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2/06/08

【春少說球】Chris Paul最終還是輸給了時代

CP3堪稱史上最強指揮官的打法卻遇到傳統指揮官逐漸被淘汰的時代,當以Curry為首一堆體能優異、投射專長、具備得分爆發力的後衛崛起,在球員主導組團的時代他已經不是其他冠軍球星的組團首選,當他繞了一圈重新找到最適合自己的球隊,卻已步入生涯後期。

作者:春少

Glacier1943

沒拿過 NBA 總冠軍的名將們好可憐, 很難想像會不會哪天筆者心血來潮, 全抓出來鞭...到底要搞幾輪可能就得看筆者心情了...

Chester查斯特

這些情緒勒索真的大可不必,他們的偉業並不會因為一篇文章就會被全盤否定,更不是靠你一句好可憐來「維護」。

Glacier1943

如果筆者是正面表述, 那不會把一干沒拿過總冠軍的名將拖下水, Diss 那個先 diss 一堆球員的筆者沒毛病~好好讀標題啦!

fb - 邱仕丞

好文

特別CP3與Nash在戰術角色上的分析,很有見地

平能

大推春少大的文章

關於第一個靈魂拷問的部分
(有沒有冠軍團隊挖角CP3)

印象中,奪冠後的GAP時代的賽爾蒂克,曾經有提出以Rondo為主菜的交易包裹(不過被拒絕了),試圖抓住GAP的巔峰尾巴,或是延續強權(王朝)的生命週期,這件事應該和【籃球原因】一樣也是例子。

天花板和地板,
其實只是相對的概念。

球場上通常體能條件最差的控衛,需要隊友和團隊的幫助和加持自然最多。

同理,長人通常因為無法帶球,當球隊沒有好的持球者,或是被針對傳球路線,影響力也會直線下滑。

相對來說,體能條件平均,且允許全面發展的側翼球員,出發點自然是比起控衛和長人來的好。

不過現實就是,
歷史是由勝利者書寫的。

雖然對我來說,CP3理應被放在【冠軍球員】這個層級,但殘酷的現實就是,沒有總冠軍戒指,恐怕就必須在前面加一個【準】字了。

奪冠當然有有天時地利人和等等外部因素,但每個球星都有各自的理由和際遇,最終結果還會回歸【成王敗寇】。

數據是為了讓我們理解和分析【勝利】背後的原理和公式。

但如果沒有了【勝利】這個前提,數據再鬼神、獎項大滿貫拿到手軟,也不能倒果為因,讓數據和獎項成為球員【敗部復活】去華山論劍的理由...

YM Su

Curry 和 CP3的分別就在於,Curry即時無球也能幫助隊友,但CP3一定要持球才有殺傷力,但身高體能的差距注定他無法在高強度的比賽中靠個人能力勝出,Curry堪稱是史上最強自走砲,在總冠軍戰的層級中就已經會因為他的硬體配置而被有所限制,更何況是攻擊範圍更窄的CP3呢。我認為太陽的天花板應該是在Ayton的身上,但太陽太重視高地板,所以一直過於依賴CP3來維持太陽的高地板戰力,而忽略了去培養Ayton,現在Ayton擺明也留不住了,只能寄望太陽能靠著先簽後換Ayton交易來夠強的幫手了。

sorrowkiller

以現代的籃球趨勢來看,或許真的和LBJ結合是最後的奪冠希望,也只有LBJ的威望和實力能夠讓CP3放下自己的身段,專心去配合

fb - Kenji Han Link

Cp剩下的選擇越來越少, 現在最優解是LBJ了。

當進攻2-3-4號 cp3化的時候, 內線拉不開空間, 也就不能怪Ayton. 為什麼打不太出來。

 

但很現實的問題是,當各種擋拆延伸成為現代戰術的主流,無論是勇士的cut或馬刺的極限傳球,都說明了現代戰術走向團隊一體化的型態,CP3一人獨大的玩法逐漸變成能守住團隊進攻效率的低標,卻非最佳化,我們可以從兩個角度來看這個現象,其一是CP3個人的進攻效率離他所屬球隊的團隊進攻效率越來越接近,已經不是可以靠他來提升團隊進攻,其中在火箭第二年的18-19賽季、在太陽第一年的20-21賽季,他個人的ORtg甚至低於團隊,其二是他所帶的球隊在團隊進攻越來越不突出,2013-15那兩季算是CP3帶團隊進攻的巔峰期,這兩年快艇ORtg都是聯盟第一,隨後就每況愈下,在火箭的兩年火箭團隊ORtg都很優異,然而火箭16-17和17-18(CP3加盟前和加盟後)ORtg是同燈同分的,意即火箭並沒有因為獲得CP3而在進攻端有提升。

