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除了勝負之外

灌溉支持

小聯盟 Bruce Chiang | 2002/12/16

A- A+

  棒球運動的最終價值,並非在於球賽勝負的結果,而是一種由其遊戲規則本身所延伸出”回到本壘”(run home)的文化歸屬感:

  1993年美國職棒克里夫蘭印第安人隊預計將於隔年遷入新建的球場,因此,該年季末與白襪隊的三場主場賽事,便成為舊球場的最後告別演出。儘管當時印地安人隊的戰績是美聯東區排名倒數第二,早已是確定與季後賽無緣,但是熱情的克利夫蘭職棒迷,卻以實際行動表示他們對於球隊的認同與支持:三場觀眾人數累計高達二十一萬七千多人,創下了MLB史上主場三連戰最多觀賽人數記錄;而更令人感到動容的是,在最後一場的賽事裏,印第安人隊雖然在白襪隊強投的壓制下,一路掛零到終場,然而全場爆滿的球迷卻沒有人因此而提早離席,並且在比賽結束之後,印地安人隊特地請回了1932年在該球場擔任首場比賽的先發投手Mel Harder,由投出第一球的他有始有終地投出這座球場的最後一球,這種感覺就像球員最初從本壘開始起跑,歷經漫長艱辛的攻佔壘包過程,最後終於獲得再度踏回本壘的完美結局。此時此刻與克里夫蘭球場融為一體的球員與球迷,不正是體會到了棒球追求圓滿、回歸原點的精髓真義?

  簡單而隆重的紀念儀式,不僅為功成身退的球場劃下完美的句點,且其背後所代表的象徵意義,更是充分展現了美國人對於球場、球員、球迷、與棒球的緬懷與敬重,以及他們所共同營造出的棒球文化深刻價值所在。

  棒球的精華樂趣並不侷限於球賽的勝負,每場輸贏結果只是代表了當時兩隊的相對實力。包括迄今累積已拿下二十六次MLB冠軍的紐約洋基,與曾經九連霸NPB(V9)的讀賣巨人,都是具有光榮歷史的球隊,然而擁有這些過去的輝煌戰績卻不能保證他們日後每場的勝利,沒有一隊是永遠的世界冠軍,只要球隊還沒正式出局結束之前,就有無窮的可能希望:無名小卒可以變成全場英雄;雖身處絕地仍可反敗為勝(如1989 NPB總冠軍賽巨人4連勝奇蹟式逆轉近鐵);千年爛隊(如2002 MLB的安納罕天使)照樣可能麻雀變鳳凰,登上總冠軍的寶座。這種比賽的難以預測性與過程的多變化性正是棒球的迷人所在。

  因此,一時的輸贏結果並不會防礙從打球與看球過程中所獲得的樂趣,除非是對於棒球喜愛程度,僅僅停留在關注支持球隊比賽勝負結果的基本層次,如此便會錯失欣賞其他更多精采球賽的機會,減少從觀看球賽中學習棒球技術知識的經驗,甚或因為過於強調自我支持立場,造成與立場不同球迷之間的對立。

  棒球比賽最後的冠軍勝利,儘管是球員所應盡全力追求的目標,球迷所最引頸祈盼的觀賽願望,然而勝負並不代表一切,因為有時過程可能比結果還要精采。

  棒球比賽的得分設計,即為一種回歸原點的理念,期盼棒球選手能夠記得回家的路,因此發明棒球的老美,將最足以振奮人心的全壘打稱作home run,正是象徵了棒球精神的最終價值所在。真正懂得”玩耍”(play)與欣賞棒球的美國人,將棒球這種回歸原點的內在意義,具體而深刻地落實在他們的棒球文化中:凡是曾伴隨他們走回當初擁抱棒球熱情原點的人事物,不論是傳奇球星、知名播報員、歷史球場、甚至是帶來歡樂的吉祥物,他們都一律寄予最高度的肯定與懷念,而透過這些不斷的回憶與紀念行動,又形成一種回歸的良性循環-棒球的歷史紀念得以持續不斷地傳承給美國的每個世代,不僅成就了美國棒球歷久不衰的經典文化,同時也讓真正懂得棒球的人,從參與棒球比賽的過程中,找到回歸自我、建立價值的人生道路。棒球運動對於人類的貢獻莫過於此。

  1990年成立的台灣職棒已走過了十三個年頭,其間歷經了職棒三四五年的熱鬧榮景、職棒八年的簽賭傷害、職棒九到十一年的慘淡經營,在這不算長也不算短、政府與民間大可有所作為的時間裏,除了勝負之外,每位棒球迷是否體會享受到了棒球真正的樂趣價值所在?除了勝負之外,我們是否已留下了指引新世代球迷走回棒球原點的道路?

  除了勝負之外,棒球的藍天綠地無限寬廣…


標籤
關於作者 / 作者更多文章 成為粉絲
Bruce Chiang

靜若處子,動如脫兔!

slice

熱門文章

看更多

目前共有 0 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登入加入會員」,歡迎使用 facebook login 快速登入。 (為何鼓勵登入留言 ) 凡本站會員都有個人頁記錄留言,方便您可隨時查看您在哪些文章有留言,以及版主或其他讀者給您的回覆,讓您不會錯過任何一個與運動同好們互動交流的機會。

專題探討

關於職棒球探的眉角大小事

想要成為一個專業的職棒球探嗎?在對這工作存有一切美好幻想之前,你應該先來知道這些事...

最新文章留言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