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2 Finals》截然不同的結局—從前兩戰看雙方優缺展現

NBA總冠軍賽,這一年一度的籃球盛宴,目前進行到第二場。前兩場打完雙方大比數以1:1和局,關鍵第三場將在台灣時間6月9號(禮拜四)展開,而在揭曉誰將取得領先地位前,先來透過前兩場戰局變化,以及那些冠軍賽的攻守細節來談談雙方的優缺點吧!

作者:MIND

冠軍賽第一戰,勇士在Curry首節攻下21分的帶領下取得領先,事實上,前三節他們都是暫居上風的那方,甚至一度領先到達15分!

怎奈帶著12分領先進入第四節的他們,竟然丟了魂似的頻頻放給塞爾提克空檔機會,而碰巧綠軍手感也正火燙,於是節奏完全倒向綠軍的這十二分鐘,被打出40:16攻勢,塞爾提克跌破眼鏡的逆轉拿下第一勝。

請繼續往下閱讀

第一場首節塞爾提克會被Curry射的滿頭包最重要的原因,就是他們面對擋拆時完全相信繞掩護者,中鋒則是沉退。然而倘若掩繞護如此輕鬆,那形同虛設的掩護又有何設立的必要?且眾所皆知只要放給Curry一點點微小空間,他就能夠懲罰你。從這點來看,Curry單節投進6顆三分似乎便不是什麼稀奇事。

值得注意的是,勇士抓Robert Wliilams(為避免搞混以下稱之為Robert)出來的人叫做Andrew Wiggins,而這也是塞爾提克的策略—就如東冠讓Robert守Tucker一樣,較常蹲在底角的Wiggins成為他的防守對象,因為這能夠將Robert保護在弱側進行協防。

說到對位,首戰不得不提的絕對是Udoka讓Tatum、Smart輪番伺候Green,這招真的很到位,在首戰完全將Draymond隱形,畢竟勇士後場絕不會想在擋拆後面對Smart。

回到比賽,首節Curry狠狠懲罰了綠軍的沉退,到了第二節塞爾提克這邊就有所回應,他們利用pre-switch將Robert保護在禁區,而面對到Curry的長人變成Horford/Grant Williams(為避免搞混以下稱之為Grant)這兩位防守紀律性較佳的長人,多半與繞掩護者(Smart/White)進行show&recover,避免錯位。而就算最終需要換防,機動性不俗的兩位其實也不會太吃虧。

請繼續往下閱讀

也於是,靠著全面換防,塞 爾提克後續比賽成功限制了Curry及勇士的發揮,讓他們都只能用零星的三分進球創造攻勢。

反觀勇士,雖也幾乎採取全面換防,但身材較吃虧的他們面對雙J的突破終究得內縮協防,而這也導致他們犧牲了外圍防守。就這樣,一節、二節、三節,投到最後,綠軍三分終於在第四節迎來爆發。

首戰12投2中淪為各方檢討戰犯的Green,於賽後承諾他將在第二戰帶來改變……好在我一直都相信陣容深度夠深的勇士,有足夠的彈性去面對對手策略,而第二場他們的確打出了截然不同的比賽。

請繼續往下閱讀

球員對位上,首戰主防Brown、Horford的人分別是Thompson和Green,然而Green為了協防導致Horford獲得了不少大空檔,最終他也以6記三分彈懲罰勇士。於是,Game 2勇士調整對位,把Klay和Draymond互換。

雖然說塞爾提克還是能靠著換防製造錯位機會,所以Green單防Brown;Thompson單防Horford不會是決定勝負的關鍵,可是我認為這個對位的改變,傳遞了一個很重要的信號—勇士將更依賴單防。

就如前文所述,勇士首戰因為協防踩太深,導致露出太多空檔,而減少這些空檔最好的方法,就是減少協防。

第二戰勇士讓Green、Wiggins—他們陣中最好的兩位防守者,直接去對位雙J,很明顯的就是想直接靠單防封鎖,免得協防出包。並且,有鑒於Game 1的慘痛經驗,Game 2勇士不曾端出過區域聯防陣形(至少我沒看到)。

從結果看來,勇士的策略執行相當成功,雖然錯位多少還是有,可是Curry等後衛多半能逼迫雙J以跳投形式出手,也就是賭他們手感,將錯位劣勢降至最低。

如果雙J還是硬打、且Curry/Poole還是扛不住呢?沒關係!後續依舊會有協防。是的,前文雖說勇士減少協防、盡量依賴單防,但必要時他們的防線還是會內縮。只是這次,他們不會踩太深、若被切傳close out速度也夠快。

而講到這裡就不得不提一位球員—Gary Payton ll。

即便綠軍沒有強力後場,但我認為GP2對勇士的影響力還是很大,尤其從第一戰Iguodala進攻端被放投、防守端老態盡露;到第二戰GP2可快攻得分、可黏防點球的改變來看,我可以很肯定地說,倘若GP2狀態維持,那勇士總決賽就沒有讓Iggy大量上場的必要。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