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他們走著,像夜色一樣優美-談Federer與Nadal:BIG 3

我在想當一個職業網球員,看到他的前面有BIG3這三座海洋,他們想必會有無邊無際的感嘆吧?不過話說回來,或許他們都應該得要感謝BIG 3,因為正是有了BIG 3,職業網球才從湖泊變成大海的!

作者:Alonetogether

職業網球有其殘酷性,那是一個憑成績說話的世界。如果你沒有比賽獎金,沒有贊助商,你就沒有辦法支付教練團費用,無法獲得好的訓練方式,最終將被淘汰。做為職業選手,就要作好願賭服輸的心理準備。

 

請繼續往下閱讀

Bob Dylan曾唱著:一隻鳥要飛過多少海洋?

 

Rafa拿下了22座大滿貫後,BIG 3的大滿貫次數來到了22-20-20,

 

請繼續往下閱讀

我在想當一個職業網球員,看到他的前面有BIG 3這三座海洋,他們想必會有無邊無際的感嘆吧?不過話說回來,或許他們都應該得要感謝BIG 3,因為正式有了BIG 3,網球才從湖泊變成大海的!

作家唐諾在世間的名字這本書裡的某一個段落寫到生物學家古爾德所提出的「演化的右牆」這個概念:「這種精益求精、百尺竿頭更進一步的後果,可能帶來『進步無可限制』的錯誤印象。正確的結論應該完相反,每一項新的競爭嘗試都有嚴重的限制。人類也許可以抵達天上,但是建築物就樹木,永遠不能抵達天上。每一次的升高,都代表工程的奇蹟,利用科技突破極限,然而增加逐次縮減,就像運動的進步,在人類接近右牆生理極限時就會呈現尾端一樣。1909年都會生活高塔是以前高度紀錄的兩倍,最近幾次冠軍增加的高度都只在上次紀錄保持者的百分之十以下。

 

請繼續往下閱讀

古爾德正面處理極限的問題,萬事萬物皆有其無以逾越的演化右牆,就像摩天大樓沒辦法抵天,人的百米賽跑紀錄不可能推進到0秒,太陽會燒完自己,小說會寫完所有它可寫的東西……當事物靠近右牆時,其再清楚不過的徵象是,推進的速度暨其幅度的縮減,快0.1秒、多1公分、高1英呎,以至於競爭者之間的彼此差距亦跟著縮減,人們的最佳表現難分軒輊。

 

職業網球選手存在的目的就是不斷地讓自己的球技更加完美,在不斷地在磨練中追求勝利。只是,很多比賽也同時告訴我們,不要認為自己努力就能戰勝一切,那是理想化的結果。你只有承認對手比你好,然後才能好好思考到底需要解決什麼問題,才能繼續戰鬥。或許這麼多年BIG 3之間的互相競爭(鬼使神差的,他們3位的職業生涯有漫長的重疊),也讓他們各自慢慢地突破了自己的「演化的右牆」。好比說Roger Federer,全盛時期的Roger Federer很擅長從對手身上偷時間,利用的是他的速度、腳步移位和正手拍,三位一體。但到了後期,他已不再有年輕時的速度和體力了,因此如果他想要重回自己的舒適圈,那麼Federer得想出新的策略才行。Federer無法像從前一樣快速移動到位打出正手拍,但大拍框球拍彌補了部分移動速度變慢的缺點,另外他的反手(增加了上旋)和發球(準確度依舊,但發力更節省)也特意精進,這使得他不用每次都拉到正拍來打,也不用陷入只能跟那些底線猛獸來回對抽的僵局,於是我們看到後期的Federer能夠打出他全盛期也打不出的反手拍,這也讓費爸在2017與2018這2年間,又拿下了2座澳網和1座溫布頓,生涯20座大滿貫入袋!

好比說Novak Djokovic,做為一個比薩店老闆的兒子,渡過遭北約飛彈轟炸的童年,他擁有異於常人的身體素質(很多選手也有),幾近完美的網球技術(Federer也有),令人驚恐的戰鬥意志(Nadal也有),美麗的太太(嗯,這個Murray也有),但Djokovic彷彿永不厭足般,不斷全方位地磨練自己。身為職業網球員,照Djokovic的說法,世界排名前100名還是可以白天訓練,晚上參加派對,生活也過得去。然而當你想要擠升前40名(更別說前10),你得過著全然不同的生活。Djokovic將他脫胎換骨的表現規因於飲食習慣的改變,在2011年拿下澳網冠軍後,在休息室內,他跟教練要了一小片巧克力(那是他最喜歡的食物,但已經好幾年沒吃了),放在舌尖上溶化,那是他拿到澳網冠軍最大的特權,而如果你想拿世界第一,你就得這麼做。

 

好比說Rafael Nadal,他真的好厲害啊,2005年到2022年的跨距,一個新生兒都快要高中畢業了,他還是繼續在拿大滿貫。前幾天聽到一個網球Podcast節目(ATP Tennis Radio Podcasts),主持人問來賓:你認為Rafa是GOAT嗎?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訂閱

追蹤我們