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2/06/08

【春少說球】Chris Paul最終還是輸給了時代

CP3堪稱史上最強指揮官的打法卻遇到傳統指揮官逐漸被淘汰的時代,當以Curry為首一堆體能優異、投射專長、具備得分爆發力的後衛崛起,在球員主導組團的時代他已經不是其他冠軍球星的組團首選,當他繞了一圈重新找到最適合自己的球隊,卻已步入生涯後期。

作者:春少

Glacier1943

沒拿過 NBA 總冠軍的名將們好可憐, 很難想像會不會哪天筆者心血來潮, 全抓出來鞭...到底要搞幾輪可能就得看筆者心情了...

Chester查斯特

這些情緒勒索真的大可不必,他們的偉業並不會因為一篇文章就會被全盤否定,更不是靠你一句好可憐來「維護」。

Glacier1943

如果筆者是正面表述, 那不會把一干沒拿過總冠軍的名將拖下水, Diss 那個先 diss 一堆球員的筆者沒毛病~好好讀標題啦!

fb - 邱仕丞

好文

特別CP3與Nash在戰術角色上的分析,很有見地

平能

大推春少大的文章

關於第一個靈魂拷問的部分
(有沒有冠軍團隊挖角CP3)

印象中,奪冠後的GAP時代的賽爾蒂克,曾經有提出以Rondo為主菜的交易包裹(不過被拒絕了),試圖抓住GAP的巔峰尾巴,或是延續強權(王朝)的生命週期,這件事應該和【籃球原因】一樣也是例子。

天花板和地板,
其實只是相對的概念。

球場上通常體能條件最差的控衛,需要隊友和團隊的幫助和加持自然最多。

同理,長人通常因為無法帶球,當球隊沒有好的持球者,或是被針對傳球路線,影響力也會直線下滑。

相對來說,體能條件平均,且允許全面發展的側翼球員,出發點自然是比起控衛和長人來的好。

不過現實就是,
歷史是由勝利者書寫的。

雖然對我來說,CP3理應被放在【冠軍球員】這個層級,但殘酷的現實就是,沒有總冠軍戒指,恐怕就必須在前面加一個【準】字了。

奪冠當然有有天時地利人和等等外部因素,但每個球星都有各自的理由和際遇,最終結果還會回歸【成王敗寇】。

數據是為了讓我們理解和分析【勝利】背後的原理和公式。

但如果沒有了【勝利】這個前提,數據再鬼神、獎項大滿貫拿到手軟,也不能倒果為因,讓數據和獎項成為球員【敗部復活】去華山論劍的理由...

YM Su

Curry 和 CP3的分別就在於,Curry即時無球也能幫助隊友,但CP3一定要持球才有殺傷力,但身高體能的差距注定他無法在高強度的比賽中靠個人能力勝出,Curry堪稱是史上最強自走砲,在總冠軍戰的層級中就已經會因為他的硬體配置而被有所限制,更何況是攻擊範圍更窄的CP3呢。我認為太陽的天花板應該是在Ayton的身上,但太陽太重視高地板,所以一直過於依賴CP3來維持太陽的高地板戰力,而忽略了去培養Ayton,現在Ayton擺明也留不住了,只能寄望太陽能靠著先簽後換Ayton交易來夠強的幫手了。

sorrowkiller

以現代的籃球趨勢來看,或許真的和LBJ結合是最後的奪冠希望,也只有LBJ的威望和實力能夠讓CP3放下自己的身段,專心去配合

fb - Kenji Han Link

Cp剩下的選擇越來越少, 現在最優解是LBJ了。

當進攻2-3-4號 cp3化的時候, 內線拉不開空間, 也就不能怪Ayton. 為什麼打不太出來。

 

那如果把提問換成Curry呢?很顯然這題的答案會完全不同,雖然很多勇黑鄉民會拿Curry來說嘴,史上最強路人什麼的,但事實就是Curry能當最強路人,而CP3不能,Curry生涯雖然沒轉過隊,不過他球路的相容性極高,幾乎想不到特別不能跟他搭的人。

請繼續往下閱讀

 

