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2/05/31

沈鈺傑穿61號的緣由以及中職還有哪些「61號」?

2022年5月31日是「螃蟹沈」沈鈺傑的引退五週年,趁此機會分享關於「61號」的過程點滴故事,畢竟每個背號背後都有不為人知的原因秘辛,值得探討與瞭解。也藉此記錄中職史上還有哪些球員、教練穿過61號這個冷門數字!

作者:城牆

最近古林睿煬網路影射事件以及有人在球場大喊「打假球」,讓某些經歷過那些不堪事件、黑暗時期的球迷,心情非常生氣憤怒,畢竟是難以抹滅、揮之不去的陰影,平心而論,最有資格談「假球帶來的傷害」有多深遠,無疑已解散球隊的球迷,例如鷹迷、虎迷、鯨迷、蛇迷(暴龍迷)等。

畢竟黑熊、黑象雖導致球隊戰力重創,但實際層面畢竟沒有「全部解散掰掰」,尚存一息,所謂「只要活著,就有希望」,而對於已解散的球隊的球迷,一旦解散,就全都沒了、什麼都沒了,那種痛楚與震撼、撕心裂肺,沒實際碰過的人很難想像。

請繼續往下閱讀

對我來說,鯨隊解散後的日子有如行屍走肉、生活失去重心,假球傷我很深、對於其他鯨迷而言亦然(我身邊至少有五位認識的鯨迷朋友,在鯨隊解散後就「不再進場看球」,那是種被徹底背叛的滋味,哀莫大於心死)。

所以對於關心中華職棒的球迷來說,「抹黑打假球」的造謠言論,並非言論自由(且最重要的是:沒有證據,子虛烏有)

對於還在關注中華職棒的碩果僅存鯨迷來說,我們在意的是和鯨迷有關的「殘存情感聯繫」,那是抽象又具體的連帶,象徵一種不容取代的歸屬感,以我自己的主觀立場,沈鈺傑和倪福德褪下選手身分,我當然還是會關心中華職棒、進場看球,只是就「只是看球」而已,當初的那種悸動已不再,因為「本命」不再。

請繼續往下閱讀

(廣義來說,選秀時曾經被中信鯨選到並簽約、2008年為鯨隊二軍拿下冠軍的張志豪,也算最後一抹「鯨魂」)

當初沈鈺傑引退儀式,安排同為美和中學出身的恰恰擔任開球打者

所以書寫鯨隊的文章,儘管沒有太多人氣、沒有太高的點閱率,但我還是會寫,因為那是我的初衷。

今天(2022年5月31日)是「螃蟹沈」沈鈺傑的引退五週年,趁此機會紀錄關於「61號」的點滴故事,畢竟每個背號背後都有不為人知的原因緣由。

沈鈺傑會穿61號其實是陰錯陽差,怎麼說呢?沈鈺傑高中時期使用1號,從美和畢業後,到了日本讀別府大學也是選用1號(據他所言,日本的大學生很少穿1號),回台灣加入合庫棒球隊時,一開始也想繼續沿用1號,但當時已有前輩吳文裕穿1號。

請繼續往下閱讀

「他是大學長耶,自然不能搶。」

因此沈鈺傑才轉念:「可以選個位數是1的號碼啊!」

「我是左投左打,挑11號好像不太適合。印象中那時候很多有名的右投都穿11號。」

(野茂英雄、中日龍王牌川上憲伸、巨人「平成の大エース」斎藤雅樹都是11號)

「21、31、41那時都有其他隊友用了,51的話大家都會想到鈴木一朗,我那時還是打者為主,一朗對我來說簡直神一般的存在,當然不敢用,於是最後就挑了61號。」

「後來這個號碼在合庫用習慣了,進職棒也沒想過要換。」

沈鈺傑補充道:「養樂多隊很有名的牛棚左投石井弘寿也是61號。」

值得一提的是,中信鯨的61號前一年是二軍投手教練吳世賢使用(於季中離隊),換言之,沈鈺傑是鯨隊史上(含和信鯨)第一位使用「61」當背號的選手,另外也是興農牛隊史第一位61號使用者(即使追溯至前身俊國熊,也沒有人穿過61號)。

61是相對冷門的號碼,但沈鈺傑帶著它投出不平凡的成績:50勝45敗、68中繼、36救援、817.2局。從「威鯨小沈」到「興農八壯士」之一,歷經鯨、牛、犀牛與悍將漫漫歲月。

城牆收藏之球員卡

富邦的61號,從沈鈺傑退休後,交由新血捕手蕭憶銘接手至今。

那麼放眼其他球隊,還有哪些61號呢?

談到61號,兄弟球迷一定會想到吳東融

中信兄弟/兄弟象

王政順(2021年至今)、吳東融(2016-2020)、蘇袁億(2012-2014)...然後就沒了。

三連霸時期的兄弟象或更早的「一代象」都沒有人穿過61號。

大學時期的王政順穿85號。(照片:城牆拍攝)

樂天/Lamigo/La New

豪勁(2021至今)

張喜凱(2019-2020)

余德龍(2012-2018)

桃猿余德龍大學時期就是穿現在的36號,但原本一直處於有人穿的狀態(代訓選手潘振瑋、洋投艾肯、楊岱均),余德龍一軍時期穿了好幾年的61號,一直到2019年才把61號換掉,改回36號。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