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2/06/03

洋基打線重擊大谷翔平,原因竟是投球小動作被抓包?質疑點又在哪裡?

先發3局被打出8支安打,包括3支全壘打,大谷翔平今天(美國時間6月2日)在洋基主場遭到重擊。真的有可能是因為投球小動作被抓包?天使教練團和棒球專家的質疑點又在哪裡?

作者:張尤金

端午節的凌晨,你有熬夜看大谷翔平「投打二刀流」客場迎戰洋基的比賽嗎?

如果你是大谷的粉絲,那鐵定是失望的。這場比賽堪稱投手大谷本季最糟糕的表現之一:

先發3.0局丟4分,防禦率從賽前的3.45飆升到3.99,面對17名打者被打了多達8支安打,包括3支全壘打,終場洋基就以6:1擊敗天使。

投3局責失4分退場,從結果看也不算太失控,畢竟投手大谷從上一場先發就沒投好了(5月26日對藍鳥先發6局責失5分,挨了2轟),但天使教練團和專家顯然發現了幾個不尋常的跡象。

圖片來源:shoheisaveus/Twitter

總教練Joe Maddon在賽後提出質疑:

「他們(指洋基)善於解讀對方投手,這一點真的很厲害。我不是在指控任何人或任何事,如果他們是透過合規的方式獲取資訊,我舉雙手雙腳贊成,這真的很厲害。」

別誤會,Maddon不是在指控洋基偷暗號或科技舞弊,他是認為大谷的投球動作可能被抓包了:

回到比賽內容,我們不能否認,任何投手都該為自己的失投球付出代價,大谷也不例外。這是他一局下半被Gleyber Torres打的全壘打:

下面影片則是三局下半Aaron Judge的全壘打:

很明顯,洋基打線抓住大谷偏高進壘的球猛打。至於Matt Carpenter的首局首打席全壘打更是如此,投打雙方在這個打席纏鬥多達11球:

一般來說,打者纏鬥的球數多,對該打席的結果通常是有利的。雖然投手一開始就取得兩好一壞的球數領先,但遲遲投不出解決打者的關鍵球,被撐到滿球數,最後打者在更適應投手的球速與球路之後一棒重錘。這場11球對決的影片如下:

而且這個全壘打球的進壘點是正中再正中,挨轟不冤枉:

可是問題來了,綜合這場比賽的幾個異常點,Maddon的質疑其實不是沒有道理的。就從上述這個打席開始說起,因為不只Matt Carpenter單一打席纏鬥到11球,三局下半Anthony Rizzo也纏鬥了10球,只是最後被三振:

總結這場比賽洋基打線面對大谷的投球,41次出棒竟然只有3次揮空,這是大谷大聯盟投球生涯第二差的紀錄。

再看另一項數據:在這場比賽之前,投手大谷本季「追打好球帶以外來球且揮空的比率」高達69%,全大聯盟最高,但這場比賽呢?洋基打者揮打大谷12顆好球帶以外的來球只有1球揮空。

洋基是目前全大聯盟唯一勝率站上7成的球隊,打線上不乏有耐心、經驗豐富的好手,但這場比賽也好得太離奇。如此偏離正常值的數據,難怪天使教練團會有此質疑了。

此外,二局下半Matt Carpenter這個打席也很有意思:

大谷投了一顆進壘點偏低、而且球速高達100.5 mph的速球。正常情況下會有什麼結果?也許打者不會出棒揮打這麼偏低的壞球,也許出棒後被吊到、又或是跟不上球速而揮空。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