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2/05/27

終極對決-- C羅VS.梅西:Messi與Maradona(一)

英國記者Sid Lowe說觀賞那記進球後,一個新的混合名字誕生了,你可以叫他「Diego Messi」,也可以叫他「Leo Maradona」,赫塔菲進球幾乎可說是英格蘭進球的複製,同樣的路徑、同樣的加速與停頓,唯一不同的地方在於,Messi是用右腳把球踢進的,AS報體育記者Alfredo Relano這麼寫道。

作者:alonetogether

前篇回顧

天使與魔鬼—馬拉度納:上帝之手

終極對決-- C羅VS.梅西:Messi騰飛

終極對決-- C羅VS.梅西:巴薩一隊的召喚與Rijkaard的耐心

終極對決-- C羅VS.梅西:梅西,巴薩一隊初登板

終極對決-- C羅VS.梅西:拉瑪西亞青訓營

終極對決-- C羅VS.梅西:小巨人Messi

終極對決-- C羅VS.梅西:Epoch-Shaping Rivalries

終極對決-- C羅V.S.梅西:俱樂部

終極對決-- C羅V.S.梅西:山羊

Ronaldinho自從在06年世界盃上因巴西失利而被某種程度上當作代罪羔羊以後,在巴薩隊中的狀態逐漸走鐘,而黑豹Samuel Eto’o也被Rijkaard降為球隊第三前鋒,這使得Lionel Messi在巴薩的地位愈來愈穩固,他在36場比賽中踢進了17球,雖然說現在再回看那些進球影片,會覺得Messi外表看起來實在太年輕了,他就像球場管理員的小孩在球場整理時間到場上隨意奔跑一樣,他的頭髮瀏海蓋住了前額,身體也好像沒有發展完全,當然他的技術可是比多年的職業足球員還要進階,我們更常看到的,是場上對手拼命追逐他的身影。在2007年三月皇馬與巴薩的比賽裡,Lionel Messi更是上演了個人在國家德比的首次帽子戲法,而從這裡也向我們預示,足球迷就要觀賞到西班牙近代足球史上最令人興奮激動的國家德比大戲了(過沒幾年,另一位巨星C羅就要來到!)……與皇馬戰後,巴薩宣示了他們對Messi長遠的信心,他們把Messi視作球隊最關鍵的球員,和他簽了一份延長合約,薪資從170萬歐元大幅上升到650萬歐元,而解除合同/釋放條款(release clause)的金額則是提高到令人咋舌的1.5億歐元。

 

在Andreas Campomar那本描寫拉美足球的書(Golazo)裡面,他說自從Maradona退休以後,阿根廷足球馬不停蹄地在尋找下一個彌賽亞,畢竟我們都知道Diego Maradona率領阿根廷拿下了1986年世界盃冠軍,他是從貧民窟出身的窮小子,最終他成了阿根廷永恆的英雄,數以百萬計的球迷將他們的人生投射到Maradona身上,彷彿這樣,他們自己也能夠達成不可能的夢想!Maradona提供給阿根廷人,既是身分認同,也是遁逃出口,他們在他的球技中看到純粹,他們甚至稱它為詩,於是乎阿根廷的年輕球星都必須肩負成為「下一個Maradona」的重擔,從Ariel Ortega到Juan Roman Riquelme都是如此(可惜的是他們都失敗)。而Lionel Messi在歐洲足壇的橫空出世,讓許多阿根廷球迷將小獅王視作老馬的最佳繼任者,Messi帶領阿根廷國家隊重返榮耀,似乎也只是時間的問題而已?!

 

 

在2006-07年球季國王盃準決賽第一輪巴薩對赫塔菲的主場比賽中,Messi就用一個令人想起Diego Maradona在1986年世界盃八強對英格蘭那記「世紀進球」的射門表演,讓人將他與Maradona給聯繫在一起。年方19歲的Messi,從己方半場接到球,他把球像膠水般穩穩地黏在自己腳上,開始朝赫塔菲的球門進攻,他一連串的衝擊、迴旋、轉向、佯攻,最終擊敗了6位防守者(神奇的是,有媒體將赫塔菲後衛外加守門員這6名Messi腳下亡魂的名字也列出來啦,他們分別是:Paredes、Nacho、Alexis、Belenguer、Garcia以及Redondo)將球射進,而這一個PLAY,也瞬間成為世界足球頭條!英國記者Sid Lowe說觀賞那記進球後,一個新的混合名字誕生了,你可以叫他「Diego Messi」,也可以叫他「Leo Maradona」,赫塔菲進球幾乎可說是英格蘭進球的複製,同樣的路徑、同樣的加速與停頓,唯一不同的地方在於,Messi是用右腳把球踢進的,AS報體育記者Alfredo Relano這麼寫道。

 

當然啦,我們都知道這兩個進球在文化脈絡上還是有很大區別的,Messi的對手是實力與巴薩差了好幾個檔次的小俱樂部,而西班牙國王盃,對許多想追求獨立的加泰隆尼亞民族主義者來說,則是一個政治宣傳意味濃厚的比賽,他們不想對此(國王盃)太過投入,極端點的甚至還會拒絕承認此項盃賽的合法性!至於Marodona那顆進球,之所以被選為「世紀進球」絕對不是無的放矢,他當時所面對的挑戰與壓力無疑更加巨大,那是1986年世界盃八強淘汰賽,阿根廷的對手則是讓他們在福克蘭群島戰爭中戰敗並蒙羞的英格蘭,Maradona注定要為他的國家在足球場上復仇,他肩上背負的是整個國家的希望以及戰死將士的重量,這一切的一切都讓當時的墨西哥阿茲特克體育場滿溢著情緒、文化和政治的力量,那絕對不是西甲國王盃四強比賽可以比擬的。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