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Moses Moody,從「小兵立大功」開始的勇士防守新星

Steve Kerr突然喊了Moody的名字--那時戰況正膠著,西區決賽、Game 2、第四節,我們19歲的勇士新兵竟要直接上戰場了。雖然Draymond給予不小的鼓勵,但剛登場就打BOSS,這簡直比溫酒斬華雄還刺激... ...。

「環境很競爭,每個人都在拚,而我卻遭逢挫折--因為我當時受傷了。但現實就是這樣,我必須親手打造出一條屬於自己的路,讓自己更有競爭力。」

然而,他也很快遇到自己的伯樂。University of Arkansas的總教練,Eric Musselman很快就看出他的特別--成為NBA球員的心態與職業操守。

請繼續往下閱讀

Moody總是在訓練結束後額外「加練」投籃,空閒時間也不放過,重點是沒有人要求他這麼做。

作為2020麥當勞全美最佳球員,Moody每天都會在訓練房花上一些時間,確保自己維持良好的體態。除此之外,當他再度轉換身分,成為球隊的大一新鮮人時,他也能揮棄過去的成就,誠心接受有建設性的批評指教。

所有的一切,Musselman都看在眼裡,並且將這些「好性格」歸功於Moody的父母,Kareem和Rona。他們教會兒子什麼是「職業」精神,讓他打得像個職業球員,生活也過得像個職業球員,嚴謹而有紀律。

請繼續往下閱讀

 

「Moses的爸爸媽媽非常不可思議,他們也意識到自己的孩子很特別,擁有獨特的天份和心態,」Musselman受訪時表示。

「新生一進來,就會知道該如何在練習中堅持嗎?他們懂得如何讓身體做好準備,掌握訓練的方法嗎?如果這項評比滿分有10分,Moses絕對是穩拿10分的那一位。」

「他總是在訓練室裡,以正確的方式照料自己的身體,彷彿打了15年球的職業選手。當他練習投籃時,他從不掛著無線耳麥,或者放著喇叭音響,甚至一句話都不會說--他的專注力,達到令人難以想像的境界。」

請繼續往下閱讀

「某次我們打了場非正式的比賽,他打得很掙扎,沒辦法在籃框附近好好終結得分,於是我跟他談了一下。隔天,我就看到他帶著兩個陪練員在練習上籃,衝撞墊跟護具一應俱全。」

「我沒有要他進行這個訓練。我只是跟他說明我看到的、問題該怎麼處理,然後他就自動自發開始練了。」

這就是Musselman眼中的Moses Moody,宛如一塊沉默的璞玉,但遲早會發光。

 

2020-21球季,為家鄉球隊Arkansas出賽的Moody,場均可以獲得16.8分5.8籃板,外線命中率為35.8%,罰球也具有81.2%的水準。

不久後,他就被金州勇士以第14順位選中,準備和在G League磨練一年的 Kuminga當同梯。

然而,當時卻發生了一件令他印象深刻的事。前NBA中鋒、現任ESPN球評,Kendrick Perkins在選秀後不小心唸錯他的名字,排列組合一番,好幾次都是錯的。

Mody Moody. Mody Mosey. Moosey Mody

「在那個時間點,他那樣做是無可厚非的。畢竟我還沒有在NBA達到什麼成就,」Moody淡然表示。雖然自己的名字不像「字母哥」Giannis Antetokounmpo那樣特別,但陌生人還是可能記不起來。

「在阿肯色州,沒有人會搞混我的名字,但現在是時候把它帶到全國觀眾面前,讓大家知道我是誰了!」

當時的Moody發下豪語,夢想正一點一點實現。

 

由於勇士今年的目標並非重建,Moody沒有像其他樂透新秀一樣,獲得在母隊大量出賽的機會。即便如此,大學恩師Musselman還是樂見其成,很高興看到子弟兵能前往舊金山。

「因為球團跟他的一些面談、他的性格,以及他對於籃球的解讀能力,我當時有那麼點覺得,勇士會是他最後的歸屬,」Musselman回憶道,助理教練Ronnie Brewer也表示贊同。

「那是個對Moses來說,十分完美的位置。只要球員能獲得到勝利的經驗,不論何時,他的職業生涯就會迎來增強的契機。

回顧例行賽,Moody場均出賽11.7分鐘,貢獻4.4分,在52場比賽裡有11次先發。

跟體能更為勁爆的Kuminga相比,打在Moody身上的鎂光燈黯淡了些,他甚至沒有入選明星週的新秀對抗賽。但Moody還是默默在努力,並且讓人們在他身上看到未來--像是在3月7日,他面對金塊創下職業生涯新高的30分,讓不少球迷嚇了一跳。

他本該這麼好,只是時候未到。Jordan Poole也是一路這麼走過來的。

 

在發展聯盟,Moody可謂大殺四方。為Santa Cruz Warriors效力期間,他場均上陣32.3分鐘,貢獻27.4分6.2籃板1.6抄截。即便如此,他還是花很多時間跟Jama Mahlalela在一起,讓這位優秀的助理教練幫自己「再」升級。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