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經歷過大雨,彩虹就會出現 – 2022年的波士頓塞爾蒂克

「我總是告訴人們,在你看到彩虹之前,得要先下雨。我們現在正在經歷下雨。我們得要找出方法,我們不知道那會是什麼,但是得要找出來。我想我們會的,我們不知道什麼時候,但是我們會。」Marcus Smart這樣說。

作者:西門思

吞下東區冠軍賽第六戰敗仗之後,波士頓塞爾蒂克的Jayson Tatum在被問到對於第七戰的信心,從一到十分他可以給幾分時,Tatum回答說當然是十分,「不應該低於這個,對吧?那是最後一戰。」

但是他心裡不是沒有遲疑。在波士頓的主場輸掉第六戰,讓邁阿密熱火隊的Jimmy Butler得了47分9籃板8助攻,自己和另一位球星Jaylen Brown在比賽最後近五分鐘只出手一次,Brown兩次罰球沒進,Tatum則發生了關鍵的失誤,讓一度領先的比數又被逆轉超前。

在那個時候,那些Tatum和Brown還不是球星、他們不能共存、波士頓應該要交易掉其中一人的那些言論彷彿又出現在耳邊,這對這個球季的塞爾蒂克來說再熟悉不過,儘管他們一路打到了東區冠軍賽,但那些言論甩也甩不掉,只要一不留神就又會出現。

「那很辛苦。」Tatum後來這麼說:「真的。這個球季真的有某些很辛苦的時候,不是懷疑你自己,而是自問說我們可以做到嗎?你開始了解要贏得勝利有多難。你開始問自己:我們有好到足以成為那個人嗎?」

塞爾蒂克要回到邁阿密打第七戰,面對今年東區龍頭,又在客場出戰,塞爾蒂克距離球季結束只差一場比賽。

「這是這球季、甚至是我生涯最重要的一場比賽,我有信心我們會在場上付出全部,不管最後結果如何。」Tatum說。

這是人們所謂的關鍵時刻,要不突破(make),不然就是被打倒(break),這對這個球季的塞爾蒂克來說並不陌生。「感覺注定要走這條路。困難。」Ime Udoka總教練在第六戰後這樣說。

兩個禮拜之前,塞爾蒂克也面對了另一個這樣的關鍵時刻。

在自己波士頓的主場,第四節一度領先14分,但他們沒有抓下關鍵的防守籃板被逆轉賽局,Marcus Smart在最後時刻的進攻被蓋了火鍋,運球推進則被抄截,澆熄了他們最後的反撲機會。現在季後賽東區準決賽將要回到密爾瓦基,對手是去年總冠軍公鹿隊,有著兩次聯盟最有價值球員的Giannis Antetokounmpo,只要再輸一場比賽,塞爾蒂克的2022年球季就要畫下句點。

在輸給密爾瓦基公鹿隊後的那個晚上, Smart對自己的糟糕表現很自責,他覺得自己讓所有人失望。那兩個晚上Smart幾乎沒有睡覺,他總是低著頭,就連助理教練Damon Stoudamire都把他拉到一旁說從未看過他這樣,叫他不要失去信心,因為球隊需要他。

Marcus Smart是這支波士頓塞爾蒂克的「心臟和靈魂」,不只隊友這麼說,Smart自己也這麼說。他是塞爾蒂克陣中在這裡待得最久的球員,但自從2014年穿上塞爾蒂克的球衣以來,他從來沒有擔負起主要控球後衛的角色,那是屬於Rajon Rondo、Isaiah Thomas、Kyrie Irving和Kemba Walker的位子。根據數據統計,上個球季Smart平均每場比賽只有百分之27的時間是擔任控球,而這已經是他生涯最多的紀錄。去年夏天,Smart以四年7,700萬元和波士頓續約,他本來可以到自由球員市場試試水溫,但最後決定保守以對。

人們說Smart不夠快,運球不夠純熟,三分外線不夠準確,不是人們傳統印象中的控球後衛,但Smart從高中到大學都是控衛,他知道自己可以讓其他隊友變得更好,這才是控衛最重要的責任。

自從Udoka教練加入塞爾蒂克以後,他就決定要把先發控衛的工作交給Smart。在Udoka的教練哲學中,他不是那種會在場邊命令每一波進攻戰術的教練,他會把在這些交給控衛的臨場判斷,所以有一個可以穩定軍心,做出正確判斷的控衛更為重要。

儘管一開始有些不順,但Smart慢慢扛起了這個重要的角色,不僅是進攻,還有防守,他會在球場上觀察對手的陣勢,然後建議教練要如何應對。當然他還是偶爾會有些「驚人之舉」,但似乎是Smart的「必要之惡」,而Udoka教練甚至將那與一位他過去的隊友,也是名人堂級球員相比。

「Marcus會做一些瘋狂的傳球,而他會像是『嚇到你了吧』。」Udoka舉起手模仿Smart道歉的手勢說:「那就像是聖安東尼奧馬刺隊Gregg Popovich遇到Manu Ginobili的情形。」

「你得要讓他做自己,忍受一些瘋狂,你能做的就是相信Marcus。」Udoka這麼說。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