也就是說,當你想要從0打造一支球隊,CP3可能是比Curry更好的人選,他能妥善去分配隊友的球場功能,再差的陣容(從早期的黃蜂和19-20的雷霆可佐證)置入CP3的體系,都能維持一定程度的競爭力,但若要從已經是一支強隊的基礎上去談爭冠,Curry可以和其他巨頭層級的球星相容,CP3則不一定,至少限制較多,若不找巨頭組雙核三核,那其他球員的配置需求就會非常高。

 

請繼續往下閱讀

 

CP3生涯和傳統後衛逐漸被取代時間線重合

 

NBA歷來meta的轉變其實很複雜,不是簡單一句從中鋒當主角變成大後衛時代能交代完的,像同時代的史詩級中鋒,Bill Russell以防守和籃板工作為主輔助隊友打防守反擊、Wilt Chamberlain則是以強大的攻擊力自幹取分,你要說哪一種是當代的中鋒meta?不過大體說來,在90年代之前,NBA的球隊基本設定是在PG以外的位置至少放兩個主力攻擊手,PG必須要有串聯隊友也就是組織功能算是一個基本常識,自Michael Jordan、Kobe Bryant、Allen Iverson(同時代其實還很多類似的不一一列舉)等高攻擊力的後場搖擺人崛起後,球隊面臨的第一層思考是將PG工兵化是不是效益更高,因為這些搖擺人本身都能大量持球也需要大量持球,團隊剩下的組織工作有限,不如讓他們的後場搭檔去強化防守和投射,Jordan生涯搭配的後場隊友主要是John Paxon、B.J.Armstrong、Ron Harper、Steve Kerr等人,Kobe生涯搭最多的是Derek Fisher,其他有像Brian Shaw、Smush Parker、Jordan Farmar、Steve Blake等人,Iverson搭最多的是Eric Snow和Aaron McKie,這些名字無一是傳統認知的組織型後衛。

 

請繼續往下閱讀

當然會有這種現象,另一個原因是NBA的薪資開始暴漲,多數球隊無法在後場投資兩個高價球員,在取捨上就更拉高了組織型後衛進入NBA的門檻。

 

另一個現象是,從Charles Barkley和Karl Malone的生涯後期接續Chris Webber、Kevin Garnett、Tim Duncan、Dirk Nowitzki等人的出世,這些才華洋溢的大前鋒逐漸改寫了過往中鋒主角的球隊定位,讓近代擋拆為主的戰術主體成型,擋拆一方面更降低了球隊對一個全能指揮官的需求,二方面這些大個子的工作也能往外拉,讓每個位置間的功能變模糊。

 

CP3在2005年加入NBA,那時是Steve Nash的巔峰期、Jason Kidd巔峰期尾端,另外Tony Parker逐漸成熟後球路反而朝正統指揮官靠近,其中Nash的數據型態像指揮官,但他的打法有點變種,Nash其實可以算是現代戰術的推手之一,講到當時的太陽多數人會直觀聯想到小球,其實Nash帶動的更像是擋拆的各種延伸變化,也包含了他自己做為出手點,在我前情提要那篇文章中有提及,19分10助攻這個數據幾乎可以說是CP3的標配,但和Nash相比,CP3的打法更偏向於將組織和個人進攻拆成兩個環節來處理,他不是把自己納入戰術分配的一環,而是在戰術跑不出來或跑不順暢時他自己處理掉,自2013-14球季後(NBA Tracking從2013-14才有統計)他單季最高的C&S比例是11.9%,多數年份都在10%以下,即便和Harden合作的年份都是如此,這說明CP3的體系不太存在戰術發動後他又做為接應點的打法,通常由他啟動後就是直接把戰術跑到底。

 

從另一個角度看,CP3確實有條件這樣玩,他擁有堪稱妖怪等級的助攻失誤比,17年生涯場均2.4次失誤,低於John Stockton的2.8次和Magic Johnson的3.9次,乍看之下Stockton的助攻失誤比也不遑多讓,但比較兩人的USG%,CP3是23.6、Stockton只有18.9,他這環節可以堪稱史上最強,也就是說給CP3去帶完一波進攻,至少可以確保維持品質攻向籃框,持有他的球隊也都盡量秉持這樣的原則去執行進攻戰術分配。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