請繼續往下閱讀

 

太陽則是一個比較複雜的案例,首先太陽在CP3到來前最缺乏的是紀律性,CP3完全是這領域的神級人物,所以很快改善了太陽的體質,讓太陽直衝冠軍戰,也反應在這兩年團隊進攻比起之前有明顯進步,但太陽這兩年在尋找出手機會這部分,表現最好的在防守者距離4-6呎的open頻率,排在聯盟第一和第二,這也佐證了CP3的體系能夠讓多數進攻都維持在一定品質,不過在防守者6呎以上的wide open機會上,太陽的表現就很不穩定,在CP3大量主導進攻重奪助攻王的21-22賽季,太陽的wide open只能排在聯盟後段班,這說明的正是CP3的體系已經不是現代戰術最佳化的方案。

 

真正取代掉傳統組織後衛的不是某個特定位置的崛起,而是在需求改變後現代戰術的進化,傳統指揮官的玩法無法打出快節奏和一體性高的系統,而CP3就是最強的傳統指揮官,儘管在他的生涯中也增加不同的進攻手段,但打法的本質無法改變,持有他的球隊也無法改變。

請繼續往下閱讀

 

 

CP3的個性也承襲了上一個世代

 

請繼續往下閱讀

CP3學生時代的故事很多人都耳熟能詳,他高四時在爺爺過世後的比賽攻下61分,並在最後一個罰球將球往空中扔,以紀念61歲過世的爺爺,他大二時一度讓威克森林校史首次站上NCAA排名第一,達成Tim Duncan都未達成的成就,但先是一記猴子偷桃讓自己被禁賽,接著在錦標賽第二輪就爆冷出局。

 

CP3進入NBA的時間,剛好是紐奧良風災過後百廢待舉,一入隊就被視為希望之星,他並沒有經過所謂學長或教練打壓時期,從一開始就是老大,這也讓他完全把學生時代的老大個性帶了上來,他在學生時代的幾個事件,其實就是他整個NBA生涯的寫照,首先是他認為自己非常懂籃球,某種程度來說這是事實,但他就完全按照自己的想法玩,自信心膨脹到幾近無視他人的地步,很多時候聽他的訪談都會有這種感覺,他是在教人打球,下面這支他和JJ Redick的對話影片,很清楚表達他一直以來的認知和態度,這也是他在火箭後期和Harden鬧不合的原因,CP3沒想過有一天換他得去配合別人,其實這種自信心,在很多時候很多球員身上並非壞事,但CP3一來太過了、二來在網路媒體時代這不是經營形象的方法,形象的經營不只是對球迷,包括球團、隊友、對手都會看在眼裡。

 

 

再則,CP3長期一直把自己定位成一個有牌流氓,大量肢體接觸的小動作,關於用小動作去取得優勢,這件事長期以來很難有一個客觀的標準:做到什麼程度才算好球員,比如Nash在球員時期的防守一直很乾淨,他卻從來也沒脫離過防守大洞的評價,最後他所帶領的團隊可能就因為他防守乾淨而無法登頂,一些球員更是靠著大量甚至是凶殘的小動作才得以生存,然而從另一個角度,有沒有接近段位的球星打法像CP3這麼髒的?有,不過都是上個世紀的事了,現役的可能充其量就能找到一個Draymond Green,但Draymond Green的屬性原本就是做髒活起家,雖然他容易搞傷對手這點會被放大檢視,也真不是什麼值得仿效的行為,卻比較不會讓人產生違和感,CP3經常被當成控衛教科書,最常聽到的評價是他在場上做的都是正確的判斷,用小動作去改變情勢其實也算是正確判斷的一種,問題是好的籃球比賽真有需要這樣一絲不苟的正確嗎?更甚者當CP3本人或者他的團隊習慣於他的這種流氓打法,當哨音不利於己的時候,就是太陽今年最後兩戰敗給小牛時所呈現的樣貌。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