰力超群,冠軍、投手獎項拿到手軟,包括2015年全國女子棒球錦標賽最有價值球員、隔年的全壘打王,國際賽場上與黃巧芸一個先發、一個後援,打造中華隊勝利方程式。

作者:WBT

〈女棒20〉是因應台灣女子棒球發展二十週年,由社團法人台灣女子棒球運動推廣協會成立舉辦的一系列慶典。從紀錄片《我們的球場》,到圖片、文字紀錄,希望將女棒在這些日子以來的努力、過程透過各類媒介,傳遞給所有的台灣人。

 

〈女棒20〉系列文章已在三八婦女節正式上線,請跟著我們的腳步,聽聽台灣棒球女孩的故事。謝謝她們,也謝謝你們。

 

講到中華男子成棒隊,你心裡可能會想到的是「陳金鋒」「王建民」,年輕一點的球迷會想到「林智勝」。

 

而講到中華女棒隊,這個人可能就是代表人物之一,她叫許語宸(原名陳乃嘉)。

 

小小8+9 靠棒球扭轉人生

 

許語宸小時候就讀新北市新埔國小,由於是單親家庭,天性又強悍,理應充滿歡笑的童年,她卻是渾身暴戾之氣,「我當時就是個小太妹!」受訪時,許語宸說了無數次的「我小時候很壞」,我心想,一介小學生能有多壞?「看到六年級的男生多看我一眼,我就會衝下去揍他,我那時候才三年級。」哇塞,還好我們是電話訪問。

 

許語宸脾氣暴躁,但運動天賦極高,在校內運動會的表現讓她被看到,並遇到人生第一位貴人——體育組長吳偉昇。「吳老師看我跑步特別快,壘球擲遠比棒球隊丟得還遠,他鼓勵我走體育這條路,還帶我去棒球隊報到。」

 

新埔國小是北部少棒傳統勁旅,培育出不少職棒球員,如樂天桃猿郭永維(當時叫郭修維)、統一獅狀元林子豪、最近升上一軍就開轟的富邦悍將陳真等人。

 

而吳偉昇,就是現中華職棒味全龍的內野手吳東融的父親。

 

吳東融當時也在新埔少棒隊,但許語宸入隊時他已經六年級,因此兩人只當了一年的隊友,交情卻是一輩子,因為許語宸新家離學校太遠,便住進吳東融家,她的人生中第一次出現「父親」這個角色,也是她第二人生的開端,即使她才10歲。

 

「吳老師教我棒球,師母教我課業,學業、練球都可以兼顧,我真的非常感謝他們。」其實當時還有另一位小球員也住在吳公館,他是何紹彬,前職棒球員何献凡的公子,曾與美國大聯盟(MLB)邁阿密馬林魚簽約,現已回國。

 

吳偉昇是和藹可親的慈父,讓許語宸免於寄人籬下之苦,但「嚴師」的部分就有點苦了,「他話不多,但要求相當確實,常常他一邊看電視,我們在旁扎馬步、甩毛巾。他的口頭禪是『好了我會叫你』,然後就放著我們一直練、一直練,或許就是這樣幫我們打基礎,才成就了我們的棒球路,你看吳東融現在那麼穩定的守備就是明證。」

 

許語宸語重心長地說,當時的自己真的很壞,「如果有個多重宇宙是我沒有遇見他們、沒有開始練球,我應該真的是個很壞的人,所以體育真的能改變一個人,讓人變好。」

許語宸(右)個性豪邁,跟從小的成長背景很有關係。(圖/許語宸提供)

女壘非我應許之地 斜肩飆速燃燒棒球魂

 

跟上一集(詳見:〈女棒20〉你知道台灣辦過女棒世界盃嗎?「女生要從棒球的配角,變成主角」)談得一樣,許語宸升上國中後必須轉打壘球,雖然不甘願,也只能接受。不過到了台北市士林高商(簡稱北士商),她遇到人生第二位貴人,楊章鑫。

 

楊章鑫是球員出身,還是中職球隊時報鷹的創隊元老,退役後轉任教練,從沒帶過女子隊的他,在北士商與這群小妮子成為忘年之交,學生都稱呼他「爹地」,球隊氣氛顯然是很好。

 

「爹地只有生兒子,他好像把我們都當他的女兒,非常照顧我們。」許語宸說,自從小學畢業後幾乎沒碰過棒球,能在楊章鑫麾下重拾棒球樂趣,讓她比誰都積極,但求好心切的她承認經常沒大沒小,「但楊教練永遠是很有耐心地教我,還教會我很多道理,他比任何人都像我爸。」

 

重新點燃棒球魂的許語宸進步飛快,非官方數據曾投到120公里球速,以女生來說非常驚人。如果你沒有概念的話,日本紀錄是由目前效力西武獅女棒隊的左投山田優理保持,她曾在2018年就讀大學時測到129公里,加上只比她慢1公里的森若菜,被日媒盛讚「130公里時代」即將來臨。

 

「當時我對自己很有信心,因為離開棒球這麼久,還能有進一步的成長,當然要非常感謝爹地的指導,他在細節上的調整幫助我非常多。」

許語宸熱愛直球對決,無論是場上,還是場下。(圖/許語宸提供)

恩師驟逝 接下「爸爸」的88號衣缽

 

