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2/06/06

「他希望所有人都能喜歡他」Novak Djokovic的追尋與空缺

「為什麼他這麼成功了,還會在意別人喜不喜歡他?」 「我也不知道,這件事對他來說不該如此重要,但他就是這麼在意。」 喬科維奇(Novak Djokovic)的多年好友、塞爾維亞退役好手特羅伊茨基(Viktor Troicki)面對《ESPN》記者博登(Sam Borden)的問題如此回答。

作者:Kumi

fb - 邱仕丞

好文

國外的體育媒體可以投注這麼多資源去從各個面向紀錄一位運動員(當然他是喬帥也是原因),這些內容早已超越勝負或數據,而更是引領讀者去認識一個真正的人,而不只是一部運動機械

Annoying Dog

「為什麼他這麼成功了,還會在意別人喜不喜歡他?」

「我也不知道,這件事對他來說不該如此重要,但他就是這麼在意。」

請繼續往下閱讀

喬科維奇(Novak Djokovic)的多年好友、塞爾維亞退役好手特羅伊茨基(Viktor Troicki)面對《ESPN》記者博登(Sam Borden)的問題如此回答。

要試著了解一個人,從他來自何方、一路上經歷過什麼,或許能找到一點線索。

博登在4月塞爾維亞公開賽期間,走訪了一趟貝爾格勒,除觀察喬科維奇在經歷澳網事件後的狀態,也訪問他的友人,共事過的教練,試圖回答特羅伊茨基無法回答的這個問題。

(以下內容編譯自《ESPN》)

請繼續往下閱讀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回家

喬科維奇正在試圖尋找某種力量。

4月24日東正教復活節這天,在貝爾格勒舉行的塞爾維亞公開賽決賽吸引超過8000名觀眾,喬科維奇在落後俄羅斯對手盧布列夫(Andrey Rublev)一盤情況下,硬是將第二盤逼進決勝局。

其實第二盤尾聲,他就已經快撐不住了,甚至在場上滑倒、整個人倒在地上,謹慎、緩慢起身的同時,紅土也潺潺流過球衣上由汗水形成的小河,他抹了抹眼睛、不斷眨眼,用冰毛巾蓋住頭降溫。

請繼續往下閱讀

喬科維奇最後成功扳平戰局,但馬上申請醫療暫停、隨後走進休息室、消失在眾人視線。過了幾分鐘,他還是沒有出現,球迷開始竊竊私語。他們來到這裡的目的,就是要給他力量、讓他復活、來看看這位民族英雄,一位當代最偉大的球員之一。

在這裡,喬科維奇沒有爭議,他帶給這些球迷的,只有希望與期待。他們期待他在經過被澳洲驅逐出境的事件後,會以更勇敢的姿態回歸。

塞爾維亞公開賽等級不高、獎金不多,舉辦在一個不算太大的城市,喬科維奇也說過,法網,現階段才是他的主要目標。如果要以歷史定位的角度來看,書寫下個篇章的地方應是巴黎。

然而,這趟旅程必須從貝爾格勒開始,就像他的生涯,也是從這裡啟程。

所以情況不該是這樣的,休息室裡的喬科維奇掙扎、納悶,無法理解為什麼發揮不如預期、完全找不到節奏,他在去年12月第二度染疫,上月還生了一場怪病,然後因為澳洲公開賽的風波以及疫情帶來的旅行限制,本季出賽場次嚴重受到影響,去年他在法網前打了64盤,今年,只剩38盤。

我不知道事情為什麼會變成這個樣子。」這段期間他曾這麼說過。

如果是在其他地方比賽,他可能就會退賽了,他會直接為下一站做準備,為巴黎做準備,在那裡他有機會追平納達爾(Rafael Nadal)的21座大滿貫金盃紀錄,並重新要回歷史上最偉大的男子球員之名,在那裡,鎂光燈將會像1月在澳洲一樣再次聚焦在他身上,然後大家會好奇,他在未打一場比賽就離開墨爾本後,這段時間究竟是如何走過來的。

喬科維奇不能放棄的理由只有一個,這裡是塞爾維亞,這裡都是愛戴他的人,他的弟弟是賽事總監,比賽還在「Novak網球中心」舉行,這間他正在試圖找回狀態的休息室,Wi-Fi密碼是他的兒時綽號「NOLE」。

所以他站起身,喝了幾口溫水,換上一件乾淨的球衣,推開休息室的門。當他重新踏回場上時全場球迷歡聲雷動彷彿他已經拿下冠軍。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代罪羔羊

塞爾維亞公開賽開打前幾天,喬科維奇與奧地利好手提姆 (Dominic Thiem)練球時,場邊聚滿球僮、貴賓,保全等,所有人都來到場邊觀賞他們心愛的Nole練習,連場館廚房的廚師都戴著帽子就跑出來。練球的氛圍輕鬆、喬科維奇不時露出微笑,但表現又是另外一回事了,在一個正手網前球再度掛網後,一位男子聳肩說道:「自從那個時候後就是這樣了⋯⋯。」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訂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