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2/06/09

投資成敗的一線間 塞勇點石成金的秘密

過去幾年,這些合約被認為是薪資空間毀滅者,而各球團勢必會想透過交易來持尋找降低薪資壓力的方法。勇於去負擔豪華稅的球隊更有容錯空間,如勇士敢把Wiggins作為陣中第四好的球員,但不是所有球隊總管都這麼奢侈,多數都需要管控好預算,必要時還要犧牲來斷尾求生...

2019年夏天,在經過管理層的角力和明爭暗鬥後,休士頓火箭隊因為據傳James Harden和Chris Paul相處不來,Paul年紀漸長且傷病頻發,加上在季後賽總是無法跨過金州勇士隊這道坎。管理階層便決定用送出Chris Paul與2024年和2026年首輪選秀權,還有2021與2025年的首輪籤交換權跟奧克拉荷馬雷霆交易來Russell Westbrook。

ESPN的評論員Tim MacMahon給出非常直接的解釋:「這筆交易是Tilman Fertitta(火箭老闆)的意思,因為他認為Chris Paul的合約是他經商生涯中、甚至放眼整個體壇『有史以來最爛』的合約。」Fertitta不僅僅是試圖做出正確的籃球決策,也是在拋棄他認為負價值的球員資產,這種舉動在NBA也並非特例。

請繼續往下閱讀

Paul交易案發生時,Daryl Morey還是火箭隊的總管,一年之後,Morey轉投費城七六人,而他的第一筆交易是用一張首輪籤將Al Horford交易到雷霆,當時前總管Elton Brand和Horford簽下的4年合約才過1年,還剩下3年1億900萬的合約要走。

照片來源:美聯社/達志影像

如果我們翻開近期許多被視為NBA失敗的大約,會發現多數的球員都已經被交易出去,包含John Wall、Kristaps Porzingis和Davis Bertans,如果Westbrook在休賽季也被交易,他的5年頂薪大約年年都是為不同球隊效力。在現在的NBA,一旦管理層認定大合約投資失敗,就會使出一切手段將球員交易出去。

但先別急得下定論,今年季後賽許多被認定過度溢價的球員,都正在為自己洗刷冤屈。

Paul在2020-21賽季差兩勝就能幫助太陽拿到總冠軍,而本季例行賽更是豪取64勝,率領太陽登基例行賽第一的寶座,可惜季後賽第二輪意外敗給達拉斯獨行俠。Jarrett Allen在去年暑假和克里夫蘭騎士簽下5年1億的合約也被許多人認為是溢價合約,但他本季的優異表現卻被選進全明星賽。

請繼續往下閱讀

Horford在被交易到雷霆後就被棄用,不過他現在塞爾提克站在總冠軍賽不可或缺的X因子。Andrew Wiggins被認為是NBA近期最令人失望的狀元之一,但他場場穩定的輸出和大鎖級的防守是勇士重要的側翼主將。這些球員都被認為是低CP值的合約,不過卻在今年賽季為自己正名。

照片來源:美聯社/達志影像

理論上來說,溢價合約通常代表合約成本高於球員的表現,但諷刺的是,就是這樣的預期而讓這些球員打出超值(或原本)表現時反倒讓人有物超所值的感覺。如果Wiggins的年薪只有1500萬,灰狼絕對不會交易他。七六人在近5年都缺乏合格的替補中鋒,僅需要Horford頂上大約15-20分鐘,卻需要花上一名明星中鋒的價碼。

而有趣的是Horford到塞爾提克也是基於他們想甩掉另一名大約老將:Kemba Walker。最終雷霆以兩名中鋒Al Horford和Moses Brown、2023二輪簽跟塞爾提克換來後衛Kemba Walker、2021首輪第16順位和2025二輪籤。

不過這次的案例算是特定情境,Horford曾在2016-19效力塞爾提克三個賽季,因此塞爾提克有信心他能迅速融入球隊體系。或許在另一個平行時空,健康的Walker找回原先身手,且球隊也願意給他機會,就會讓塞爾提克在這筆交易顯得相當愚蠢,換句話說,交易或簽約沒什麼必勝公式,一切都只是賭注。

請繼續往下閱讀

當然許多球員狀態都伴隨特殊情境,Paul在火箭的最後一季成績相當平庸,Horford以先發大前鋒和Joel Embiid一同上場打得非常掙扎,但在雷霆卻打得異常出色。因此把正確的球員放到正確的位置上才是勝利的不二法門。

一切都伴隨著風險,而且這些大約又讓風險加劇。當初塞爾提克的目標只是要甩掉Walker的大約,而Horford的表現只是額外的加分。勇士交易來Wiggins的歷程也相當類似,當時找來Russell是為了補上Kevin Durant離去後的薪資空缺,交易Russell到灰狼的目的則是想要因此得到選秀籤(最終變成Jonathan Kuminga),而需要Wiggins來確保交易完成,當時Wiggins對灰狼來說是負資產,來到勇士卻一躍成了側翼支柱。

照片來源:美聯社/達志影像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訂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