2015年,楊章鑫因病辭世,享年49歲,收到消息的時候許語宸人在中國上海,「很不能接受!」事隔多年仍難掩悲傷,「我出發前才跟爹地吃過飯,談未來的規劃,以及他希望我能去學校幫他帶球隊,本來約好回來後再碰面詳談,沒想到……」

 

許語宸說,仔細回想,楊章鑫確實經常跟她聊教練經,雖然她都不是隊長,卻獲得比別人更多的關愛,「以前從沒想過要當教練,但他過世以後,我反而想把爹地跟吳教練的信念傳承下去,或許是冥冥中有個力量在Push我吧!」

 

2014年、2016年都當選世界盃女棒國手,許語宸卻在巔峰時期選擇退役,到上海展開第三人生,尤其2016年曾有日本球隊邀請測試,原本有機會留下,成為台灣第一位登上日本女子職棒的選手,但她選擇放棄,跟楊章鑫的離世很有關係。

 

「其實我真的說不上來有什麼真正的『原因』,只能說我那時候真的很迷惘,爹地過世以後,我心裡好像少了一塊,也沒有人可以討論、沒有人可以依靠,坦白說,我很害怕。」一向很有自信的許語宸,我很難得看到她出現自我懷疑,或許,天才總是孤獨的吧。

 

以前對於背號沒有任何執著與迷信的許語宸,當教練後跟著恩師楊章鑫固定穿起88號,「88號是他來北士商後才穿的,他說因為他是我們的『爸爸』。」她笑說,不曉得是否是自己的因素,當地出現越來越多「88號教練」,也算是另類的「文化交流」。

許語宸(左)穿上恩師的背號,在中國傳承台灣棒球理念。(圖/許語宸提供)

在上海的日子,許語宸離不開體育,包括規劃教材、教球、企劃、寫教案、培訓教練,除了下場打球以外,幾乎包辦所有大小事,但她忙得很快樂。疫情期間她「超前部署」,比台灣藝人劉耕宏還早開辦線上課程,透過螢幕指導學員體能、棒球技巧,還組了一支女棒隊「奧盛小飛象」,將兩位恩師的理念帶到曾經想像不到的地方。

 

「我們球員的年齡層很廣,當中不乏私人企業裡優秀的高階管理。她們常常跟我說,『我老闆都沒罵過我,我卻要來這裡給你罵!』抱怨歸抱怨,她們還是很信服於我。要求學生認真做好每一件事,這也是我兩位老師的理念吧。」許語宸說。

 

獎項拿到手軟 女版「穆西納」巔峰時引退

 

許語宸在球員巔峰時期,幾乎是中華隊固定班底,無論是在球界對她較有印象的「陳乃嘉」時期,或是後來的許語宸。自嘲過去是「冠軍絕緣體」的她,在台北市立大學(北市大)時因球隊戰力超群,冠軍、投手獎項拿到手軟,包括2015年全國女子棒球錦標賽最有價值球員、隔年的全壘打王,國際賽場上與黃巧芸一個先發、一個後援,打造中華隊勝利方程式。

許語宸(右)曾是台灣最佳投手。(圖/許語宸提供)

 

但其實,許語宸已經默默萌生退意。

 

許語宸認為,棒球本來就是由投手主導勝負的運動,女棒實力差距又更明顯,投手水準幾乎決定了整場比賽八成的結果,「我是主力投手,出賽比較頻繁,每場又至少要投個100顆,對到最強的日本我也不能上去幫忙打,覺得很灰心。」

而且對於渴望對抗、對決的許語宸來說,台灣女棒比賽還是偏少,覺得實在不過癮,毅然決然選擇退役,往下一個目標邁進。「運動員的運動生命短,女選手又更短,我想在我還年輕的時候多接觸其他的領域,不是一定要佔住那個位置,才叫愛棒球。」

 

例如在上海當教練,許語宸剛開始覺得撐不起那件88號球衣,現在豁然開朗,「一個好的教練可以影響一個人很長的時間,就像吳老師、爹地之於我,我也希望能這樣影響更多人。或許,老天爺現階段給我的任務就是這個吧。」

看盡人情冷暖,許語宸(中)要在適合自己的地方做適合自己的事,教小孩子們打球的笑容永遠假不了。(圖/許語宸提供)

後記

 

MLB傳奇球星穆西納(Mike Mussina)2008年單季拿下20勝,季後卻宣布退休,提到自己的決定時,他給了個很有智慧的回答,「我不想要任何人告訴我『你差不多要退休了』,絕對不想。」

 

訪問許語宸時,其實有非常多內容證明她有多特別,礙於篇幅無法一一呈現,不過當她提到退役原因時我立刻想到Mussina,一查,果然英雄所見略同,不分國籍,不分性別,有智慧的人總是會做出最好的決定——或是說,會把自己的決定做到最好。

 

「只要適合自己的,就是最好的。」無論是天才球員陳乃嘉,還是88教練許語宸,祝福看文章的你與妳,也能找到最適合自己的人生。

 

延伸閱讀:

〈女棒20〉水能覆舟亦能煮粥 20年前的新聞成為女棒20年的幕後推手

〈女棒20〉以夢想為名的「家」 先鋒女子棒球隊

〈女棒20〉林子崴、江坤宇恩師 台灣首位女性A級教練:范悅圓

請繼續往下閱讀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